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穿越者户外论坛's Archiver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5-31 23:27

花开且徐行——2017.5.20-5.29柬埔寨三城记(完结)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6-12 21:01 编辑 [/i]

[p=30, 2, left]前两天刚刚与女友思薇完成了一次柬埔寨短游,我俩都没有带相机,看到喜欢的又想留在回忆里的景物,便用手机随手一拍一拍又一拍,结局是这种照片传到论坛里,视觉效果会差很多(所以虽然选了图图文游记选项,有可能只有文,没有图)。要不要记录一下出游的过程,也是在犹犹豫豫间。毕竟在十多年的对键盘敲敲打打的过程里,楼主已经进化成不负责任的弃坑者。遥想从前,每每出行,总有端着大相机无怨无悔的拍很多照片的同伙们,他们在回来时,还会好心好意的把照片处理好传给我去写游记,那样的日子,我也没有珍惜嘛。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大概仍旧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使用那些照片吧(深深夜微微一笑,此时彼时,美好美好)。也许,我曾经珍惜,因为我会在出游结束时,找出很多时间,一点一滴的记下那个过程里的琐事,娱已也企图娱人。[/p][p=30, 2, left]如今网络发达,把出游当做寻常生活一部分的人有很多,所以穷游关于每一个国家的主题,往往一捞一大把,而且他们当中,有很多高手,文字和照片都是貌美如花,线路攻略都有很强的操作性。那么我为什么又开了一贴呢?也许是。。。。。。我还想重温深夜敲字的感觉,也许我认为风景线路是相同的但感受永远是个人的,也许只是,完成了一个心愿之后的空虚,或者是我还没准备好开始下一个计划,别以为下一个计划仍然是关于出游的,下一个计划是在未来几个月内准备参加一个专业考试,且说上一次参加全国性的专业考试是09年的事了,遥远的回忆。深思后,我觉得提高快乐指数的方法之一是选择几个你不太想做(或者有点难度)的事,然后你可以去做,也可以不去做,有时候去做能带来快乐,有时候不去做会带来快乐。比如我开了这样一个有可能半途而废的贴子,写一大堆废话,那我的生活就多了一个选择,要么看书学习,要么写贴子,要么这两个都不做。多些选择总是好的嘛,这样容易让人更迷糊。[/p][p=30, 2, left]去柬埔寨主要是因为吴哥窟,以前关于这个国家也只知道吴哥窟,以前大概指的就是2015年,那时候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接触到了台湾学者蒋勋关于吴哥窟的讲座。在那之前,也看过水牛哥去东南亚的见闻游记,刚刚翻旧贴子,还找到了自己两年前的明天(6.1)信誓旦旦的回贴,说我也要去东南亚,至于怎么去,几时去,跟谁去什么什么的,都是没谱儿的,不过是模糊的心愿。在模糊心愿的驱使下,还买了一本走遍全球之《柬埔寨和吴哥寺》,当然买了也没看,束之高阁先收藏着,不看那也是我的财富。[/p][p=30, 2, left]再说提到吴哥窟,有人也会提到张曼玉和梁朝伟被王家卫拍的电影《花样年华》,这个电影当年上映时我就看过,印象深刻的是彼时对张曼玉的花样旗袍的大书特书,吴哥窟?有人提到过吗,我是没印象了。昨天休息,还特意翻出了这个电影,重温了一遍,重温时,能比原来加深一点理解,但是也不算多,看的过程中,一直一直盼着赶紧出现吴哥寺的镜头,没奈何,关于吴哥寺其实是在影片最后的结尾处。这样看电影,其实有点买椟还珠的境界(还境界,PEI)。2000年的片子,画面不够清晰,但,有胜于无。王家卫的电影有自己的语言,看第二遍我仍然是没怎么理解。好在,机缘巧合,找到了四段被剪的镜头,每一段大概8分钟左右,把这4*8分钟看一遍,算是真的有些懂了。这时候不免在心里埋怨导演当年的剪刀,对于不够聪明玲珑的人来说,意会也许让她不知所云。假如那时候,不是那般强调花样旗袍,假如那时候所拍没有剪。。。。。。罢了,世间事,大概就是这样,去掉那些假如还有什么意思。那时候的留白,终究是为了今年此时现出来好看的纹路。[/p]
[p=30, 2, left][attach]221658[/attach]
[/p]

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1 10:49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3 22:24 编辑 [/i]

我是楼主
芳龄28
远看是朵花近看花骨朵
啥?圆圆的不像花骨朵
敬请期待下文
你的加分鼓掌是我的动力
加油

[attach]206364[/attach]

(照片改成了思薇和我在马德望乘坐竹火车的合影,算是纪念一起出游吧。——90留)

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1 10:55

楼主柬埔寨之行之一——吴哥窟
[attach]206153[/attach]

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1 15:44

顺着地图看看楼主都去了哪里神游
我顺便也跟着梦游一下下
[attach]206163[/attach]

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2 08:53

听说楼主生病了,冒气的地方坏了,正在焊接中……
所以无法口吐真言,只能暂时罢工停摆
我们为楼主祈祷吧
阿弥陀佛,阿门
主保佑你[em19]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3 22:08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5 09:12 编辑 [/i]

[quote]听说楼主生病了,冒气的地方坏了,正在焊接中……
所以无法口吐真言,只能暂时罢工停摆
我们为楼主祈祷吧 ...
[size=2][color=#999999]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2 08:53[/color] [url=http://123.57.241.64/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03352&ptid=26806][img]http://123.57.241.64/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p=30, 2, left]楼主同学先是在马德望午休玩吊床时,被一只飞虫啃了一口。当时只觉得右手臂内侧针扎似的一痛,急忙检视,发现飞虫后急忙吹走了它。隔了三四天,临回来的那一晚,发现左臂及腰腹部出现小红包或者大红包,伴随刺痒。遂一边害怕一边祈祷可不要传上登革热。回连当晚,放下行李,急忙跑去五一广场皮肤病医院,关门。又跑去长春路,医生看诊后,认为是蚊虫叮咬后过敏,给了口服和外用药膏。又预言有可能出现更多的红包,说如果不发烧就不会有危险。认真吃药,每天吃东西前必然先百度某某是发物吗?好累。百度烦了之后,索性直接吃水煮面条,大酱拌米饭度日。如是三日,渐好。[/p][p=30, 2, left]皮肤好了之后,接着感冒。连着两天晚上7点睡觉,第二天再醒。到今天晚上,终于感觉元气回来了了了了。由是认为,睡眠也是良药之一种。[/p][p=30, 2, left]无聊的翻出一堆书,顺便翻出了一本蒋勋先生的《吴哥之美》。翻开书页,发现在林青霞写序言的空白页面上,我曾经于2015.5.27写了一段话如下:我会慢慢的走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吗?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问题,翻到这一页时,它突然冒出来。我只看到了前几页,就觉得这是一本好书,近来觉得自己越来越会挑选书册了。(话外音:充满了自我标榜嘛,但写下这段话的2015年5月,我当然不知道隔了两年的5月,我至少走到了吴哥,细细想,终究是一种妙不可言。)。[/p][p=30, 2, left]且说,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通读全书,或者读了又忘了,因为当时都是纸上读。印象不深。此番吴哥行时,我带了《柬埔寨和吴哥窟》,到了一地庙宇,先拿出书,读一遍。再进去看,相比蒋勋14次的吴哥之行,我自然是走马观花,但,立体的,就是立体的。百闻果然不如一见,深信也。[/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3 22:49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3 22:50 编辑 [/i]

