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以下是引用XiaoMai在2005-7-11 15:18:03的发言:

050628花开长白.总结.西北坡穿越.牢骚版2

关于腐败

02年的时候在学校里听到一个词,叫作户外;遇见一个饕餮食客,人称Yuki;Yuki总有吃不完的食品,称作腐败

后来,在一个'人间四月芳飞尽'的季节,遇见了漫山桃花,一下子爱的不可救药 于是开始上山下乡,看晨露落霞,看鹰飞草长,看风儿吹过林梢,看花儿洒满山岗

那时候的户外很纯粹很简单 纯粹的像驴子一样不停的行走,走路就是一种存在 简单的除了一个双肩背包,一顶单层帐,一床薄毛毯,一颗驴子的心,之外就一无所有 那时候很年轻,用早喻的话说,叫作'年轻没有什么不可以'

后来,有了咖啡有了音乐,开始在天黑之前扎营,开始睡到自然醒,开始堕入万劫不复的腐败之途 那时候却很开心,不用想太多的事情,不用考虑太多的问题,带着一份悠闲的心情,在天地间漫行

这次长白之行,可以说腐败的典型,除了为了减负而放弃的音箱外,这也是俺一直在后悔的事儿 姑且不论从开始的碰面会到最后的放片会,聚餐5次,占总费用的xx%多,不过聚的开心 单单就是在3天内走完一天的穿越路线,就够引人咋舌 不过3天归3天,那只是一个时间跨度,而行走的强度绝对不容小觑,只是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拍照和撒野了 如果在早上醒来时能听见淡淡的音乐在山谷中流淌,闻闻浓浓的咖啡香 那就可以算做是完美的腐败,想想都让人激动不已

就算一天走十个小时又如何,即使刮风下雨又如何,只要让我听到DiLiLiLiDiLiLiLiDaDa……

TOP

以下是引用XiaoMai在2005-7-12 14:33:24的发言:

050628花开长白.总结.西北坡穿越.牢骚版3

关于装备

02年的时候在学校里听到一个词,叫作户外;遇见一个装备发烧友,人称拉拉;拉拉总有卖不完的装备,称作烧包

户外和装备从来都是分不开的,即使是帆布搭的帐篷,那也可以算是装备 装备和天气从来都是分不开的,什么样的天气使用什么样的装备,什么样的天气测试什么样的装备

这次长白之行,遇上的是海拔2km的无休止的大风大雨大雾,以及雪坡碎石坡等路况 让张三写个装备测试报告,结果他说,没法写,写出来的话只能烧包

OK 俺就简单说一下吧,在这次长白之行中,所有的装备,全军覆没,over

TOP

以下是引用XiaoMai在2005-7-12 14:51:33的发言:

关于装备[补充版] 这么说来不免让人沮丧,不过事实如此 在经历了第二天晚上和第三天早上的大风雨之后,俺浑身上下愣是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其他人也好不了哪里去

当然了,说全军覆没是有些夸张,张三的装备的生命力就相当的顽强,至少鞋子保存良好没有进水 不过,生命力顽强的代价是巨大的,除非你说,OK,钱不是问题 其他的除了登山杖和头灯以及其他的一些小物件之外,还真的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之所以使用‘全军覆没’这个词,只是想作一个提醒,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装备 当然了,也不用过于追求装备,合适就行

TOP

以下是引用XiaoMai在2005-7-15 14:34:51的发言: >

帐篷两顶 TNF 牧高迪(应该是采风2吧 有待小鲨鱼确认) 鞋子 Coleman Montrail 夏尔巴? 冲锋衣 TNF Krantz Snowwolf 还有号称防水不透气的冲锋裤 背包 Lafuma Deuter Bigpack Acme 其它的都与天气没有太大关系吧

