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穿越者户外论坛's Archiver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11:31

你好,大熊——2016.10.6-19日俄罗斯漫游记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7-26 22:44 编辑 [/i]

[p=30, 2, left]2015.8.19日晚8点40分,洛桑火车站候车中。傍晚回到了日内瓦青旅,阔别十几日,是将来跟将去。同伴坚持要利用通票洛桑转转。抱着坐火车溜达的心态跟着去了。没想到,是很欢心的一次幽游。洛桑城以几树槐花相迎,看到了一些美丽的建筑。初次感觉到异域风情,这才明白,辉煌的建筑与名山大川一样,一见倾情,一见震撼。忽然一念起,以后要去俄罗斯一瞧。(摘自去年瑞士行的微信记录)[/p][p=30, 2, left]和许多迷恋户外活动的人一样,从前的我更加偏爱自然的山川河流,对于人文建筑之类的没有太多的情感需求。是从上一段微信记录那一天开始的吧,当我于黄昏时分一无所知的站在古老的洛桑城街道上,当我仰望宏伟的与我们的风格完全不同的建筑群落时,我感到了一种欢喜和着迷,它们是那么的不同,它们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无知,更重要的是它们跟山河一样,述说自己的往事,记录时光的流逝,它们对比你,映照你,令你返身去看自己的内心。那会儿,我在心底许下了愿望,有朝一日去俄罗斯一趟,不是只有俄罗斯才有不同的建筑可看,是因为彼时我们去瑞士正好经停莫斯科机场,而且当时,我知道当我们返回时,匪兵乙会去俄罗斯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旅行。就是这样的,当你身边熟悉的人关注了某些事物,我们也会身不由已的把视线投向那些事物。自然,打开视野的眼光是一步一步的,雄心和梦想也是得寸进尺的,比如现在,我就比去年有了更多的想去的地方。而从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去境外,从前我最美好的梦境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在国内漫游。所以,那会儿,当我立志要去有伟大建筑的地方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俄罗斯。[/p][p=30, 2, left]但我没想到,我会这么幸运的这么快速的实现那个痴人的梦。[/p]

[p=30, 2, left][attach]201822[/attach][/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17:21

[p=30, 2, left]翻了一下过去的记录,查到真的把俄罗斯当做目的地,是在今年的1月26日。1月27日是我的生日,那一晚,我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color=#293233][font=punctuation,]去年夏天在遥远的小城,是黄昏时分,心念流转间,有愿望生成。但不知,这愿望是否可以成就。在可以许愿的今天,夜跑二十圈,每一次把圆画成时,都把最重要的心愿给了海哥。如果还有余,请成就我一生都在追的梦境。星辰笼罩四野。。。。。。。[/font][/color]” 现在看来生日那一晚所有的期待都实现了,今年我生日那天正好是大年初一,一定好好的再许下心愿。有了目的地,就有了方向。[/p]          [p=30, 2, left]事实上,我对俄罗斯可以用一无所知来概括。这个辽阔的帝国,在它叫做苏联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与我们的国家拥有蜜月一样的往事。然后恩断情绝,闻鸡犬之声而不相亲近。那些往事,都发生在我没来这个世界之前以及我的懵懂模糊岁月里。不过,用一无所知这个词,也许会有点武断,在我的生活中,也有那么一点点关于这个国家的小印象。比如,小时候妈妈跟我讲她随着抗美援朝回来的姐姐的父亲来大连的时候,就看过”苏联大鼻子“,她说,他们叫她玛达姆。到了八十年代初,大我十几岁的哥哥们总会在家里哼唱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夜色多美好,令我心神往。还有一件比较玄幻的令我记忆深刻的事,我到现在也不能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在87年或者88年,有一天,我跟同学一起翻看一本书,书里提到一个古老的预言文本,它一共预言了世界上几个著名的大事件,那些大事件后来都发生了,被印证了。当时没有发生的在时间上看就要来临的预言是说苏联会解体。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自己说,我们可以看看这个预言准不准。结果它。。。。。是准的。苏联解体时,我是一个中学生,我只能记住两个名字,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别的,我不记得了。也没关心过。再往后来,零星听过关于俄罗斯大亨纸醉金迷生活的八卦。再能搜集到的信息片断就是学生时代课本里的文章高尔基的《海燕》,自己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的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残章断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阅读,但是从来没读过俄国或者苏联人写的书,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们的名字太长了?也许是从来没有找到兴趣点?我家里有一本在旧书摊上淘来的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不过我没读过。就这些了,关于这个既远且近的邻居,我只有这些残片式的线索。[/p]