[quote]顺着地图看看楼主都去了哪里神游
我顺便也跟着梦游一下下
[size=2][color=#999999]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1 15:44[/color] [url=http://123.57.241.64/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03304&ptid=26806][img]http://123.57.241.64/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我们去了暹粒,柏威夏,马德望。柬埔寨还有许多别的去处,为了减少奔波劳碌,就没有求全求多。其它的地方等待下一次吧。[p=30, 2, left]如果只是去吴哥窟可以参考这个叫扑朔迷离2008的人的贴子《阔步天堂炼狱活在人神间》[url=http://bbs.qyer.com/thread-1443020-1.html]http://bbs.qyer.com/thread-1443020-1.html[/url][/p]这位作者还写过关于俄罗斯游的贴子,去年去俄罗斯时,曾经在她的游记里读到许多实用信息,但是话题一转,今年我其实没有仔细的读她的这个贴子。因为我仔细的读的是下面这个 [p=30, 2, left]《高棉风土记》[url=http://bbs.qyer.com/thread-1038462-1.html]http://bbs.qyer.com/thread-1038462-1.html[/url]。这位叫作低温帐的作者两次去柬埔寨,溜达了13个省,累计停留59天。从他的贴子里,我挑出了除暹粒(吴哥窟)的另外两地。回来之后,觉得他的爱好和视角与我还是挺匹配的。于是,特意爬回他的贴子表达了感谢之意。[/p]

信用卡 发表于 2017-6-5 07:31

身体大安啦!接着给你加油,饱满的情绪是无比重要的呀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5 21:42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9 22:27 编辑 [/i]

早晨上班前,在B站看了一个法国记录片《吴哥窟揭秘》[url=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82367/?from=search&seid=10272140066497919098]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82367/?from=search&seid=10272140066497919098[/url] [p=30, 2, left]]。这是一个多好的时代,科技令人可以再一次从屏幕上看着一个一个归来之地。心里的感觉真是亲切,乱石堆里的小路,浓密林间的残垣断壁,那曾经可以触摸的一千年前的大石头,在这个宁静的清晨里,隔着千万里,我重温旧梦。历史容易让人陷入迷乱和彷徨。起源于1000年前的文明,700年前一个中国人对它用异族的语言和文字进行了记录和描摹,150年前一个法国人以中国人的文字做为线索,在丛林里找到了被时光和密林深锁的秘密。那些古老的雕像残片因为再次曝露于世人眼前,而背井离乡,而支离破碎,而被重新修复和保护,而面对新的觊觎和破坏,而继续面对时间的细细消磨。若没有建设没有毁坏没有消磨,一切还值得珍惜吗?说不清啊,说不清。看着原本属于吴哥王朝的东西被法国人带到他们的土地,(正如许多许多属于我们祖先的东西被别国人带到他们的土地上),心里想着他们是可鄙的偷盗者,掠夺者。有时候,对于物来说,因为这样的际遇和旅行,那些比单个人的生命要久远的物,却因此得到了保护,它们又缔造了新的缘份和际遇。真是说不清,也许就是因为这种说不清才让人着迷?[/p][p=30, 2, left]以此不停的回到那些走来走去参观的日子[/p][p=30, 2, left]【1080P】【CCTV】吴哥的微笑【全1集】【国配无字】_纪录片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url=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48300/?from=search&seid=14693657407708629703]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48300/?from=search&seid=14693657407708629703[/url][/p]
[p=30, 2, left]美妙之旅_纪录片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url=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32245/?from=search&seid=14693657407708629703]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32245/?from=search&seid=14693657407708629703[/url][/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5 22:46

[p=30, 2, left]然后接着说我的柬埔寨之行。人的梦想和欲望就是一颗豆子。当它没有遇到水的时候,它沉寂闭锁。也许一生一世就这样过去了。一生一世就那样过去,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有一天,豆子遇到了水,受到了水的启蒙后,豆子就再也不是那颗豆子了。我嘛,似乎就是那样一颗傻豆子。以前,我只许过愿望,这一生且让我把中国大好河山走遍,就心满意足了。后来,得着一个机会走出了国门,发现异域之美后,就连语言的障碍都变成了曼妙的窗纱。那种隔阂和不通透,充满了诱惑。每次出行前的胆怯总是有的,可以在护照上再多一张贴纸这样的想法,却总是变成了一年又一年的心心念念。我知道,这样的渴望终有一天会归于沉寂,可是不是现在。[/p][p=30, 2, left]所以,今年,我一直在想,去哪儿呢?去哪儿呢?想过再去俄罗斯,因为非常向往六月花开时金环小城的样子;也想过那条从法国到西班牙的朝圣者之路;作家帕慕克生活的土耳其之伊斯坦布尔也是YY久矣,还有打算旧地重游尼泊尔。。。。。。一阵一阵的想起埃及,想趁着一个认识的老哥还在开罗工作的时间里去走马一下。坐在井里,想东想西,不过是空有凌云志,我这个胆小鬼就是一株菟丝草,只会依附着别人狐假虎威。我可以成为一个还说的过去的跟班,但是我,但是我,是一个胆小鬼。[/p][p=30, 2, left]春天的时候吧,每一年的春节以后,我的工作会变得特别凌乱。一定是那些琐碎的段落把我逼急了,我想给自己一个盼望和许诺,比如做好了那些,就给你一个奖励。我自己对自己说。目的地得是一个曾经的愿望,得有同伴。我最终选择了2年前的愿望,吴哥窟,那会儿关于柬埔寨,我只知道吴哥窟。我决定这是一个一周的出行。然后是找同伴。先是问了木槿。她说上半年已经没有档期了。其它人呢?每次出行,看到朋友圈的记录,总会有旧日的同学或者朋友问我,下次出去可以带我一起吗?我总是不置可否。有些人可以一起吃饭,一起喝茶水,一起聊天或者一起相伴许多许多年,但他们可能不适合一起出游。找到能够与自己节拍相合的人,其实不容易。久处不厌,自然相待而不必敷衍,有时候又能给旅行添乐趣,彼此照应好比多了眼目和手足,对抗可能出现的麻烦和危险,有时候因为在自然悠悠的假期里可以与你一起变得天真好奇。我想起了认识十年的女友思薇,去年在俄罗斯游荡时,思薇曾留言给我,下次可以一起吗?她同样是通过户外论坛结识的人,我们一起去过哈尔滨去过五台山。[/p][p=30, 2, left]于是,我问思薇,你想去吴哥窟吗?思薇是蒋勋先生的听众。她说,蒋勋去过12次(其实是14次)的地方,一定是可去之处。只是我问她的时候,她没有马上明确答复我,据说那时候,她要排除一个出行的小障碍。我应该是等了20多天吧,从问思薇是否对吴哥窟感兴趣那天起,我就开始观察南航的机票,一直看着机票从2400左右爬到2900左右。[/p][p=30, 2, left]然后,有一天,我听说曾经一起出游过的同伴们打算去川西。绷了很久的我,想,川西。山地。花。算了算了,我还是有点胆小,不如还去做人家的小弟跟班好了。我给思薇打电话,你决定了吗?要不,我想去川西。思薇说,我们不能既去吴哥窟又去川西。我嗫嚅,要不,其实,你想去吴哥窟吗?我希望思薇说她不想去了。可是她没有,她肯定的说她想去。哎__哎。我虽不是君子,但是一诺在先。记得那一天是南航会员日,我默默的把一套大连到成都往返的机票订单取消。那我们买机票吧,既然已经决定去了,我想先买了机票心也就定了,心定了,才好去走下一步。才好割舍掉那已经让我怦然心动的。[/p][p=30, 2, left]3月1日我们买了南航的机票,大连到广州再到暹粒,然后原路返回。机票价格是2938元。[/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5 22:55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5 22:59 编辑 [/i]

[quote]身体大安啦!接着给你加油,饱满的情绪是无比重要的呀
[size=2][color=#999999]信用卡 发表于 2017-6-5 07:31[/color] [url=http://123.57.241.64/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03488&ptid=26806][img]http://123.57.241.64/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size][/quote]


    努力做一个情绪稳定的家伙。通过敲打键盘过渡宅的日子,并且憧憬下一次的出行:lol。又找到一个片子,明早刷一遍。

吴哥窟-高棉庙宇_纪录片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url=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37356/?from=search&seid=10272140066497919098]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37356/?from=search&seid=10272140066497919098[/url]

信用证 发表于 2017-6-6 08:37

[attach]206530[/attach]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7 21:33

[i=s]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17-6-7 21:38 编辑 [/i]