第一天晚上阵雨 雨点较大 风还OK 可以打地丁 俩帐篷都OK 牧高迪外帐较短 一只Coleman进水

第二天傍晚大风大雨 一直持续到早上俺们穿越结束 在半夜里时不时演变成狂风暴雨以及暴风骤雨 TNF扎的地方可以打下地丁 风力较小 据说一切OK 除了帐篷摇摇欲坠之外 牧高迪扎在空旷的高处平台上 地况为火山灰 地丁可以打下去 但是基本无效 在向风一面的帐杆接地端也打了地丁 四块大石头(非火山石)拉住防风绳 里面睡仨人 早上收帐时发现帐杆接地处移动10cm之多 帐杆(铝)中间一段弯曲xx度 由于地丁无效导致外帐贴着内帐 真正体会到了外面大雨里面小雨的境况 后来拿出备用帐篷的外帐(Luxe)挂在里面 刚开始还可以 不多久三层帐篷都贴一块了 依然是外面大雨里面小雨 背包放在头顶和脚底 全部湿透 睡袋无一幸免 早上发现有人的脚在睡袋里面被水泡的发白

关于冲锋衣 三儿说TNF还好没进水 其它的冲锋衣裤在大风雨中一个小时后便宣告崩溃 水开始顺着身体往下流 宣称防水不透气的也不好使 雨衣在大风雨中几乎无效 分体雨衣也许要好一些

关于鞋子 Coleman给俺的感觉防水还可以 第一天晚上有一只鞋子被灌进了半坛子雨水 第二天晚上套了塑料袋 鞋口朝上 又被灌了半坛水 后来索性就趟水而过了 三儿的那个Montrail 不是torre GTX 就是traverse GTX 据说生存良好 另一双Montrail 型号solitude 说不防水就是不防水 夏尔巴的那双 据说也不错 具体就让当事人来说说吧

TOP

以下是引用XiaoMai在2005-7-19 0:22:34的发言:

050628花开长白.总结.西北坡穿越.牢骚版4

俺一直认为,户外运动是一个相对狭窄的圈子,这个圈子里的人热爱自然,崇尚自由,互相尊重,互相合作

关于户外

有一次在一个户外论坛上面看到了一个关于户外运动的范围的讨论,自己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被人狠拍了一板砖 那人说,凡是在户外的运动都叫做户外运动,比如篮球比如足球,俺立马噤声了

关于户外运动,有一种解释为 fresh-air sports ,俺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准确一些 如果按照这个解释来讲,首先它应该是sport,这和旅游旅行有区别,其次它是fresh-air,和体育运动有区别 所以如果严格的说,户外运动只是一个很狭窄的圈子,有远足、穿越、登山、攀岩、潜水、自行车等等

关于登山

每每出去玩回来的时候,都会有人问,又去登山了啊 每每这个时候,俺都会纠正他,说,俺是去爬山不是登山

俺尊敬那些视登山为生命的人,不管出于何种理由也不管别人怎么说 也许这辈子都与这个词无缘 不过有时候也可以安慰一下自己 毕竟俺也在'登山'嘛,只不过海拔低一些而已,比如长白

关于驴子

鲨鱼说,俺们都是老驴了,这些事不用你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群背包的人开始自诩为驴子,也许是因为负重吧,也许是因为行走吧,也许是谐音吧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称呼倒是叫开了 背包客也罢驴子也罢,俺还是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别扭 也许是想保持一份悠闲的心情,也许是想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走着,驴子也好,背包客也好,这些都与我无关

[个人观点 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花开长白.牢骚版.Over

TOP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5 16:33:27的发言:

我一直都这么安分地呆着,一份不好不坏的工作,一份不高不低的收入,一群不错的同事,怎样算也不能说多的工作量,宽松的工作环境。除了干好自己的一点工作,就是没完没了的泡BBS,聊天。第一次如此强烈的动了辞职的念头,甚至已经写好了辞职报告放在右手边的抽屉里,以显示自己的坚定决心。

走还是留?一直徘徊,我很厌烦自己的犹豫不决。BOBO说:如果做得不开心就辞了吧,去西部走走散散心吧,只是我不能陪着你了。他越是这样纵容我,我就越是深深的自责。 突然听说小麦要去长白穿越,便义无反顾地决定要跟去,不管公司给不给假期都与我无关。我只想逃离,快速的逃离。