格日乐 发表于 2016-10-25 19:06

[quote]翻了一下过去的记录,查到真的把俄罗斯当做目的地,是在今年的1月26日。1月27日是我的生日,那一晚,我留下 ...
[size=2][color=#999999]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17:21[/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8995&ptid=26604][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size=5][color=#0000ff]一直期盼着有一天能够坐着火车去莫斯科去圣彼得堡,去看看这个跟我们关系微妙的国家,真实的面目是什么?[/color][/size][size=5][color=#0000ff]啊,我不想写我的韩囧,只想跟着你游荡俄罗斯[/color][/size]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22:45

[p=30, 2, left]此番俄罗斯之行我的同伴是飞得高、依人以及速游,前两位去年8月曾经一起瑞士行,美丽的阿尔卑斯山路上,我们共同经历过许多难忘的瞬间。今年能够再次同行,实属难得。毕竟人在生活里,要受制于每一个身不由已。我听说日本人有个说法叫做:一期一会。有些事,有些人,能与你一起的,或许一生当中仅此一次,曾经相处和谐的同伴,我很珍惜,可是有时候等了很久再没等到把臂同游的机会。[/p]
[p=30, 2, left]而每个人都会有这种体会吧,长线远行,同伴的选择有多么重要,如果磨合不顺利,很可能会毁掉来之不易的旅行的乐趣。我与速游兄不曾一起走过长线,但去遥远而陌生的传说中的战斗民族的家园游荡,有速游这样高大壮实的伙伴,于我这种胆小鬼又想象力丰富的人来说,真的是安心太多,你们有光头党吗?好吧,我们,也—有—光—头。而且,我们这位还喜欢摄影,不小心闯进镜头里,拍个立等可取多么便利。不过,实践证明立等可取兄经常举着相机对我说,90,你让一让。有时候我愿意让一让,有时候,我就会说,不让。不想让。有时候如果立等可取不小心抨击了我的审美情趣,我还会低着头满地找大石头。[/p]
[p=30, 2, left]且说,我的俄罗斯之行能够这么快的成就,实在要多谢飞得高,据我所知,飞得高能够翻俄罗斯的牌子要多谢卢布贬值。古城洛桑我许下心愿时,飞得高说过以后有机会跟90混俄罗斯,彼时大家都是在戏言,并没有明确的想法。而我这种在旅馆的楼道里都要反复迷路的迷路鬼,无论如何都还没有勇气独自出行。说实话,我最想去的境外之地,排在前三甲的其实没有俄罗斯。(嗯,说说我飘渺的前三甲梦想之地吧,欢迎有兴趣的潜在的同伴来人来函讨论,它们是柬埔寨的吴哥窟,西班牙的朝圣者之路,还有奇怪的国家土耳其,这三个地方,我已经神游若干次了)。[/p][p=30, 2, left]说到这儿,目的地有了,同伴有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阅读游记攻略,做出自己的行程计划,最重要的是关注机票行情,直到手里拥有一套往返的机票。[/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23:34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6-10-25 23:43 编辑 [/i]