【EF字幕组】 丛林中的亚特兰蒂斯(下) BBC纪录片_纪录片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url=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49395/?from=search&seid=6535904075967580853]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49395/?from=search&seid=6535904075967580853[/url]
[p=30, 2, left]这两天在B站看的第三条纪录片。买了机票以后出发以前我也曾经在B站搜索过关于柬埔寨的影视。奇怪的是当时没有搜索到感兴趣的信息,不得已做罢。去年去俄罗斯前,我曾经看过很多很多与俄罗斯有关的电影和电视剧。我关心的不只是我们要去参观的风景名胜建筑,我还对普通的街道行人感兴趣,对那个国家的人通过影视载体反映出的风土人情感兴趣。伟大的俄罗斯无限的满足了我的小胃口,他们有丰富的电影资源,包括俄罗斯自己拍的,也包括别人拍的俄罗斯。可是柬埔寨呢,我只能找到蒋勋说吴哥,但我不想看那个系列了,当我把吴哥窟许在心愿簿上时,蒋勋说吴哥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对那些伟大未朽的建筑我已经有了朦胧的印象和认知,可是人呢?环境呢?街道呢?我想知道这些建筑的背景,它们长在什么样的土地上,什么样儿的人生活在其间,行人做什么样的打扮走在那些建筑的附近?没有这样的电影,没有找到。[/p][p=30, 2, left]然后是很多很多的游记,有一段时间思薇跟我互相给对方扔游记的链接,我给她的,不晓得她有没有好好看,她给我的,我大多没看。3月份4月份我基本是爬行在混沌的忙碌的状态里,如我掐指算来到了4月底,终于黎明破晓,我可以想一想关于柬埔寨的衣食住行了。必须想了,因为再有半个月就要出发了。[/p][p=30, 2, left]首先是请假。这个应该没有大问题。大概是我买票不久,有一天,我无意间发现领导的媳妇儿换了一个微信头像。那是俺们领导携子女在吴哥巴戎寺拍的一张照片,四面佛微笑的脸,瞬间让我热血沸腾。轻轻一挑明,媳妇儿同学就招了,原来他们家春节期间跟朋友去了柬埔寨。好嘛,这样我就不用解释我为什么要去柬埔寨了。我趁机说,前两天我刚买了去暹粒的机票。于是我知道,也许是晚餐桌上,也许是早餐桌上,或者别的时间,会有使者替我告诉领导,那个女人这次是要去柬埔寨。[/p][p=30, 2, left]那一天的第二天上班,我发现办公桌上放了一本《五月盛放》,这是许多关于柬埔寨关于吴哥的游记里都会提到的一本书,我手里也有一本的。于是感谢了领导媳妇儿的好意,把书还给她。嗯,关于这本书,我没咋看。时隔十数年,书里面的信息和资料都不新鲜了,倒是这书的封面和腰封都好看,我把腰封拆了,惟一的一次拆了没扔的腰封,用剪子剪了若干小条,系上细麻绳,给《冰与火之歌》做了一堆书签,特别好看。[/p][p=30, 2, left]再说,衣,5月的东南亚已经进入雨季。就是夏天的衣服加伞跟雨披了。食,他们食啥我们就食啥,略。住,分几次订了同一个酒店,雨季算是淡季,所以房价都不贵,双人间,有空调跟风扇,15美金一晚,含早餐,免费接机送机,位置也好,可以步行去老街跟酒吧街。而且还有游泳池跟庭院里的茶座,庭院里有花草,墙上还有壁虎爬来爬去呢。如果不要空调还会便宜,但是思薇怕热,坚持得有空调,我没意见。[/p][p=30, 2, left]从BOOKING上找到了我们在暹粒的这个可爱旅馆的照片,贴上来留做纪念。它的名字叫做:绽放隆朵。应该是我在看游记时翻到的。[/p][p=30, 2, left][attach]206671[/attach][/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7 22:28

[p=30, 2, left]再来一张,这是庭院里的样子。当时一定是某位游记里的作者高度好评了这个旅馆,于是,我决定我们到达的第一晚落脚在这里。后来,闲来无事,又被最后三天订了这里。订完之后,逛BOOKING时,会看到一些星级酒店的促销信息,想起思薇会游泳,就跟她说,咱订个星级酒店,有游泳池那种,你可以游泳啊。十多年前,思薇在论坛上跟我说话,就是从指导我学游泳开始的,虽然在她当年的悉心指导下我学了这么多年,仍然只能在水里走。可是思薇说,咱这个旅馆就有游泳池,为了方便,咱一直住在这里吧。于是,我们把从马德望回来的晚上,从柏威夏回来的晚上通通订了这里。且说,这里的确是有游泳池的,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过一些欧美游客趴在池边晒他们自己,最终思薇一次都没有去过,算是白白带了泳装。 住的问题,基本解决了,除了暹粒,另外有两次共三天是在外地,跟思薇商量后我们决定到时候,现订,保持一点灵活机动性。[/p]
[p=30, 2, left]     最后一项,是行。这个,得先确认都要去哪里。本来我打算往返共用七天时间的,掐去两天路上时间,用5天的时间盘桓在暹粒,我觉得时间足够了。通常大家的游览时间是3天。叫做大圈儿,小圈儿,外圈儿。可是思薇说,我们出去一次,不如多请两天假吧。我打的是自己的小算盘,如果是周一出发,那我可以跟家里的小朋友共度周末,等下周正好是端午节放假。既然同伴提出来了,思之再三,我同意了周六早晨出发。于是。。。。。。时间多了,我们应该考虑别的去处。金边?西哈努克?(小时候,总是从媒体听到这个名字)。思薇表示愿意按我的意思,去哪里都行。但她又似乎,不想过分奔走。比如坐十多个小时大巴那种。多谢低温帐的游记及时给我提供了思路,前面已经说过,读他的文字,有让我动心之处。是的,我看游记的时候,是关闭了照片部分。我不想让照片充斥脑海,不想失去新鲜感,这也是我在出发前不肯再看蒋勋讲吴哥的原因吧。[/p][p=30, 2, left]最终,我选择了暹粒之外的柏威夏和马德望。思薇同意我的选择。柬埔寨没有城内公交车,当地人使用自行车、摩托车和汽车,游客可以租自行车跟摩托车,或者租TUKTUK车跟汽车。当我租车时,思薇惟一的要求是,咱都要汽车吧,汽车有空调,不然都热。好吧。我决定出发前就定好租车这件事。通常游客会用一天的时间租车去柏威夏和高盖转一圈儿,但我觉得一天太急,低温帐的游记让我决定,我们用两天的时间去柏威夏。我选了他使用过的司机师傅纳文,纳文为了更好的做生意,也使用微信,微信号在游记里可以找到。可是纳文同学是一个只会说英文的柬埔寨胖子,我是一个不怎么会说英文的中国胖子。说,还好,关键是使用微信得用写的,我没办法保证拼写正确,这种交谈质量让人悲观。好在我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用翻译软件把中文翻译成英文,说完截张图片发给纳文。过了些日子,有老友给了我另一个当地司机小毛师傅的微信,这位会说中文,他是老友的女儿用过的司机。小毛对我的意思理解的很快,中文也很溜道,以至于我怀疑他是中国人。特意问了一下,对方说是柬埔寨人。啊——?佩服。两位我都在沟通,因为是双选,我就把价格压了一小下,通过比对,觉得都可以接受。最终,我把柏威夏两天给了纳文,因为觉得他带低温帐一行的游览很成功。把吴哥三天的活计给了小毛,因为吴哥三天去的地方多而杂,如果小毛可以说中文,沟通更便利些。[/p][p=30, 2, left]出发前还要做一件事,换美金。因为美金在当地是完全流通货币,跟他们国家的货币瑞尔一样,或者说更好使。瑞尔的面值太大了,总是让我糊涂。往往是在美金找不开零时,会用瑞尔来解决。我想换一些小面额的,没有如愿。最小面值是50美金,换了1000美金。出发前担心不够用,如果信用卡不能刷,现金的使用就会多一些。于是,临时又跑去公司附近的银行换了300美金,这次换到了20面值的,这正好解决了签证时使用的要求。我们选择落地签,有人提到,彼国办理签证以及入境时存在跟国人收受小费的坏习惯,如果给正好的钱,或者可以避免吃亏。有了20面值,正好给他们三张,签证每人30美金。[/p][p=30, 2, left]做好了这些,基本就可以等着出发了。[/p]
[p=30, 2, left][attach]206672[/attach][/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7-6-7 22:52