6月28日15:30 距离规定的集合时间还有15分钟,鲨鱼、张三、洋烟儿都已陆续到达了火车站,而我和小麦还乖乖的坐在开往车站的TAXI里, 15:50我开始怀疑我们能否赶上火车,小麦坚定的认为一定能赶上。15:57,距离火车开动只有10分钟了,司机说如果不塞车5分钟一定到车站,SHIT!一路的红灯!如此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指望。鲨鱼不止一次的来电话问我们到了哪里。我俩已经心急如焚,在小麦的请求下好心的司机连闯了几个红灯,在距开车只有2分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2楼候车大厅,开往通化的火车已经停止了检票,鲨鱼在检票口气急败坏的大喊着我俩的名字,说票已检过赶快过天桥进站上车,三人发疯一样的背着背包在天桥上一路狂奔,奔跑中鲨鱼还接过了我手里的食品袋。捡了最近的车厢跳上去,刚一踏上,火车就一声长鸣,晃晃悠悠启动起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简直是生死时速,从来没有赶车赶得如此惊险,不过还好终于是赶上了。小麦竟然颇为得意的说,跟他在一起永远都有惊喜,如此领队真是让人无奈。

上车不久,小麦、张三、洋烟儿、鲨鱼就打起了滚子,我对扑克一窍不通只能独自坐在一边。我喜欢坐在行驶的列车上,看着车窗外陌生的风景迅速倒退,听着不断循环的音乐,可以将大脑排空什么都不想,也可以随着旋律想起那些久违的往事,真希望列车就这样一直不停的行驶下去,漫长而无可皈依。

列车一站站的停歇,一站站的启动,不觉中夜已降临。我爬上中铺合衣睡下,在火车上睡觉不觉得很辛苦,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象男人铿锵有力的的心跳,枕着这样的声音好似缩在一个男人宽阔温暖的怀里很快便入睡。

6月29日

清晨5:52抵达通化,买了8:15从通化开启至白河的车票,14:43我们5个背着沉重的背包下了火车。下车后当地不止一人问我们是不是来穿越的,因为长白山不准西-北坡穿越,我们都谨慎地回答:不是!是来旅游的!嫂子早早就在检票口等着我们了,在从车站到家的途中经过了一片美丽的树林,大家曾猜测是水杉,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美人松林。美人松对于长白山的意义就好似迎客松对于黄山一样。

坐了10分钟的车我们便来到嫂子家,放下背包,嫂子很认真的于我们探讨起这次穿越的具体计划行程,因为她没有走过这条线,而且她曾在瀑布那里遇到驻扎于此专门抓穿越者的管理人员,所以她对我们的安全十分担心,建议我们还是找个向导来,即便不用只问问路线也是好的。于是我们就见到了经常在长白山上采药材的大叔。大叔是个实在人,他尽其所能告诉了我们整个行程的路况和时间,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让我们当时觉得不雇他当向导都有些对不起他。但小麦还是狠了狠心决定自己走。整个咨询的过程中,如果逃避管理员的视线成了我们最最关心的问题,我们是来长白山穿越的,而我们这些穿越者,在穿越即将开始前考虑的不是自身的安全,不是穿越能否顺利进行,而是如果防止被抓,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一种无奈

对于穿越的咨询讨论一直进行到18点多,从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的我们都饿得难以忍受,于是决定出去大吃一顿,让我们从FB开始以FB结束吧!(汗,光顾着吃了,都忘记拍照回来与大家众乐乐了)。酒足饭饱后,小麦决定让我们重新打包,把能扔的都扔掉,因为在火车上洋烟和我带的食品的种类之齐全、品种之繁多让男士们都大跌眼镜儿。除了2早1晚的公共食品,每人只备3午1晚,小麦不止一次的向我们演示他的三顿午饭,相信大家至今都难以忘怀吧。[em31]

鱼罐头,扔!凉鞋,扔!多余的工具刀,扔!牙膏,扔!洁面乳,扔!牙刷,扔!多余的地钉,扔!多余的衣服,扔!酒壶,扔!防潮垫,裁!嫂子的客厅被我们搞得一片狼藉,背包重新打好后,地上出现了满满3大塑料带的多余物品,看来减负是要进行到底的,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停止。我更是在第2天凌晨3点多醒来将自己的腰包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最后减负掉3枚1元硬币

TOP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6 21:04:42的发言: 早晨5点多起了床,吃了嫂子给做的早餐。6点准时走出家门,包的车是7座佳宝面包,刚好容纳下我们5人和各自的背包。今天上午不是穿越是自助旅行,其实我更喜欢自助旅行,去年和BOBO一起的大香格里拉半月游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我仿佛又坐在了文波的越野车上期待一处处壮美的到来。

