大连穿越者户外论坛's Archiver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19 21:44

应似飞鸿踏雪泥——2012.11.17一面山与桂云花

  有一天,在QQ群里看到飞得高跟信用证讨论从一面山到桂云花穿越,这两个地方虽然都没去过,心里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今年9月初跟姐夫去小峪回来时,他在车上提到一面山,跟我说,90回去发一个一面山的讨论贴。我当时掐指一算,不久以后要去雅江穿越的姐夫根本没时间去,所以回来以后根本就没发讨论贴儿,到是一面山这个名字我忠心耿耿的记住了。

  其实知道一面山也不是单单因为姐夫今年提起,大概一两年前,脑海中就留下了一句比较诗意的句子:风雪一面山。这个大概是看大鲨鱼兄游记的印象吧,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在论坛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穿着蓝色短袖T恤,站在风雪弥漫的石头上,大概就是这样吧。隐约记得有次大鲨鱼兄还比划过他在一面山上把腿磕出多大一个伤口。

  说到桂云花,一般人都不会陌生了,那是大头情有独钟的地方嘛。大头本人我没见过,但是感觉中他会季节性的抒发对桂云花的别样情怀,那种频率有点象强化记忆的广告,经常的、反复的用热情燃烧式的语言说起桂云花。就算再无动于衷的人,火星也会迸溅到你的眼里啊,总会在你心里激荡起一点点好奇的涟漪。
  
  在飞得高跟信用证的讨论继续的时候,秀姐姐高高兴兴的在QQ上说,飞得高,我报名了。在这句话后面还加了一个小企鹅的形象。我看着代表秀姐姐心情的小企鹅扭来扭去的样子,自己就有一点动心。


  我不认识飞得高,有一次在一个活动上,与一位驴友聊天,她说有一次参加了飞得高组织的活动,谈话结束我过滤了一个信息是,飞得高是一个年轻人。另有一次参加大石头的活动,走到一处荆棘特多的山下,大石头要补时凑整,凯龙说这个山他跟飞得高爬过。他说飞得高的发音听起来是:飞的高。再有一个记忆是,在一篇我的游记里,飞得高跟快乐似神仙做交易,他说,“ 俺可以提供“龙头沟”两颗果实累累的猕猴桃树的点位信息。”看这贴子,感觉他的确是还有二两童心的人。

  只有以上这些还不够,如果参加一个活动对召集人不熟悉,那是有一些冒险成份的。弥补的办法就是看看你所熟悉的人中,有谁会参加他的活动。尤其是那种活跃型的人,借助他们你可以做出一些判断。

  乐陶陶报名后,我说出了心里的愿望——我也想去,信用证当时还给了我一个鼓励,“90去试试吧,连陶陶。。。。。”连陶陶都报名的好处就是,我既有熟悉的同伴,也找到了一个同居者。美中不足的是,陶陶不是一个200斤的胖子,在这种水也会结冰的季节里,我没有过露营经历。今年有限的几次露营,我总是在半夜被冻醒,不是忙着把自己穿到连雨衣都不剩,就是用盘膝打坐精神胜利法熬到天亮。

  这种不舒服的经历,换回来的是经验,反正也是短途两日,用信用证的说法就是水带少了,也渴不死;东西带少了,也饿不死;睡袋薄了,也冻不死。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19 22:33

飞得高这次活动没有安排集体用餐,要求是以帐篷为单位,自行解决伙食。陶陶问我,希望怎么吃饭。我说都可以,冷餐、热餐都可以。后来我们决定周六的晚餐、周日的早餐都要吃热乎的,两个人又讨论了一番各自要准备的东西。再后来,又决定与凯龙和浣熊合厨,再次重新分工,我分担的任务似乎是更简单啦,带一份四人量的小米,除此之外准备一升的公用水。

起初公用水的含义是小瓶0.5升的,周五的时候,陶陶又特意更正不是0.5升,而是1升。在营地,听凯龙跟她沟通时,似乎陶陶的更正版本是错误的,应该是我们俩人一共1升。反正那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带了足够多的水,阅读以前的贴子以及看飞得高关于水的建议,我带了5.5升的水。事实上,背了一天以后,我只喝了一瓶0.5升装的运动饮料,跟卡拉扬学,买的秋林.格瓦斯太难喝,喝了几口,后来不知不觉背回家了。