[color=magenta]假如你对吴哥窟有了兴趣,假如你看了前面提到的几个纪录片,你会知道,关于吴哥窟有一个中国人是没办法绕过去的,他就是元朝人周达观。他写的《真腊风土记》是关于那个王朝和文明最珍贵详实的[/color]
[color=magenta][/color]
[color=magenta]记录。而且他是从一个观察者的角度做的描摹和记述。那么辉煌的王朝,也曾经留下一些石碑变成一些线索,但是他们没有这样丰满的文字,从生老病死到衣食住行从庶民百姓到达官贵族关于他们的一切周达[/color]
[color=magenta][/color]
[color=magenta]观用下面这些文字,给后世留下了说明。我是在回家的飞机上,通读了全篇,会心一笑。在这之前,只听过蒋勋提到的片断[/color]
[color=magenta][/color]
[color=magenta]。[/color]总叙
[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9C%9F%E8%85%8A%E5%9B%BD]真腊国[/url]或称占腊,其国自称曰甘孛智。今圣朝按[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A5%BF%E7%95%AA%E7%BB%8F]西番经[/url]名其国曰[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BE%89%E6%B5%A6]澉浦[/url]只,盖亦甘孛智之近音也。自温州开洋,行丁未针,厯闽广海外诸州港口,过[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83%E6%B4%B2%E6%B4%8B]七洲洋[/url],经交趾洋,到[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A0%E5%9F%8E]占城[/url]。又自占城顺风可半月到真蒲,乃其境也。又自真蒲行坤申针,过昆仑洋入港,港凡数十,惟第四港可入,其馀悉以沙浅,故不通巨舟。然而弥望皆修藤古木、黄沙白苇,仓卒未易辨认,故舟人以寻港为难事。自港口北行,顺水可半月抵其地曰查南,乃其属郡也。又自查南换小舟,顺水可十馀日,过[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8A%E8%B7%AF%E6%9D%91]半路村[/url]、[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D%9B%E6%9D%91]佛村[/url],渡[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B7%A1%E6%B4%8B]淡洋[/url],可抵其地曰干傍取,城五十里。按诸番志称其地广七千里,其国北抵占城半月路,西南距[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A%B9%E7%BD%97]暹罗[/url]半月程,南距番禺十日程,其东则大海也。旧为通商来往之国。圣朝诞膺天命,奄有四海,[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B4%A2%E5%A4%9A]索多[/url]元帅之置省[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A0%E5%9F%8E]占城[/url]也,尝遣一虎符百戸、一金牌千戸同到本国,竟为拘执不返。元贞之乙未六月,圣天子遣使招谕,俾余从行。以次年丙申二月离明州,二十日自温州港口开洋,三月十五日抵占城,中途逆风不利,秋七月始至,遂得臣服。至大徳丁酉六月回舟,八月十二日抵四明[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B3%8A%E5%B2%B8]泊岸[/url],其风土国事之详虽不能尽知,然其大畧亦可见矣。