从二道白河去西坡的路况还不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路面的颜色呈赭红色,据说是用火山灰铺成的。一路上,我们用自己最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对长白山美景的赞叹,譬如洋烟儿的“啊!好大一片白桦林啊!”鲨鱼的“路上的景色真是目不暇接!一棵树接着一棵树”。

白桦树对我早已经不陌生,但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白桦树我还是感到很意外。亭亭玉立的树干、洁白如雪的树皮,如此的清新夺目,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尤其是浩浩荡荡的白桦连成了一片林子,那种铺铺展展的气势、那股苗条秀气的劲头、那份洁白如云的清纯,让人感到野性、庄严、青春和宁静。

三儿说白桦树皮象纸一样的薄,雪一样的白,但韧性很强,用它们来写一份情书永世珍藏真是再浪漫不过的事了。而且用刀子割开白桦树的树皮,会从里面滴下汁液来,露珠一般清新。这些都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我只知道白桦林死灭的地方,必有污染,过分垦殖,水土严重流失等,白桦一般也不易在城市园林中成活。

道路两旁会时不时出现大片的空地,当地人在这里罩上蓝色塑料大棚种植人参。就在我们后悔没带工兵铲不能挖人参时,突然车的右侧出现了一只猫头鹰,一只飞翔中的猫头鹰,一只在白天飞翔中的猫头鹰。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让我们除了尖叫什么都忘了,我只记得当时自己的感觉是:哇!它的脑袋和身体好大!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7 13:50:40的发言:

司机大哥说还有不长的路就到西坡山门了,让大家准备买门票。鲨鱼掏出了前几天才考到手的国导证挂在脖子上说有这个自己能免门票,既然队伍中有国导那可不能浪费了这宝贵的资源,小麦让鲨鱼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长白山,谁知鲨鱼憋了半天冒出一句:考试的时候不考长白山。我倒!整个一野导儿。算了还是让领队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吧,小麦对长白山介绍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被誉为“物种基因库”、“天然博物馆”。司机大哥说这儿的动植物资源确实非常丰富,他就曾在路上遇到过一只野猪,当时真的很想捉住,一只就1000块呢。于是我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看今天能否撞上狗屎运看到个野猪啥的。突然前面出现一团移动的黑影,我大叫一声:“野猪!”不对劲儿,我隐约在黑影上看到了飘舞的衣襟,等车子开近时才看清楚,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骑着摩托的采药人。惹得小麦哈哈大笑,念叨着:骑摩托的野猪,骑摩托的野猪。

8:30抵达长白西坡山门,我们只带着腰包下了车,清一色西装革履的“门童”堵在那里检票,检得很认真,甚至还逼着野导鲨鱼说出此行的日程安排,鲨鱼一顿忽悠才算蒙混过关。上车后,我们开始探讨起长白的高山苔原带,鲨鱼似乎懂得颇多,于是张三就给他出了一道题目,此题堪称旷世难题,真是是奇难无比,题目为:“第一个苔藓如何去辨别?”吓得鲨鱼半天愣没敢吱声,后来才弄明白原来问的是“地衣和苔藓如何去辨别”。

9:11 车停在了大峡谷的门前,海拔1200M

TOP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8 9:23:54的发言:

峡谷里修有专门供游人行走的栈道, 栈道两旁是茂密高大的树林――松、杉、柏、桦、槭,它们肃穆、粗壮、枝叶钻天。这些巨人身上大都披有青绿色的苔衣,一缕缕地挂在苍苍郁郁的枝头。路边的垃圾筒都是用货真价实的树木制成,时不时的还会在上面发现俏皮的小松鼠[em31]。

不用半小时的路程我们便看到了峡谷的面目,因北锦江从谷底流过,所以大家更多称其为锦江大峡谷,这时如果还老老实实的在栈道上行走,怕是会漏掉很多美景。这条峡谷是火山爆发时期形成的地裂带,极为壮观。两岸怪石林立,谷坡显得异常陡峭。峡谷中熔岩石林的造型,真可谓千姿百态,就看你的想象力是否丰富了,张三就硬是从这些石林中找到了格格巫。看着眼前各种形态的巨石,让人似乎又听到那从地心中发出的呼啸和山体崩裂时惊天动地的巨响,山石咆哮,岩浆奔涌,那是怎样排山倒海的场景。我又一次对大自然产生了敬畏之情,对于它我们只能去慢慢接近、了解,永远都不要提征服二字