[p=30, 2, left]是一种风尚是一种情结还是因为卢布贬值让聪明人达成了共识?总之网络上可以找到一大堆一大堆的关于俄罗斯的游记和攻略。我读的比较早的一篇游记,是飞得高推荐的来自杭州19楼网站上的一个老爷子写的,老爷子年纪有七十多岁了,写出来的文字,却很年轻达人的那种。通篇读完,他老人家网络时尚用语,络绎不绝。嗯,我比较受启发的是老爷子说他学生时代学过俄语,五十年过去,年轻时学过的东西已经就饭吃掉了。虽然这样说,毕竟是学过,俄语字母于他还是似曾相识的,重新捡起来,他说至少在坐地铁时记地名要比别人快许多。那么。。。。。。我也想学俄语,字母,至少是字母。因为听说俄语是用字母拼读出来的。于是我真的去学了,方法是在网络上找到一些视频文件,每天早晨循环播放。我一度还想在外语学习网站上交费学习,后来因为找到了更多的可以自学的视频,也因为我迷恋上俄罗斯的影视而放弃。起初我只是反复的听,也能记得一些字母所代表的单词,但我不知道那些单词是什么意思。于是又在键盘上贴上小贴纸,标注上俄语字母,借助电子词典翻译出了那些我只会读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单词。现在我还能记得西瓜、梨、花、房子的读法,有些俄语单词的发音跟英语一样,这样的发现也令人觉得好玩儿。不过,当我想进一步学习的时候,慢慢的也就傻了,因为俄语中单词的变化太多了,这个发现让我绝望。然后还会在绝望中挣扎,振作。有时候我会告诉自己,学会一个单词的我要比一个单词都不会的我好,会两个单词时要比会一个单词时的我好。[/p]
[p=30, 2, left]就这样,我没有什么巨大的进步,但直到出发前,我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收看收听俄语教学视频。需要记录在案的是,出发前不久,我换了新手机,手机空间的增大可以让我安装下更多的实用软件,尤其是翻译软件的安装,对我的学习热情有很大的冲击,因为使用翻译软件太方便了。好在我还是在这之前记住了大多数字母的发音,学会了说几个简单的单词,这让我之后得到了不少的乐趣,也对旅行中解决问题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这让我做了一个决定 ,以后去其他国家玩儿,一定要在出发前至少设法学会那一个国家常用的几个单词,比如你好,谢谢,再见。当我对俄罗斯人使用俄语说谢谢时,总会看到他们突然的笑脸,如同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而用汉语对我说“你好”让我觉得开心一样。我想语言是神奇的。它是悬浮在空中的一座隐形的桥。[/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5 23:39

[quote]一直期盼着有一天能够坐着火车去莫斯科去圣彼得堡,去看看这个跟我们关系微妙的国家,真实的面目是 ...
[size=2][color=#999999]格日乐 发表于 2016-10-25 19:06[/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9003&ptid=26604][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不晓得真的面孔是什么样儿的,我们以过客的身份时间和心境去看,总是浮光掠影的,骨子里的东西,大概不能够读出来。不过,有生之年,能够看看,感受,对你我来说,都是赏心乐事。最近看《叶卡捷琳娜二世》上瘾,一边看剧,一边回忆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很好玩儿。我慢慢的写,你也慢慢的写哈。。。。。。。。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6 15:15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6-10-29 15:23 编辑 [/i]