城郭
州城周围可[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A%8C%E5%8D%81%E9%87%8C]二十里[/url],有五门,门各两重。惟东向开二门,馀向皆一门。城之外巨濠,濠之外皆通衢大桥。桥之两傍各有石神五十四枚,如石将军之状,甚巨而狞。五门皆相似。桥之阑皆石为之,凿为蛇形,蛇皆九头,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有不容其[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B5%B0%E9%80%B8]走逸[/url]之势。城门之上有大石佛头五,面向西方。中置其一,饰之以金。门之两傍,凿石为象形。城皆叠石为之,可二丈,石甚周宻坚固,且不生繁草,却[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7%A0%E5%A5%B3]无女[/url]墻。城之上,间或种桄榔木,比比皆[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A9%BA%E5%B1%8B]空屋[/url]。其内向如坡子,厚可十馀丈。坡上皆有大门,夜闭早开。亦有监门者,惟狗不许入门。其城甚方整,四方各有石塔一座,曾受斩趾刑人亦不许入门。[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BD%93%E5%9B%BD]当国[/url]之中,有金塔一座。傍有石塔二十馀座;石屋百馀间;东向金桥一所;[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7%91%E7%8B%AE%E5%AD%90]金狮子[/url]二枚,列于桥之左右;金佛八身,列于石屋之下。金塔至北可一里许,有铜塔一座。比金塔更髙,望之[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3%81%E7%84%B6]郁然[/url],其下亦有石屋十数间。又其北一里许,则国主之庐也。其寝室又有金塔一座焉,所以舶商自来有富贵真腊之褒者,想为此也。石塔出南门外半里馀,俗传鲁般一夜造成鲁般墓。在南门外一里许,周围可十里,石屋数百间。[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9C%E6%B1%A0]东池[/url]在城东十里,周围可百里。中有石塔、石屋,塔之中有卧铜佛一身,脐中常有水流出。北池在城北五里,中有[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7%91%E6%96%B9]金方[/url]塔一座,石屋数十间,金狮子、金佛、铜象、[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93%9C%E7%89%9B]铜牛[/url]、铜马之属皆有之。
[b]宫室[/b]
国宫及官舎府第皆面东。国宫在金塔、金桥之北,近门,周围可五六里。其正室之瓦以铅为之,馀皆土瓦。黄色[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A1%A5%E6%9F%B1]桥柱[/url]甚巨,皆雕画佛形。屋头壮观,修廊复道,突兀参差,稍有规模。其莅事处有金?欞,左右方柱上有镜,约有四五十面,列放于窗之旁。其下为象形。闻内中多有竒处,防禁甚严,不可得而见也。其内中金塔,国主夜则卧其上。土人皆谓塔之中有九头蛇精,乃一国之土地主也,系女身。每夜(则)见国主,则先与之同寝交媾,虽其妻亦不敢入。二鼔乃出,方可与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见,则番王死期至矣;若番王一夜不往,则必获灾祸。其次如[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9B%BD%E6%88%9A]国戚[/url]大臣等屋,制度广袤,与常人家[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BF%A5%E5%88%AB]迥别[/url]。周围皆用草盖,独家庙及正寝二处许用瓦。亦各随其官之等级,以为屋室广狭之制。其下如百姓之家止草盖,瓦片不敢上屋。其广狭虽随家之贫富,然终不敢效府第制度也。
[b]服饰[/b]
自国主以下,男女皆椎髻,[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A2%92%E8%A3%BC]袒裼[/url],止以布围腰。出入则加以大布一条,纒于小布之上。布甚有等级。国主所打之布,有直金三四两者,极其华丽精美。其国中虽自织布,[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A%B9%E7%BD%97]暹罗[/url]及[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A0%E5%9F%8E]占城[/url]皆有来者,往往以来自西洋者为上,以其精巧而细様故。人惟国主可打纯花布。头戴金冠子,如金刚头上所戴者。或有时不[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88%B4%E5%86%A0]戴冠[/url],但以线穿香花,如茉莉之类,周匝于髻间。顶上戴大珍珠三斤许。手足及诸指上皆带金镯、指展,上皆嵌猫儿眼睛石。其下跣足,足下及手掌皆以红药染赤色,出则手持金劒。百姓间惟妇女可染手足掌,男子不敢也。大臣[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9B%BD%E6%88%9A]国戚[/url]可打踈花布,惟官人可打两头花布,百姓间惟妇人可打之。新唐人虽打两头花布,人亦不敢罪之,以其暗[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81%E5%85%AB]丁八[/url]杀故也。暗丁八杀,不识体例也。
[b][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AE%98%E5%B1%9E]官属[/url][/b]
国中亦有[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9E%E7%9B%B8/520462]丞相[/url]、将帅、司天等官,其下各设司吏之属,但名称不同耳。大抵皆国戚为之,否则亦纳女为嫔。其出入仪从亦有等级,用金轿扛四金伞柄者为上;金轿扛二金伞柄者次之;金轿扛一金伞柄者又次之;止用一金伞柄者又其次之也;其下者止用一银伞柄者而已;亦有用银轿扛者。金伞柄以上官皆呼为巴丁,或呼暗丁。银伞柄者呼为厮辣的。伞皆用中国红绢为之,其裙直拖地;油伞皆以绿绢为之,裙却短。
[b][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89%E6%95%99]三教[/url][/b]
为儒者呼为班诘,为僧者呼为苎姑,为道者呼为八思。惟班诘不知其所祖,亦无所谓学舎讲习之处,亦难究其所读[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D%95%E4%B9%A6]何书[/url]。但见其如常人打布之外,于项上挂白线一条,以此别其为儒耳。由班诘入仕者则为髙上之人,项上之线终身不去。苎姑削髪穿黄,[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1%8F%E8%A2%92%E5%8F%B3%E8%82%A9]偏袒右肩[/url],其下则系[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BB%84%E5%B8%83]黄布[/url]裙,跣足,寺亦许用瓦盖,中止有一像,正如释迦佛之状,呼为孛赖,穿红,塑以泥,饰以[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B9%E9%9D%92]丹青[/url],外此别无像也。塔中之佛,相貌又别,皆以铜铸成,无钟鼔铙钹与幢幡寳盖之类,僧皆茹鱼肉,惟不饮酒,供佛亦用鱼肉,每日一斋,皆取办于斋主之家。寺中不设厨灶,所诵之经甚多,皆以[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B4%9D%E5%8F%B6]贝叶[/url]叠成,极其齐整,于上写黑字,既不用笔墨,不知其以何物书冩。僧亦有用金银轿扛伞柄者。国王有大政亦咨访之,却无尼姑。八思惟正如常人打布之外,但于头上戴一红布或[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99%BD%E5%B8%83]白布[/url],如鞑靼娘子罟姑之状而略低,亦有宫观,但比之寺院较狭,而道教者亦不如僧教之盛耳。所供无别像,但止一块石,如中国社坛中之石耳。亦不知其何所祖也。却有女道士。宫观亦得用瓦。八思惟不食他人之食,亦不令人见食,亦不饮酒,不曾见其诵经及与人功果之事,俗之小儿入学者皆先就僧家教习,暨长而还俗,其详莫能考也。
[b]人物[/b]
人但知蛮俗人物[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BA%A4%E4%B8%91]麤丑[/url]而甚黑,殊不知居于[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B5%B7%E5%B2%9B%E6%9D%91]海岛村[/url]僻、寻常闾巷间者,则信然矣;至如宫人及南棚(南棚乃府第也)妇女,多有莹白如玉者,盖以不见天日之光故也。大抵一布纒腰之外,不以男女,皆露出胷酥椎■〈髟上告下〉跣足,虽国主之妻,亦只如此。国主凡有五妻,正室一人,四方四人。其下嫔婢之属,闻有三五千,亦自分等级,未尝轻出戸。余每一入内见番主,必与正妻同出。乃坐正室,金窻中诸宫人皆次第列于两廊窻下,徙倚窥视,余备获一见。凡人家有女美貌者,必召入内其下。供内中出入之役者呼为陈家兰,亦不下一二千,却皆有丈夫。与民间杂处,只于■〈悤页〉门之前削去其髪,如[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C%97%E4%BA%BA]北人[/url]开水道之状,涂以银朱及涂于两鬓之傍,以此为陈家兰别耳。惟此妇可以入内,其下馀人不可得而入也。内宫之前后,有络绎于道途间,寻常妇女[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A4%8E%E9%AB%BB]椎髻[/url]之外,别无钗梳头面之饰。但臂中带金镯,指中带金指展,且陈家兰及内中诸宫人皆用之,男女身上常[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B6%82%E9%A6%99]涂香[/url]药,以檀麝等香合成,家家皆修佛事。国中多有二形人,每日以十数成羣,行于虗场间,常有招徕唐人之意,反有厚馈,可丑可恶。
[b]产妇[/b]
番妇产后,即作热饭抺之,以盐纳于阴戸,凡一昼夜而除之。以此产中无病,且收歛常如室女。余初闻而诧之,深疑其不然,既而所泊之家有女育子,备知其事。且次日即抱婴儿,同往河内澡洗,尤所恠见。又每见人言番妇多淫,产后一两日即与夫合,若丈夫不中所欲,即有买臣见弃之事。若丈夫适有逺役,只可数夜。过十数夜,其妇必曰:“我非是鬼,如何孤眠?”淫荡之心尤切。然亦闻有守志者。妇女最易老,盖其婚嫁产育既早,二三十岁人已如中国四五十人矣。
[b][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AE%A4%E5%A5%B3]室女[/url][/b]