且说,报完名后,陶陶提到在穿越者的论坛里,有一些关于一面山的游记。我搜索出来看了以后,感觉心里颇有些压力,有一点患得患失。周四参加老赵大锅跟姐夫的接风宴时,见到虚空跟凯龙,分别跟他们提到了我的忧虑,他们似乎没有我想得那么多。也有驴友注意到我要参加这次活动,提醒我天气已经冷了,露营会很遭罪。即使这样,也想体验一次啊,我在心里说。

陶陶是下了不拖大家后腿的决心,连牙刷都不要带了,我觉得牙刷改变不了历史的进程,没有什么纠结感的往包里塞进了一只牙刷跟一管手指细的小牙膏。但是卡片相机还是放弃了。那就这样吧,除了请求诸神帮帮忙,剩下的就是依赖自己平时的积累啦。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19 23:02

前一晚已经定好了早晨5点的闹钟。可惜,周六的早晨,我比闹钟醒得早,夜里3点钟,从悠长的梦里醒来,再也没有睡意。强迫自己又躺了半个小时,决定起床做小米稀饭跟煎蛋,诸事做完,不到5点。穿好衣服扑到床上,小憩十分钟,这时候又有些贪恋床的温暖,那时窗外仍然夜色弥漫。投身到这黎明前的暗黑里,有点冲进冷水里洗澡的战栗。

终于还是走出去了,出租车十分钟,5点40分停在了宜家门前的停车场,之前我从未去过麦德龙的停车场。下车以后,撒眸一圈儿,没人。忽然听到陶陶叫我,远远的,借着路灯的光看见陶陶肩背手提。两人会合一起往麦德龙的方向去,陶陶不但放弃牙刷,也放弃手机,把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时间的人。一个人在路上琢磨,到底是6点集合还是7点集合。

我们进麦德龙时,车还没有来,人也没有来,两个人走了一会儿,陶陶说就站这儿吧,我们站哪儿,哪儿就停车好了。两个人又鼓捣一会大包,飞得高来了,然后虚空、布谷鸟、秀姐姐、球迷陆续来了,车也来了。计划6点出发,5点55分时,发现凯龙还没来,不知道哪一位最先提出来的,如果凯龙迟到,要罚款。陶陶问是迟到一分钟罚一块钱吗,立刻有人更正,迟到的起步价是20块钱,以后一分钟一块钱,大家很快达成一致意见以后,飞得高给凯龙打电话,结果凯龙没带电话。

说时迟,那时快,6点的时钟敲响了,凯龙迟到定性,空气中浮动着兴奋的气息,保底的20块钱没问题了。6点零1分,凯龙出现,虚空抢先开出罚单,21块,并且有人负责任的宣讲了处罚政策。

快乐似神仙 发表于 2012-11-20 17:47

快点吧.都要急死了.哈哈

彪驴 发表于 2012-11-20 19:51

...... :)

不上西天 发表于 2012-11-20 20:10

凯龙回来放桌有木有?;P

温柔的刺刺 发表于 2012-11-20 20:32

好看,继续!!!

乐陶陶 发表于 2012-11-20 21:14

[i=s]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1:24 编辑 [/i]

看到整篇提到“陶陶”,我有点眼晕,也跟贴说说我的一面山与桂云花吧。
    周六下午三点刚刚挨过艰难行进,准备加速赶路,领队------飞得高命令整体下撤。我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心有不甘,用秀姐姐的话说是,壮志未酬身先死。这是我心理准备最充分的一次活动,一个星期连续去大头店里三次,除了买东西之外就是取经。他断定,我们走不完,并且是那种很斩钉截铁地语气。证哥反驳,以小飞的性格,必须走完,就是打着头灯也得走完。我当时就晕菜了,我会是队伍拖后腿的,然后小飞哥哥会让我打着头灯走在空旷的山脊上。。。。。。

    回到电脑前,五味杂陈地翻着论坛之前关于桂云花一面山的游记总结。此时,巴不得飞得高把我PASS,断了我对此山此线的念想,不是我不去,而是归结于领队不带我。也许是大家的熟稔,也许是证哥说,陶陶你小飞哥哥不会放弃你的,所以飞得高碍于面子带上了我。“小飞哥哥”这个称谓来自于今年十一,证一队和飞二队汇合之后,清晨负重穿越至溪谷,上第一个大坡的时候,爬至一半,我呼哧呼哧气急败坏地喊“小飞哥哥,你不来,证哥领我们要多休闲有多休闲,你来了,这是来吉林拉练我体能呀。"