[p=30, 2, left]看过一些游记和平面照片后,我希望能看一看俄罗斯的街景或者野外的风光视频。也想通过影像信息看俄罗斯人是怎么生活怎么交谈的。这些年看过许多欧美电影,日韩电影也看,看过许多的日剧,许多的韩剧,连泰剧都看了不少。但是,俄罗斯的影视,是完全的空白。普通俄罗斯人看什么样的电影,看什么样的电视剧呢?我开始在网络上搜索。起初搜索来的资源比较少。第一个找到的电影是《古墓迷途》,“找到这个电影,本来想看街景,结果现在时只有短暂几分钟。后来几个盗墓的熊孩子扑通扑通跳到一个湖里就穿越去了二战战场了。一口气看完。那过去的瞬间便只属于那过去的瞬间。而不是过去了胜利了就是一切都会好,新的不好会出现,新的苦难还会来。”街景,街景啊,我不甘心,继续第二个电影《夺命地铁》,这个不错吧。记得EBC徒步时说起未来的愿望,老眼镜说,有机会去莫斯科坐坐他们的地铁,莫斯科地铁深挖地下多少多少米。当时,我觉得那与我不相关,不过这句话还是记住了。看完这个电影之后的影评是这样写的“看电影时仍然想看街景,结果俄罗斯人又跑到地铁隧道[/p][p=30, 2, left]里去啦。”多么的悲剧,我那热切的看街景的渴望啊,只在电影结束时,主角们从马葫芦盖里爬出来,看了看马路的样子。[/p][p=30, 2, left]后来,就渐入佳境了,我慢慢的找到许多好看的我喜欢的电影,以冬宫为背景的《俄罗斯方舟》,前苏联导演梁赞诺夫的一堆喜剧中的《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两个人的车站》《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 》、记不住导演名字不知道演员是谁的《西伯利亚的理发师》《利维坦》《布列斯特要塞》《回归》《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西伯利亚之歌》。。。。。。总之,从春天到夏天到初秋,我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沉浸在俄罗斯的光影和声色中,实在是乐此不疲。我又把我家的小朋友海哥发展成我的下线,在他的暑假期间,我们俩一起追了120集的俄罗斯喜剧《实习医生》,之所以把游记的题目叫做《你好,大熊》也有一层关系是因为我们追的剧里有个角色绰号就是:大熊。我们出发去俄罗斯前夜,海哥曾跟我说,你去俄罗斯时,要去找大熊,帮我要大熊的签名。[/p][p=30, 2, left]  对于我这个音乐盲来说,值得一记的还有俄罗斯著名的作曲家柴科夫斯基的一首曲子《六月船歌》,我是在找电影的时候(韩国电影《雏菊》),无意中发现它的,感谢这首轻盈如微风吹动湖水的曲子,它安抚了我在海哥升学的日子里那颗时常陷入焦虑彷徨的心。究竟听过多少遍,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休息的日子里,我会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盛开的百合花,让那首曲子在很长的时间里呈循环模式的播放。中间有一段旋律,我最爱听,好象是命运的手微微的一扬,生活便转了方向一样,那段旋律又如同一个温柔而绚丽的滑步,它告诉我,一切都会过去的。[/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6 15:37

[p=30, 2, left]终于出发了,先发一张速游拍的照片中的一张。这次出行,我背了木槿借我的微单相机,全程大概拍了十来张。游记当中会借用飞得高和速游拍的照片,为了表示感谢,我会在照片下标注出作者。[/p]
[p=30, 2, left][attach]201852[/attach]
[/p]

偶然 发表于 2016-10-27 16:26

追剧啊。。。

飞得低 发表于 2016-10-27 21:23

马克……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7 23:08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6-10-27 23:10 编辑 [/i]