人家养女,其父母必祝之曰,愿汝有人要,将来嫁千百箇丈夫。富室之女自七岁至九岁,至贫之家则止于十一岁,必命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阵毯。盖官司每岁于中国四月内择一日,颁行本国应有养女当阵毯之家,先行申报官司。官司先给巨烛一条,烛间刻画一处,约是夜遇昏点烛,至刻画处,则为阵毯时候矣。先期一月或半月或十日,父母必择一僧或一道,随其何处寺观,往往亦自有主顾。向上好僧皆为官戸富室所先,贫者不暇择也。官富之家,馈以酒米、布帛、槟榔、银器之类,至有一百担者。直中国白金二三百两之物,少者或三四十担或一二十担,随家丰俭。所以贫人家至十一岁而始行事者,为难办此物耳。亦有舍钱与贫女阵毯者,谓之做好事。盖一岁中一僧止可御一女,僧既允受,更不他许。是夜大设饮食、鼔乐,会亲隣,门外缚一髙棚,装塑泥人、泥兽之属于其上。或十馀,或止三四枚,贫家则无之。各按故事,凡七日而始撤。既昏,以轿伞鼔乐迎此僧而归。以[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BD%A9%E5%B8%9B]彩帛[/url]结二亭子,一则坐女于其中,一则僧坐其中。不晓其口说何语,鼓乐之声喧阗。是夜不禁[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8A%AF%E5%A4%9C]犯夜[/url],闻至期,与女俱入房,亲以手去其童,纳之酒中。或谓父母亲隣各点于额上,或谓俱尝以口,或谓僧与女交媾之事,或谓无此。但不容唐人见之,所以莫知其的。至天将明时,则又以轿伞鼓乐送僧去。后当以布帛之类,与僧赎身,否则此女终为此僧所有,不可得而他适也。余所见者,大徳丁酉之四月初六夜也。前此父母必与女同寝,此后则斥于房外,任其所之,无复拘束堤防之矣。至若嫁娶,则虽有纳币之礼,不过茍简从事,多有先奸而后娶者。其风俗既不以为耻,亦不以为怪也。阵毯之夜,一巷中或至十馀家城中迎僧道者,交错于[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0%94%E8%B7%AF]途路[/url],间鼓乐之声无处无之。
[b]奴婢[/b]
人家奴婢皆买野人以充其役。多者百馀,少者亦有一二十枚,除至贫之家则无之。盖野人者,山野中之人也。自有种类,俗呼为撞贼。到城中亦不敢出入人之家,城间人相骂者一呼之为撞,则恨入骨髓,其见轻于人如此。少壮者一枚可直百布,老弱者止三四十布可得。秪许于楼下坐卧,若执役方许登楼,亦必跪膝、合掌、顶礼,而后敢进。呼主人为巴駞,主母为米巴。駞者,父也;米者,母也。若有过挞之,则俯首受杖,畧不敢动。其[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89%9D%E7%89%A1]牝牡[/url]者自相配偶,主人终无与之交接之理。或唐人到彼,久旷者不择,一与之接,主人闻之,次日不肯与同坐,以其曾与[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7%8E%E4%BA%BA]野人[/url]接故也。或与外人交,至于有姙,养子主人亦不诘问其所从来。盖以其所不齿,且利其得子,仍可为异日奴婢也。或有逃者,擒而复得必于[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9D%A2%E5%88%BA]面刺[/url]以青,或于项上带铁以锢之,亦有带于臂腿间者。
[b]语言[/b]
国中语言自成音声,虽近而[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A0%E5%9F%8E]占城[/url]暹人皆不通话说。如以一为梅,二为别,三为卑,四为般,五为孛监,六为孛监梅,七为孛监别,八为孛监卑,九为孛监般,十为荅呼。父为巴駞,叔伯亦呼为巴駞,呼母为米,姑、姨、婶、姆以至邻人之尊年者亦呼为米。呼兄为邦,姊亦呼为邦。呼弟为[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8%A1%A5%E6%B8%A9]补温[/url],呼舅为吃赖,姑夫亦呼为孛赖。大抵多以下字在上。如言此人乃张三之弟,则曰补温张三。彼人乃[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D%8E%E5%9B%9B]李四[/url]之舅,则曰吃赖李四。又如呼中国为备世,呼官人为巴丁,呼秀才为班诘。乃呼中国官人不曰备世巴丁,而曰巴丁备世。呼中国之秀才不曰备世班诘,而曰班诘备世,大抵皆如此。此其大略耳,至若官府则有官府之议论;秀才则有秀才之[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6%87%E8%B0%88]文谈[/url];僧道自有僧道之语说;城市村落,言语各自不同;亦与中国无异也。
[b][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7%8E%E4%BA%BA]野人[/url][/b]
野人有二种。有一等通往来话言之野人,乃卖与城间为奴之类是也。有一等不属教化不通言语之野人,此辈皆无家可居,但领其家属巡行于山头,戴一瓦盆而走。遇有野兽,以弧矢标枪射之而得,乃击火于石,共烹食而去。其性甚狠,其药甚毒,同党中常自相杀戮。近地亦有种豆蔻木绵花织布为业者,布甚麤厚,花纹甚别。
[b]文字[/b]
寻常文字及官府文书,皆以麂鹿皮等物染黑,随其大小濶狭,以意裁之;用一等粉如中国白垩之类,磋为小条子,其名为梭,拈于手中,就皮画以成字,永不脱落,用毕则挿于耳之上。字迹亦可辨认为何人书写,须以湿物揩拭方去。大率字様正如回鹘字。凡文书皆自后书向前,却不自上书下也。余闻之额森哈雅,云其字母音声,正与蒙古音相邻,但所不同者三两字耳。初无印信,人家告状,亦有书铺书写。
[b]正朔时序[/b]
每用中国十月为正月,是月也,名为佳得,当国宫之前缚一大棚,上可容千馀人,尽挂灯毬花朶之属。其对岸逺离二十丈地,则以木接续,縳成髙棚,如造塔扑竿之状,可髙二十馀丈,每夜设三四座或五六座,装烟火爆杖于其上,此皆诸属郡及诸府第认直。遇夜则请国主出观,点放烟火爆杖,烟火虽百里之外皆见之,爆杖其大如炮,声震一城。其官属贵戚,每人分以巨烛、槟榔,所费甚夥。国主亦请奉使观焉。如是者半月而后止。每一月必有一事,如四月则抛毬,九月则压猎。压猎者,聚一国之众皆来城中,教阅于国宫之前。五月则迎佛水,聚一国逺近之佛皆送水与国主洗身,陆地行舟,国主登楼以观。七月则烧稻,其时新稻已熟,迎于南门外烧之,以[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4%BE%9B%E4%BD%9B]供佛[/url]。妇女车象,往观者无数。主却不出。八月则[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8C%A8%E8%93%9D]挨蓝[/url],挨蓝者,舞也。点差伎乐,每日就国宫内挨蓝且鬭猪、鬭象。国主亦请奉使观焉,如是者一旬。其馀月分不能详记也。国人亦有通天文者,日月薄蚀皆能推算,但是大小尽却与中国不同。闰岁则彼亦必置闰,但只闰九月,殊不可晓。一夜只分四更,每七日一轮,亦如中国所谓开闭建除之类。番人既无名姓,亦不记生日,多有以所生日头为名者。有两日最吉,三日平平,四日最凶,何日可出东方,何日可出西方,虽妇女皆能算之。十二生肖亦与中国同,但所呼之名异耳,如以马为卜赛,呼鸡之声为欒,呼猪之声为直卢,呼牛为箇之类也。
[b]争讼[/b]
民间争讼,虽小事,亦必上闻。国主初无笞杖之责,但闻罚金而已。其人大逆重事,亦无绞斩之事,止于城西门外掘地成坑,纳罪人于内,实以土石坚筑而罢。其次有斩手足指者,有去鼻者,但奸与赌无禁。奸妇之夫或知之,则以两柴绞奸夫之足,痛不可忍,竭其资而与之,方可获免。然装局欺骗者亦有之。或有死于门首者,则自用绳拖置城外。野地初无所谓体究检验之事,人家获盗亦可施监禁、拷掠之刑。却有一项可取。且如人家失物,疑此人为盗,不肯招认,遂以锅煎油极热,令此人伸手于中。若果偷物则手腐烂,否则皮肉如故云。番人有法如此。又两家争讼,莫辨曲直。国宫之对岸有小石塔十二座,令一人各坐一塔中,其外两家自以亲属互相堤防。或坐一二日,或三四日。其无理者必获证候而出,或身上生疮疖,或咳嗽热证之类;有理者畧无纎事。以此剖判曲直,谓之天狱,盖其土地之灵有如此也。
[b]病癞[/b]
国人寻常有病,多是入水浸浴及频频洗头,便自[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97%8A%E5%8F%AF]痊可[/url]。然多病癞者,比比道途间。土人虽与之同卧同食亦不校。或谓彼中风土有此疾,曾有国主患此疾,故人不之嫌。以愚意观之,往往好色之馀,便入水澡洗,故成此疾。闻土人色欲纔毕,皆入水澡洗。其患痢者十死八九,亦有货药于市者,与中国不类,不知其为何物。更有一等师巫之属,与人行持,尤可笑。
[b]死亡[/b]
人死无棺,止以■〈?差〉席之类,盖之以布。其出丧也,前亦用旗帜鼔乐之属,又以两柈炒米,绕路抛撒。擡至城外僻逺无人之地,弃掷而去。俟有鹰犬畜类来食,顷刻而尽,则谓父母有福,故获此报;若不食,或食而不尽,反谓父母有罪,而至此今。亦渐有焚者,往往皆唐人之遗种也。父母死,别无服制,男子则髠其髪,女子则于■〈悤页〉门翦髪似钱大,以此为孝耳。国主仍有塔葬埋,但不知葬身与葬骨耳。
[b]耕种[/b]
大抵一岁中可三四番收种,盖四时常如五六月天,且不识霜雪故也。其地半年有雨,半年绝无。自四月至九月,每日下雨,午后方下。淡水洋中,水痕髙可七八丈,巨树尽没,仅畱一杪耳。人家濵水而居者,皆移入山。后十月至三月,点雨绝无,洋中仅可通小舟,深处不过三五尺。人家又复移下耕种者,指至何时稲熟。是时,水可渰至何处,随其地而播种之。耕不用牛,耒、耜、鎌、锄之器,虽稍相类,而制自不同。又有一等[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9%87%8E%E7%94%B0]野田[/url],不种常生水,髙至一丈,而稻亦与之俱髙,想别一种也。但粪田及种蔬皆不用秽,嫌其不洁也。唐人到彼,皆不与之言及中国粪壅之事,恐为所鄙。每三两家,共掘地为一坑,盖其草满则填之,又别掘地为之。凡登溷既毕,必入池洗浄。止用左手,右手畱以拿飰。见唐人登厕用纸揩拭者,笑之。甚至不欲其登门,妇女亦有立而溺者,可笑可笑。
[b]山川[/b]
自入真蒲以来,率多平林丛昧,长江巨港,绵亘数百里。古树修藤,森阴蒙翳,禽兽之声,[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6%9D%82%E9%81%9D]杂遝[/url]其间。至半港而始见有旷田,绝无寸木,弥望芃芃,禾黍而已。野牛以千百成羣,聚于此地。又有竹坡,亦绵亘数百里。其间竹节相间,生刺笋,味至苦。四畔皆有髙山。
[b]出产[/b]
山多异木,无木处乃犀象屯聚养育之地。珍禽竒兽不计其数,细色有翠毛、象牙、犀角、黄腊;麤色有降真、豆蔻、画黄、紫梗、大风子油、翡翠。其得也颇难,盖丛林中有池,池中有鱼,翡翠自林中飞出,求鱼番人以树叶蔽身,而坐水滨,笼一雌以诱之,手持小网,伺其来则罩,有一日获三五只,有终日全不得者。象牙则山僻人家有之,每一象死方有二牙。旧传谓每岁一换牙者,非也。其牙以摽而杀之者上也,自死而随时为人所取者次之,死于山中多年者斯为下矣。黄腊出于村落朽树间其一种细腰蜂如蝼蚁者,番人取而得之。每一船可收二三千块,每块大者三四十斤,小者亦不下十八九斤。犀角白而带花者为上,黒为下。降真生丛林中,番人颇费砍斫之劳,盖此乃树之心耳。其外白木可厚八九寸,小者亦不下四五寸。豆蔻皆野人山上所种,画黄乃一等树间之脂,番人预先一年以刀斫树,滴沥其脂,至次年而始收。紫梗生于一等树枝间,正如桑寄生之状,亦颇难得。大风子油乃大树之子,状如椰子而圆,中有子数十枚。胡椒间亦有之,纒藤而生,纍纍如绿草子,其生而青者更辣。