凯龙 发表于 2012-11-20 21:25

:lol。。。。。。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0 22:03

据凯龙自述,他出家门前的确碰倒了酱油瓶子、香油瓶子或者是镜子之类的东西,他回去重新摆正,就耽误了时间。城管队长虚空不会体谅这些的,城管队员对这种理由也没有兴趣。凯龙自己悻悻然的说,“我来早的时候,怎么没有人提议这种事啊——”大家开罚单开得兴起,抓完凯龙,抓天然,抓大旗,这两位因为迟到5分钟,各领25元罚单。;P

今天负责开车的是山鹰,一身军绿色的行头,话不多,此前有没有见过山鹰没有印象了。但是在论坛里看过他拍的野生动、植物照片,蛇、猫头鹰、刺猬、人参草。。。。。拍这些东西需要很大的耐心,观察它们的成长、变化,得是守得住寂寞的人,你一腔深情把视线聚焦过去,山野间的精灵却不是被驯服的宠物,它们不会刻意的逢迎你、配合你。

曾经在山鹰的贴子里与他讨论过布谷鸟、戴胜鸟,现在见到本人,一时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知道生活中也有一种人是这样生活的,好象就可以了。

分配座位的时候,飞得高让陶陶和我坐在副驾驶的双人座儿上。这个位置视野好,一直是我所钟爱的地方。刚出发时,大家的兴致很高,后面的车厢里总有谈笑的声音,前面陶陶负责跟山鹰说话,我负责沉默。

天渐渐的亮起来,是一个美好的晴天。阳光暖暖的透过车窗照进来,我慵懒的把自己堆在座位上。

乐陶陶 发表于 2012-11-20 22:17

[i=s]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2:19 编辑 [/i]

在群里看着飞得高问浣熊露营装备的事情,我主动向领队汇报自己的情况,他竟然回复“你,我不用问,知道你准备充分”。我更晕菜了,你大罗神仙呀,你怎么知道呢,我从周三就开始神经紧张,左下眼皮跳跳。在冬季我是拒绝出门的,偶尔爬爬大黑山还是裹的里三层外三层。衣柜爬山穿的衣服很多,倒底穿什么呢?这是首要待解决的问题。
      问大头吧,他一年四季都走过。大头建议,走起来指定会热得满身汗,一套速干衣裤足矣。我撅着嘴巴看着他在店里穿着短袖里外忙乎,换了我,打死也不至于短袖呀。问姐夫吧,姐夫说排汗衬衣衬裤外面套着速干衣裤或者抓绒衣裤。恰巧看见山鹰很负责地跟着准备贴说,冲锋裤没有用。此时,我飘飘然的满柜子扒拉着速干衣裤,准备在桂云一面山感受寒风凌厉的时候,有人说,穿这个等着冻死吧。周三晚上穿着速干衣外加一套冲锋衣裤,戴着帽子和脖套捂得很严实,在学校操场上跑了10圈,居然没有出汗,我茫然了。问大保姆领队吧,他最熟悉我了,证哥说,抓绒衣裤+冲锋衣裤,热了就脱,并且抓绒衣裤不要好的,刮碎了,你好心疼了。临出发,遛弯儿也建议,陶陶速干衣裤。当时我下了决心,明天就速干衣裤,冻死拉倒。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0 22:45

一路顺风,车走到可以看到一面山的路上时,大家发现,远远的山巅上有雪的痕迹。这个发现很让我兴奋了一下,秋去听说冬来了,北京下了很大的雪,吉林也下了很大的雪,在大连,还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年冬雪的初颜。倒是稀稀落落的雨缠绵不去,让人无法定下心来。

我一面有些雀跃,一面有些担心那远处山巅的雪,只是一点残雪,或者只是日光反射出来的一点幻觉。车越走离一面山越近,从公路上的车厢里往外看,窗外的山不高也不陡峭,不过随手一笔,画出来一些略有起伏的波浪线。

终于走到进山的路口,大家下车。山间的风带着寒气扑面吹来,很快就感到了冷。稍做整理,拍全家福,飞得高给大家排了队形,凯龙头驴,接着是飞得高,而后依次乐陶陶、秀姐姐、球迷、90、虚空、天然、大旗、布谷鸟跟浣熊收队。

说到浣熊收队,我记得前两天在QQ里,浣熊委屈的说,飞得高跟凯龙合伙抢走了他的头驴位置,因为一开始,凯龙没报名时,安排的是浣熊做头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申诉有效,飞得高安排第二天,浣熊跟凯龙互换位置。