[p=30, 2, left]刚刚结束俄剧《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第七集。当我在剧里看到彼得戈夫夏宫的一座我们曾经停留过的桥时,心里的感觉是那种。。。。。。嗯,是那种,这桥我见过啊的欢喜。我曾经站在那桥上看着鸽子落在石阶上,看野鸭子在桥下的河水中游弋。这就是身临其境的喜悦吧。离开温暖舒适的家,到一个从语言到生活习惯完全不同的国度去游荡,这种事在这个飞机可以让你日行万里的时代可以说很简单,也可以说不是那么简单。说到简单无非是一张往返的机票一沓钱,或者说连机票都不要管,只要一沓钱就可以了。说不简单,可能是因为我们更愿意选择相对自由的自助行,凡事亲力亲为,有时候会因为语言交流的局限性或者信息搜集的不全面,而出现一些我们事先无法预料的小状况,这是不可避免的。一些小状况,一些当时共同经历的小的糗事也是旅行结束后值得回味的一部分。[/p]
[p=30, 2, left]今天当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想起这篇流水记,觉得应该再记录一些出发前我们做的事。不然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曾经经历的心境和努力都会被琐碎的生活所覆盖和遗忘。我查了一下邮箱,查到了三次购买机票的时间记录。是的,我们是在反复的购买机票,我记得那段好玩儿的又崩溃的日子。2015年去瑞士时,我们选择的北京出发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当时经停莫斯科。这次要去俄罗斯了,我们的思路也是从俄航开始的,春节前若有若无的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来是飞得高注意到了南航,机票的价格也可以,南航的优势是大连出发。2月17日我们第一次买了往返机票,价格大概是4300元左右,不算便宜,不算贵,当时的定位是可以接受的价格。买完机票后,我还会习惯性的每天看一下机票的价格。结果有一天我发现,机票价格下降到3800元了。啊——。仰天长叹。3月20日下班的途中,手机接到短信,航班时间略有变动。我记得我是一边走路一边跟南航确认的,因为航班时间变动,我们的机票可以退票。第二天上午,依人之外的我们三人都退了机票。操作过程居然是先买新的机票,之后退掉原来的机票。我也是在这一次的经历中知道,机票可以用同一个证件重复的购买同一趟航班,不科学啊。伟大的12306就不允许这样做。我很担心如果有个很有钱的笨蛋本来买过机票了,哪一天突然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再买一次机票,那。。。。。算了,反正是有钱的笨蛋,谁管他。换了新的机票,一下子节省了将近500块钱,还是挺开心的。结果开心了不几天,机票又降了,又降了,降到2900元。事后诸葛亮的想,当时不那么着急就好了嘛。但机票这种事,谁又说得准吗?在郁郁寡欢中,命运出现了新的转机,航班的时间又变动了。虽然只是微微的调整了十几分钟。于是,4.26日,重复了买票退票的游戏,我啐啐念的说,出发前我们已经是第三次买票了。飞得高的回复是,别跟钱过不去啊。就在我们三个人买退买退买的过程中,依人一直只能围观,她买票的时间比我们稍晚,且有一段航程是用会员卡的里程兑换的。但是好饭不怕晚,出发前,依人终于得到了一次退票的机会,于是上演了一出逆袭,据说她的机票是以2500元拿下的。命运的小小捉弄,一会自己欢喜一会儿看别人欢喜。[/p]
[p=30, 2, left]出境游,大交通的支出占了很大的比重。有人说完成了机票部分,旅行就算是迈出了很有实质的一步,是的,我们非常需要这样一张打开旅行序幕的通行证。买完机票,我们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有实质性的交流,大家各自在自己的生活里忙碌。漫长的一个夏天,我独自沉浸在别人的游记,俄罗斯影视,以及一些纸版书或者电子书里,有时候我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也许大家已经忘了秋天的事。有时候我在心里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壮士当自强啊。就算他们不去,你也要去完成这场旅行。可是我又是多么的心虚,我只能故做镇定。[/p]
[p=30, 2, left]到了8月中旬,沉寂的日子结束。飞得高开始牵头办理签证,俄罗斯自由行的签证很简单,约等于一小沓钱的事儿。2张2寸照片,身份证复印件跟护照原件1张简单的代办公司留底的表格填好就可以了。四人的资料收集齐了之后,由我寄出去。快递发走,我又电话确认对方有没有收到,询问了资料是否合格。对方回复说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不够清晰,补发了电子版过去,问题就解决了。一周后的周一早晨,一进办公室一个快递口袋安静的躺在我的桌子上。机票之后的第二张通行证完成,我们拥有了真正的通行证。[/p]
[p=30, 2, left]这张照片,是去年我们过境莫斯科时,我趴在机场的窗口拍的。拥有一张俄罗斯的签证,虽然不会象去年申根签证那样带有悬念,但看着触摸着那一页贴纸时,仍然是开心的。这一次,我们不再是从天空中掠过那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我们不再只是通过一个窗口,看到它窄窄的一小块,而是可以象这位女士那样,双脚稳稳的踩在它的土地上,呼吸那里的空气,吃那里的食物,饮用那里的水,以及走过那里的风景。[/p]
[p=30, 2, left][attach]201975[/attach]
[/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7 23:14