贸易
国人交易,皆妇人能之。所以唐人到彼,必先纳一妇人者,兼亦利其能买卖故也。每日一墟,自夘至午即罢。无居铺,但以蓬席之类铺于地间,各有处。闻亦有纳官司赁地钱,小交关则用米谷及唐货,次则用布若乃,大交关则用金银矣。往往土人最朴,见唐人颇加敬畏,呼之为佛,见则伏地顶礼。近亦有脱骗欺负唐人,由去人之多故也。

欲得唐货
其地想不出金银,以唐人金银为第一。五色轻缣帛次之,其次如真州之锡鑞,温州之漆盘,泉州之青甆器及水银、银朱、纸札、硫黄、熖硝、檀香、[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7%99%BD%E8%8A%B7/16010217]白芷[/url]、麝香、麻布、黄草、布雨伞、铁锅、铜盘、水朱、桐油、箆箕、木梳、针。其麤重则如明州之席。甚欲得者则菽麦也,然不可将去耳。

草木
惟石橊、甘蔗、荷花、莲藕、芋桃、蕉芎与中国同;荔枝、橘子状虽同而酸;其馀皆中国所未。曽见树木亦甚各别;草花更多,且香而艶;水中之花,更有多品,皆不知其名。至若桃、李、杏、梅、松、栢、杉、桧、梨、枣、杨、栁、桂、兰、菊蕊之类皆所无也。其中正月亦有荷花。

飞鸟
禽有孔雀、翡翠鹦哥乃中国所无。馀如鹰、鸦、鹭鸶、雀儿、鸕鷀、鹳鹤、野鸭、黄雀等物皆有之。所无者喜鹊、鸿鴈、黄莺、杜宇、燕鸽之属。

走兽
兽有犀象、野牛、山马乃中国所无者。其馀如虎、豹、熊罴、野猪、麋鹿、麞麂、猿狐之类甚多。所少者狮子、猩猩、骆駞耳。鸡、鸭、牛、马、猪、羊所不在论也。马甚矮小,牛甚多,生敢骑,死不敢食,亦不敢剥其皮,听其腐烂而已,以其与人出力故也,但以驾车耳。在先无鹅,近有舟人自中国携去,故得其种。鼠有大如猫者,又有一等鼠头脑,绝类新生小狗儿。

蔬菜
蔬菜有葱、芥、韭、茄瓜、西瓜、冬瓜、王瓜、苋菜。所无者萝卜、生菜、苦蕒、菠薐之类。瓜茄正月间即有之。茄树有经数年不除者。木绵花树髙可过屋,有十馀年不换者。不识名之菜甚多,水中之菜亦多种。

鱼龙
鱼鳖惟黑鲤鱼最多;其他如鲤、鲫、草鱼最多;有吐哺鱼,大者重二斤已上;有不识名之鱼亦甚多,此皆淡水洋中所来者。至若海中之鱼,色色有之。鳝鱼、湖鳗、田鸡,土人不食,入夜则纵横道途间。鼋鼉大如合苎,虽六藏之龟,亦充食用。查南之虾,重一斤已上。真蒲龟脚可长八九寸许,鳄鱼大者如船,有四脚,绝类龙特无角耳,肚甚脆美。蛤蚬、螺蛳之属,淡水洋中可捧而得,独不见蟹,想亦有之,而人不食耳。

酝酿
酒有四等,第一唐人呼为蜜糖酒,用药麴以蜜,及水中半为之。其次者土人呼为朋牙四,以树叶为之。朋牙四者,乃一等树叶之名也。又其次以米或以剰饭为之,名曰包稜角。盖包稜角者,米也。其下有糖鉴酒,以糖为之,又入港滨水。又有茭浆酒,盖有一等茭叶生于水滨,其浆可以酿酒。

盐醋酱麫
醝物国中无禁。自真蒲巴涧滨海等处,率皆烧山间。更有一等石,味胜于盐,可琢以成器。土人不能为醋,羮中欲酸,则著以咸平树叶。树既荚,则用荚。既生子,则用子。亦不识合酱,为无麦与豆故也。亦不曽造麴,盖以蜜水及树叶酿酒,所用者酒药耳。亦如乡间白酒药之状,蚕桑土人皆不事。

蚕桑
妇人亦不晓针线缝补之事,仅能织木绵布而已。亦不能纺,但以手理成条。无机杼以织,但以一头縳腰,一头搭上梭,亦止用一竹管。近年暹人来居,却以蚕桑为业,桑种蚕种皆自暹中来。亦无麻苎,惟有络麻,暹人却以丝自织皁绫衣著,暹妇却能缝补。土人打布损破,皆倩其补之。

器用
寻常人家房舎之外,别无桌凳盂桶之类。但作饭则用一瓦釡,作羮又用一瓦铫。地埋三石为灶,以椰子壳为杓。盛饭用中国瓦盘或铜盘。羮则用树叶造一小碗,虽盛汁亦不漏。又以茭叶制一小杓,用兠汁入口,用毕则弃之。虽祭祀神佛亦然。又以一锡器或瓦器盛水于傍,用以蘸手。盖饭只用手拏,其粘于手非此水不能去也。饮酒则用鑞注子,贫人则用瓦钵子,若府第富室则一一用银,至有用金者。国之庆贺多用金为器皿,制度形状又别。地下所铺者,明州之草席,或有铺虎豹麂鹿等皮及藤簟者。近新置矮桌髙尺许,睡只竹席,卧于板,近有用矮床者,往往皆唐人制作也。食品用布罩,国主内中以销金缣帛为之,皆舶商所馈也。稻不用砻,止用杵舂碓耳。

车轿
轿之制,以一木屈其中,两头竖起,雕刻花様,以金银裹之。所谓金银轿扛者,此也。每头一尺之内钉钩子,以大布一条厚摺,用绳系于两头,钩中人挽于布,以两人擡之。轿则又加一物,如船蓬而更阔,饰以五色缣帛,四人扛。有随轿而走。若逺行亦有骑象骑马者。亦有用车者,车之制却与他地一般。马无鞍,象无凳可坐。