一开始,我对飞得高关于队形的排列没有什么理解。以前只是单纯喜欢走在头驴身后,与喜欢副驾驶的位置理由相同,视野好。刚进山的时候,走着走着,就会走到靠前的位置,后来秀姐姐转达给我一个信息,飞得高这样安排的意思是,让后面的虚空在白天照顾我,晚上由我来照顾虚空,因为原计划里是有可能安排一段夜行时间的。想到虚空眼疾未愈,我终于理解了组织上的良苦用心,遂没心没肺的宣布,我是虚空的导盲犬。

乐陶陶 发表于 2012-11-20 23:06

[i=s]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3:14 编辑 [/i]

搞定了衣服,其次就是负重。我要向姐夫学习,控制多余的东西。手表、手机、相机、对讲机、GPS统统不带,如果带上它们,还得带备用电池。然后是控制洗漱用品,我向来是带支牙刷四处蹭牙膏,临装包的时候,决定统统不带,周日一早看见90涂防晒的时候,她很诧异也很不理解,怎么会有我这种人,可以不出门不洗脸然后做到出门也不洗脸。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懒,特别冬天的早晨,赖在床上最后一秒钟,余下的时间只够穿衣穿鞋出门,也就自然而然养成出门可以不洗脸了。不过,我也见识过爬望天鹅,还背着大大的化妆包,一天不落的描眉画眼线涂眼影涂口红。
    控制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是考虑食物。吃什么,是很头疼的事情。90提议姐夫的菜谱,马上被我否决了,原因是我不吃牛肉。我顺便问了问凯龙的菜谱,他说,如果不嫌我做的难吃,就跟我们搭伙。我当时激动万分,如遇天降神仙一般,坐在电脑前,点头如捣算般地答应。解决了晚饭问题,如释重负呀,接着是早饭,要做到省水省事并且吃得好,我们三个人心有灵犀地想到祖山的小米粥+小咸菜。路餐吃什么呢?以前都是面包,我也想换换花样,在祖山试过证哥和卡卡的两个蛋黄派+一袋薯片,这些打打牙祭还行,填饱肚子是万万不能的。十一在白山,他俩一人是几袋米多多爆米花,这个挺好吃并且背着轻快,一面山桂云花我就吃这个吧,每顿路餐吃六个,再搭配着好时的狗屎。
    背包重量除了自身是否轻量化之外,主要取决于水,倒底带多少L水呢?09年11月6号晓佛那次总结贴写着每人必备6L水,在3月份LEO99也组织走过此线路,总结着5-6L水必备。我想,多背吧,实在背不动,就地倒水玩呗。可是证哥算来算去得出每人3L水,大头反复说“你可千万别听你证哥的”,当时就算大头不说,我也不敢只带3L水。凯龙说,陶陶,你5L够了。我说,5.5吧,余下0.5救命水,他说,救谁呀,随时下撤的地方。临出发,遛弯儿不仅问寒问暖,好像还问了一下伙食,要么就是我主动交待的,每人0.5L公共水做饭,他说,陶陶2L水,能既做菜又淘米煮粥?你再问问大厨。我这一问,又理解成每人1L公共水。最后装包,接近5L水。
    还要说明一下就是,我不仅成功地控制了自己的背包重量,还协助领队控制其他人的。估计秀姐姐、90都是看着我不拿相机,也纷纷仿效。接近有两年时间不拿相机出门,懒着拍,反正拍完之后也没有别人拍的好,更懒着来家整理。今年在黄花排,速游大哥看我拿相机也不拍教育我,为啥拿了不拍?拍完为啥不发?就像大头说的,拍完之后不是给别人看的,都是留给自己的。接着不停控制浣熊的背包重量,这个可以扔车上,那个可以扔在寝室里,带这个没用带那个更没用的。后果是控制得太好,浣熊竟然没有拿吃饭的容器。最后控制凯龙,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哥,少带点儿包里留点地方余给我”,但是呢,唯独没有控制他包里的小食品。

乐陶陶 发表于 2012-11-20 23:30

[i=s]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3:31 编辑 [/i]