[quote]马克……
[size=2][color=#999999]飞得低 发表于 2016-10-27 21:23[/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9112&ptid=26604][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那么,马克君,你收到明信片了吗?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9 15:00

[p=30, 2, left]8月下旬启动了签证申请程序的同时,也开始了其它实质性的进程,制做行程单、订火车票、订旅馆、订一些可以预订的展馆的门票。这些工作主要是由飞得高完成的,有时候他会说,90你有空的时候也去看看旅馆的信息,靠我一个人看不过来。接到这样的信息时,我就会去BOOKING上游荡。的确啊,住宿的地儿太多了,让人眼花缭乱。两个大城市还好,只要选出一个地儿,住下来就好,主要是几个金环小城的住宿。要找有足够床位的,要独立的房间的,最好交通位置也不错,当然价格也要优惠,而且环境、格局也要好一些啊。有时候顾得了这头没顾上那头,就会出现这样的对话,我说:“有个人得睡客厅。”速游就会说:“我,把困难留给我。”飞得高说“我需要确认这几个别墅的位置。”或者他又说:"有个公寓条件很好,但地理位置偏了点;市中心位置的,住宿条件差了点。你们如何选择?“过一会儿他又说,”一个房间宽敞,不含早餐。一个房间面积较小,包含早餐。价格贵了21元。“我赶紧说,”我投有饭的那个一票。“刚说完,又一条信息出来”不管饭的那个70多平,老板会英语,服务态度非常好。“啊,可是我英语也不怎么样,我说。。。。。。。可不可以,只有一个选择。每次我会从很多选择里筛出三个选择提交给飞得高,过不久他就提出来,三个选择也太多了,你选出一个吧。我便跟他确认是不是给我授权了。他说,已经授权。可是我很担心到时候,让我带领大家去找我选择的旅馆。那我去哪儿找啊。这个你不用担心,飞得高保证道。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确不用带领大家去找旅馆,这个工作是由飞得高完成的,但我不知道,每次他只是负责带我们走到旅馆的楼下,究竟大门在哪里,很多次他都找不到。这时候,剩下的工作总是由依人完成,后来,飞得高说,他只负责带到地方,门在哪儿问地导依人。我就说嘛,每个团都会有不写在合同里的猫腻,但我也没啥好办法,没有他们认路,我也不知道我会流落到哪儿去。[/p][p=30, 2, left]制定行程启动各式预定的日子里,飞得高常常哀叹,我在恶补游记攻略,我考试的时候也没这么用功啊。也没这么用功。他又问我心里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如果有可以提前罗列出来。我听了便赶紧从俄罗斯的光影世界里手忙脚乱的爬出来,也开始一遍一遍的看游记,我学习的时候要比这个用功更多,但76看在眼里,却说:我看你现在的样子,真象要考试了在抱佛脚。我有没有特别要去的地方呢?这是第一次去俄罗斯,我想去哪里都会有新鲜感的。但我特别期待的大概有两块,一块是每一个金环小城以及从一个小城到另一个小城中间过渡时的自然风光,我梦想着在不通火车的苏兹达尔骑着自行车游览。一块是冬宫,但愿我能在冬宫的博物馆时留连更多更久的时间。[/p][p=30, 2, left]  我们曾经的计划是自驾围绕着莫斯科的金环小城转一圈儿,金环小城,是一些可能比莫斯科还古老的城市,它们曾经有过辉煌灿烂的过去,无论是在政治还是宗教的范畴都有自己无与伦比的地位。后来,因为俄罗斯对驾照有明确的规定而放弃,(当然也有同胞用别的路径对待了这个问题,完成了自驾旅行)。因为我不能担当驾驶工作,不再自驾我还是觉得挺好的,这样我就不会因为自己无法分担这份任务而内疚了。放弃自驾,不意味着放弃金环环绕,我们对这些明珠一样的小城做了一些取舍,用很多的时间研究交通的串连,因为连接各个小城的有些是城际电气火车,它们的票不在俄铁官网上预售,还有些小城之间不通火车,需要依赖汽车实现进出,各种交通工具之间时间的衔接在出发前要尽量做好。麻烦的是关于这部分的信息并不能总是很容易的查到,有些还会无人提及。[/p][p=30, 2, left]还好,出发前,我们完成了绝大部分的工作。一些纸质的票证已经打印,完整的行程单定稿,飞得高让我帮着复核一遍。我趴在行程单上看了一顿,没有发现,我们多订了一处住宿。是飞得高自己发现的,银环城市大诺夫哥罗德的那一晚,我们是坐夜火车去彼得堡的,可是同时我们又在当地定了一家旅馆。这个巴哥被揪出来时,幸好还来得及退订。我羞愧难当的在心里把自己赶到墙角哭了很长时间,觉得自己真是个没用的人啊,个子不高不会拍照不会为大家做饭也不会给大家领路。[/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9 15:22