舟楫
巨舟以硬树破版为之。匠者无锯,但以斧凿之开成版,既费木且费工也。凡要木成段,亦只以凿凿断,起屋亦然。船亦用铁钉,上以茭叶盖覆,却以槟榔木破片压之。此船名为新拏用櫂。所粘之油,鱼油也。所和之灰石,灰也。小舟却以一巨木凿成槽,以火薰软,用木撑开。腹大,两头尖,无蓬,可载数人,止以櫂划之,名为皮阑。

属郡
属郡九十馀,曰真蒲、曰查南、曰巴涧、曰莫良、曰八薛、曰蒲买、曰雉棍、曰木津波、曰赖敢坑、曰八厮里。其馀不能悉记。各置官属。皆以木排栅为城。

村落
每一村或有寺,或有塔。人家稍宻,亦自有镇守之官,名为买节。大路上自有歇息如邮亭之类,其名为森木。近与暹人交兵,遂皆成旷地。取胆前此于八月内。

取胆
盖[url=http://baike.baidu.com/item/%E5%8D%A0%E5%9F%8E]占城[/url]王每年索人胆一甕,万千馀枚。遇夜则多方令人于城中及村落去处,遇有夜行者,以绳兠住其头,用小刀于右脇下取去其胆。俟数足,以馈占城王。独不取唐人之胆,盖因一年取唐人一胆,杂于其中,遂致甕中之胆俱臭腐而不可用故也。近年已除取胆之事,另置取胆官属,居北门之裏。

异事
东门之裏,有蛮人淫其妹者,皮肉相粘不开,厯三日不食而俱死。余乡人薛氏居番三十五年矣,渠谓两见此事。盖其用圣佛之灵,所以如此。

澡浴
地苦炎热,每日非数次澡洗则不可过。入夜亦不免一二次,初无浴室盂桶之类,但每家须有一池,否则两三家合一池。不分男女,皆裸形入池,惟父母尊年在池,则子女卑幼不敢入。或卑幼先在池,则尊长亦回避之,如行辈则无拘也。但以左手遮其牝门入水而已。或三四日,或五六日,城中妇女,三三五五,咸至城外河中漾洗。至河边,脱去所纒之布而入水。会聚于河者动以千数,虽府第妇女亦预焉。畧不以为耻,自踵至顶,皆得而见之。城外大河,无日无之。唐人暇日颇以此为游观之乐,闻亦有就水中偷期者。水常温如汤,惟五更则微凉,至日出则复温矣。

流寓
唐人之为水手者,利其国中不著衣裳,且米粮易求,妇女易得,屋室易办,器用易足,买卖易为,往往皆逃逸于彼。

军马
军马亦是裸体、跣足,右手执摽枪,左手执战牌,别无所谓弓箭、炮石、甲胄之属。传闻与暹人相攻,皆驱百姓使战,往往亦别无智畧谋画。

国主出入
闻在先,国主辙迹未尝离戸,盖亦防有不测之变也。新主乃故国主之壻,原以典兵为职,其妇翁爱女。女宻窃金劒,以往其夫,以故亲子不得承袭。尝谋起兵,为新主所觉,斩其趾而安置于幽室。新主身嵌圣铁,纵使刀箭之属著体,不能为害,因恃此遂敢出戸。余宿畱岁馀,见其出者四五。凡出时诸军马拥其前,旗帜鼓乐踵其后。宫女三五百,花布花髻,手执巨烛,自成一队,虽白日亦照烛。又有宫女,皆执内中金银器皿及文饰之具,制度迥别,不知其何所用。又有宫女,执摽枪摽牌为内兵,又成一队。又有羊车、马车,皆以金为饰。其诸臣僚国戚,皆骑象在前。逺望红凉伞,不计其数。又其次则国主之妻及妾媵,或轿或车,或马或象,其销金凉伞何止百馀。其后则是国主,立于象上,手持寳劒。象之牙亦以金套之。打销金白凉伞,凡二十馀柄,其伞柄皆金为之。其四围拥簇之象甚多,又有军马护之。若游近处,止用金轿子,皆以宫女擡之。大凡出入,必迎小金塔,金佛在其前,观者皆当跪地顶礼,名为三罢。不然则为貌事者所擒,不虚释也。每日国主两次坐衙治事,亦无定文。及诸臣与百姓之欲见国主者,皆列坐地上。以俟少顷,闻内中隐隐有乐声,在外方吹螺以迎之。闻止用金车子,来处稍逺,须臾见二宫女纎手卷帘,而国主乃仗劒立于金窻之中矣。臣僚以下皆合掌叩头,螺声方绝,乃许擡头。国主特随亦就坐,坐处有狮子皮一领,乃传国之寳。言事既毕,国主寻即转身,二宫女复垂其帘,诸人各起。以此观之,则虽蛮貊之邦,未尝不知有君也。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9-12-9 10:17

沧海桑田,那么多的日夜水一样的流过去了,我仍然怀念出游柬埔寨的日子,得下我去把俄罗斯游记用朋友圈儿的记录补上时,我就说,我仍然怀念出游俄罗斯的日子。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9-12-9 10:23

[p=30, 2, left]以下就是朋友圈的记录,无论是柬埔寨还是俄罗斯我只有手机照片,同理,无论是柬埔寨还是俄罗斯手机里的照片已经被我误删,永远的永,都找不回来了。能看到的只是当时记录在朋友圈的照片,好可惜,可是又决定忍受这可惜。[/p][p=30, 2, left]2017.5.20[/p]
[p=30, 2, left]记仇一次,以前20分钟的路今天走了50分钟,以前26块钱的车费今天45块。搞得我直到安检前都在焦虑。但是,座位不错,坐在我旁边的那个跟我顺路的以前一起去过哈尔滨跟五台山的妹子说的。[/p]
[p=30, 2, left][attach]218970[/attach][/p]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9-12-9 10:31

[font=punctuation,][size=14px][p=30, 2, left] 中午十二点到达广州白云机场。坐摆渡车时我想,连朵木棉都没有。然后很突然的一树一树的红花出现了。远远的只能猜,它们差不多是木棉花。这是第二次过站广州白云机场。进了航站楼,重温了一下去年初秋去莫斯科时,站在此地边检柜台附近灌酸奶的那点儿事。接着就开始候机了。侯到下午四点过五分,飞机就准备飞了。二个半小时之后,到达暹粒机场。天气略阴,给飞机拍了一张一寸免冠照后,步行溜达到大厅,准备落地签。每人30美金,正好出发前换到了面值二十的美金,于是拿了三张给我跟同伙思薇办签证。传说,此地有跟中国人民要小费的习惯,有时候,如果有找零他们会不经同意手动扣下小费部分。所以,不给找零机会比较好。然后签证流水作业,迅速办好。等到出境盖印时,那个坐在柜台里的中年男人用中文问好,你好。于是我说,你好。他又说,你漂亮。我说,谢谢。还跟他笑了笑。然后他又说小费。我说,no。于是他不再笑了,估计我也不再漂亮了。那好吧,不漂亮拉倒。于是我走了。暹粒的雨啊,说来就来。刚刚还有太阳,办签证时他们就抽空下了个中雨。一个小时后走出机场,看见酒店来接我们的司机举着DanDan的小纸版,嗯。好高兴。于是,团体客们开心的坐着大巴走,我们嘛,坐了蹦蹦车走。[/p][p=30, 2, left]半个小时后到达酒店。入住时信用卡不好用,我便给了二十美金的钞票,大概是因为另外一位客人填了忙乱,小妹顺手找了我十五美金。运气真好。我稍等了一会儿,晃着手里的钱问小妹,你打算找我十五美金吗?小妹反悔,于是拿回10美金。然后又去买电话卡,费了好久,在别人的帮助下,卖卡的弟弟才帮我调试好。期间,店里有位眉清目秀的大娘还跟思薇唠了一会儿嗑,大娘自述,潮汕人,来此地几十年,今年快80岁了。而且她老人家会好几种语言,比如越南语,柬埔寨语,汉语,当时我着急电话卡的事,没心思和老人家聊天。。。。。。。[/p][/size][/font]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9-12-9 10:33

[attach]218971[/attach]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9-12-9 10:33

[attach]218972[/attach]

页: [1] 2 3 4 5 6 7 8 9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