周三联系了离桂云花还有20里地的一位好友,大概知道了当地的气温风势结冰,山背阴处有雪的情况。一向事无巨细的偶,周五再次检查了下装备,重新打包。哦,从周三至周五,每天晚上都要打包,基本上就是装进去掏出来反反复复折腾。周五晚上逼迫自己早睡,当我临睡觉的时候,还不忘再次控制凯龙的背包重量,帮他成功减负400G,同时监督浣熊迅速装包。
      周六清晨在柳姐的协助下,正如90所述肩背手提的去麦德隆集合。走在空当当的马路上,幻得幻失,质疑是六点集合抑或是七点?我没有电话,其他人怎么联系我?感觉一切都不真实,我就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没有方向。幸亏看见90,我赶紧小跑过去,看见她,心理上有了依靠也有了安全感。我俩站住之后,我的第一件事,还是装包,90帮我。。。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0 23:38

飞得高的安排真是不错,某次走在后面的布谷鸟不知不觉的走到前面了,他特意提醒布谷鸟要按原来的队形走,布谷鸟回到自己的位置时,飞得高说,把能走的赶到后面去,我听了,百忙之中,掩嘴窃笑。

虚空尽职尽责的执行白天照顾我的责任,遇到有障碍的地方多有指点。后来从一面山主峰往桂云花方向走时,遇到上坡虚空让我走在前面,下坡又换成他走在前面。如此不厌其烦的反复多次,让我重新感觉混乱起来。直到他解释,下坡的时候,如果发生滑坠,男人的力量要强一些,走在前面可以阻挡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走在一面山的背阴处,积雪深厚的山阴,冬日的风带着森森寒意,平素不对任何人抱有依赖心理的我,在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种踏实,也许一切的本意不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一起外出,谁又能断然的说,在这群人当中,不存在一种托付的关系。就象林子里的每一棵树,各自独立,彼此托付,朔风吹来时,没有哪一棵树是完全不相干的。

再转回往一面山主峰上行的时间段,总体的记忆是攀升很快,一会飞得高说上升了300米,一会说还有200米啦,上山的时候也会气喘,但是并不觉得太辛苦,也不感到口渴,前面已经提到过,那一天在穿越的全程中只喝了一瓶运动饮料,也不觉得饥饿,午饭时只吃了两块巧克力,吃另一块大约50克的小蛋糕是为了晚上夜行做的储备。

穿越伊始,我直接穿的是软壳裤子跟套头抓绒衣,上行偶尔会觉得热,不会觉得冷。带有抓绒里子的厚手套,经常被我脱下来。不戴手套的后果就是,登上一面山主峰的时候,突然发现手掌被刺进一截半厘米长的黑刺。

初上一面山主峰,看到地上更多的雪,风大且冷,雪上留着野生动物的足迹。抬头看时林中的树枝上裹着晶莹的冰雪,太阳正耐心的褪去那玉树琼枝的幻境之纱,我们来得有些晚了,温度再低一点的早晨,那些树应该更好看吧。

布谷鸟的大包里,装有刀剪合一的工具,在一面山的山顶,陶陶无证行医,给我做了一个小手术,一截一截的帮我挖出了掌中的刺。

手术做完,匆匆摆照留念,往桂云花的方向去。至此开始领略到一面山的乖扈。

返家以后,曾经回想这两日行程,一面山、桂云花是两座个性不同的山,一个坦荡温和,一个桀骜不驯,当我靠近它们的时候,那坦荡温和的让我感觉到舒服自在,那桀骜不驯的,让我如刺梗在喉,但也是这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个性,令我觉得被吸引,即便是盲目,却仍然感觉到迷恋。我想说的是,虽然它的坏脾气,让它被称为一面破山,下次如果再有机会,我还会走近它,那时候我的心境将不是此番这样患得患失,我会以更平和的心境再次靠近它。

老赛 发表于 2012-11-20 23:55

桂云花一面山 之 二人转 版。

信用证 发表于 2012-11-21 08:17

[quote]桂云花一面山 之 二人转 版。
[size=2][color=#999999]老赛 发表于 2012-11-20 23:55[/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92627&ptid=16442][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大家都转转{:2_30:}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1 19:34

[quote]快点吧.都要急死了.哈哈
[size=2][color=#999999]快乐似神仙 发表于 2012-11-20 17:47[/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92591&ptid=16442][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这不天天上夜班呢吗。。。。写字其实是体力活。;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1 19:35

[quote]......
[size=2][color=#999999]彪驴 发表于 2012-11-20 19:51[/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92598&ptid=16442][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按照约定,我知道这一串。。。。。。表示你在关注的意思。:handshake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2-11-21 19:36

[quote]凯龙回来放桌有木有?
[size=2][color=#999999]不上西天 发表于 2012-11-20 20:10[/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92600&ptid=16442][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不知道啊不知道。

页: [1] 2 3 4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