[p=30, 2, left]这样烦恼充实又忙碌的为出行而准备的日子也是旅行乐趣中的一部分吧。我记得那时候,我常常说,我们又完成了一个重要的任务,我们过了有意义的一天。出发前,我还参加了一个在我们之前去了俄罗斯的队伍的接风聚会。他们也是四个人,牵头的的是一个叫冰绿茶的人,早些年我们一起爬过山的。当时他们邀请去年去了俄罗斯的匪兵乙做他们的荣誉顾问,我知道这个信息后,便托他们回来时帮我们换一些卢布。去年还好,去年哈尔滨银行还有卢布可以兑换,今年在大连的所有银行,都找不到卢布了。虽然很多开销都可以以信用卡支付,但我还是希望当我们出发时,手里能有一点零用的卢布。本来说好换1000元人民币的,后来冰绿茶给了我相当于900元的卢布(汇率是9.6)说是有100被他花掉了,做为补偿他赠了我几枚硬币。[/p][p=30, 2, left]我旁听了旅行一个月后的这个队伍的分享,冰绿茶说,90你要多研究研究关于俄罗斯的历史,可能你会喜欢。随着时间的流转,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对即将开始的自己的旅行也越来越患得患失。有时候是向往,有时候是恐惧,有时候想当时为什么要决定去这个地方啊。[/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29 15:43

日子不禁过,原以为很遥远漫长的十月,就那样沉默着来了。
[p=30, 2, left]10月6日早晨4点半我就醒了。昨晚家里的小朋友跟我说,明天,你出发的时候要叫醒我一下。我收拾了一下,有点早,依人答应帮我们准备旅途中的饭,包括早饭。于是无所事事间,我又躺回去睡了十分钟。出发吧,再次起床时,我告诉小朋友我出发了啊。他把头埋在枕头里对我说,去俄罗斯好好玩儿。啊,这是他第一次对我的嘱咐,微微的离愁别绪让我快哭了。他长大了。背着包下楼,出发那一天,有点冷,我套了一件薄的羽绒服。运气特别好,平时要走六七分钟去巷口打车,那一天,一下楼,就看见一辆出租车直接往我家楼下开过来。原来是附近的一个邻居刚刚坐过的,司机师傅一面碎碎念,上了老太太的当了,老太太说这个小区掉头特别容易。结果,假日的早晨整个巷子里都塞满了车,根本不容易掉头。我在心底大乐,真是伟大的一个老太太,帮我一个大忙嘛。[/p][p=30, 2, left]也许是上帝的安排呢,我的同伴们住在我家去机场经过的沿途,我先是接了速游,然后是依人。在这之前,飞得高已经说明,他自己去机场。这一路上与司机师傅说起关于俄罗斯的事,他说以前的夏天,他总是能载很多的俄罗斯人,但是今年就很少。他又告诉我曾经与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俄罗斯人聊天,他们说起普京。[/p][p=30, 2, left]很快的就到了机场。昨晚大家已经在网上做过值机手续,每个人都选择了靠窗的位置。今天的第一程是大连到广州,稍稍停留了一会儿,请来送机的偶然帮我们拍了一张照片,旅程就算是开始了。。。。。。。。[/p]
[p=30, 2, left][attach]201980[/attach]
[/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31 14:05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6-11-3 22:05 编辑 [/i]

[p=30, 2, left]一、10.6  大连—广州—莫斯科   住:莫斯科[/p]

[p=30, 2, left]出发前,依人和我分别打电话给南航的客服人员,确认我们的航班有没有午餐,对方回复没有正餐,但会有小点心。分析了一下,早晨8点起飞,上午11点降落广州白云机场,下午2点再飞莫斯科。这样算来没有午饭也是正常的。于是,我们信以为真,决定自己带午饭。依人经常说,别的俺不管,俺就负责做饭。如同去年的瑞士之行,跟依人一起出去,关于吃总是奢华的。菜系从农家蘸酱菜到煎炒与烹炸,您就敞开胸怀甩开膀子吃吧,真的不会撑死的。这一次,最可怕的是,南航骗人,他们明明提供了三次正餐,还说只是给小点心。从北京时间早晨六点在周水子机场集合开始,到莫斯科时间晚上8点到达。这一天计算下来,飞得高吃了6顿饭,谢天谢地,我们这些没在家里吃早饭的人,每人吃了5顿。[/p]
[p=30, 2, left]另外一个实证亲测的未解之谜是,假如你想背一大堆虾酱或者蟹子酱去俄罗斯的话,乘坐飞机入境是可以的。我以前一直认为不可以。只是这些东西要使用托运方式的,这是国内安检时的要求,为了这个要求,我们曾经在白云机场再次办理了行李的托运。在这里我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依人带了一些南果梨,预备给大家路上吃。安检时,我们带的一些虾酱被查出来,要求去托运时,飞得高把一部分南果梨分出来,对负责安检的女孩儿们说,这些。。。。。。女孩儿们赶紧说,不要,不要,不用,不用。然后我听见飞得高说,不,你帮我们给扔了,你帮我们给扔了就行。我。。。。。。呆,发呆,回不过神儿来。等到速游去办托运的时候,我听见女孩儿们笑嘻嘻的聊天,南果梨这面没有什么什么的,总之对南国人来说,南果梨的确是稀罕物。啊,高明啊,我一边撸胳膊挽袖子(广州热啊热)一边在心里暗暗的暗暗的对那个你帮我们扔了的说辞满怀膜拜之心。[/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31 14:19

[p=30, 2, left]当天从白云机场往莫斯科飞时,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从11点到下午3点,对我这个从来没去过广州的人来说,算是完成了与广州的初相见,花城于我就是飞机降落前机场附近能见的一些方块楼,还有候机时的一角天空。[/p]

[p=30, 2, left][attach]202051[/attach][/p]

偶然 发表于 2016-11-1 16:32

咦,今天怎么没有呢。。。。

海客 发表于 2016-11-2 12:07

[quote]一、10.6  大连—广州—莫斯科   住:莫斯科

出发前,依人和我分别打电话给南航的客服人员,确认我们的航 ...
[size=2][color=#999999]回忆1990 发表于 2016-10-31 14:05[/color] [url=http://www.trekker.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9225&ptid=26604][img]http://www.trekker.cn/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往回带鱼子酱多了也不行

格日乐 发表于 2016-11-2 15:28

[size=5][color=#0000ff]真好看啊,其实你才是出行队伍里最珍贵的宝贝啊,因为回来以后你会用优美而又有趣的文字详详细细的记录下出游的每一天,能与我们分享,能留作未来没事就拖出来砸吧砸吧的美味![/color][/size]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