在走出栈道前,小麦突然指着茂密的森林说:“一袭白纱”。这家伙电影看多了,又在憧憬着精灵出现时的唯美场面。树木横生,人迹罕至,阳光洒过叶隙,风儿吹过林梢,一声鸟叫悠然,一袭白纱隐现,修长的手指,尖尖的耳朵,如藻的长发,如雪的容颜,如水的星眸。如此场景怕是不止一次在小麦梦中出现吧

10:47我们走出了长白山大峡谷,开往西坡停车场。

车窗外的风景依旧让人目不暇接,到处都是天然的“高尔夫球场”。车行长白在不同的海拔高度会看到不同的景色,550米茂密的阔叶树,1150米高大的针叶林,1700米的低矮乔木,2000米的无际苔原。如此美景怎能没有音乐相伴,我说了句:“难(按)银(音)乐[em38]!顿时许巍这个忧伤男人那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便从车厢的各个角度游入大家的耳朵,“DILILILIDILILILIDADA------”这沧桑忧郁的歌声猛一下子就契合了心底的空白之处,这声音太容易拨动心灵深处那根脆弱的琴弦,太容易引起共鸣。许巍的音乐让人感觉辽阔、温暖然后就是异常安详,这样的音乐最适合驾车旅行时听,最好是敞蓬越野车。我不禁又想起跑在中甸路上文波车里弥漫的朴树的歌声,音乐是记忆最好的载体,如果太多的思绪和心情无法用晦涩难明的文字去表达那就交给音乐吧。我们是在旅行不是穿越。可惜司机大哥的播放模式不会是我一贯的单曲重复。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9 22:30:17的发言:

12:10 我们到达了西坡停车场,感觉这里温度骤然下降,风也肆虐了很多。在车里简单的吃了午饭,穿上冲锋衣、护膝,取出登山杖,12:40待确定没有管理人员看守,便于司机告别背上各个的背包开始爬直达西坡天池的漫长台阶路。旅行结束了,穿越拉开了序幕。来西坡天池大多是旅游团的人,我们的样子引来无数游客的侧目,大概是觉得我们很可怜吧。台阶上我们看到了那个300元一个单程的人力轿子。

13:30 抵达西坡天池,中朝五号界碑就在台阶的右前方。这几日的天气状况实在是不能说好,临行前在网上查安图天气预报,天天有雨,小雨、大雨、雷雨大风一样都不少。所以当看到天池上空阴云密集、雾气弥漫时,我们也并未有过多的失望,因为此后的2天内天池将时时与我们为伴。我们5个在5号界碑处疯狂留影,中国境内照完跑朝鲜境内照,独照完再合照,忙得不亦乐乎。五号界碑开始了我们真正穿越长白山的征程。我们要沿着破碎而陡峭的火山口爬过6座海拔两千五百多米的山峰。

TOP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12 15:30:08的发言:

刚穿过悬雪崖的一段碎石坡,大团的云雾便欺了过来,还好路很明显也比较容易走。不知走了多久,一阵风把这浓重的湿雾掀上了天空,四下散去。天空收起阴霾,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向外迸射出来,直剌剌的照在山坡上,把远山近影渲染得或明或暗,我们几个象孩子一样在草甸上欢呼雀跃享受这片刻的明媚。其实行走中的快乐很简单,有时仅仅因为阳光移了过来暖暖的照在了身上而已[em44]。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12 19:45:48的发言:

经过悬雪崖最后一处宽阔的雪坡,我们顺坡而下,向青石峰前进。青石峰的爬越比悬雪崖艰难了很多,因为这条路最接近火山口,火山口内壁垂直陡立,外坡坡度陡长,再加上碎石密布,山风猛烈,雨多石滑,还有该死的V底儿,我总是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进那万丈深渊。由于心里畏惧,这段路我走得很辛苦,只要有大风吹来我都会停下行进的脚步,坡陡之处都刻意把登山杖扎实,频繁的爬升和下撤让我象踩了棉花似的腿软,如此这般已经跟不上小麦的节奏,持续下去将会影响队伍的行进速度,于是小麦回头对我大喊了句:“爪子!”([em30]当时情势所迫不敢说什么,现在表示一下我的愤怒,谁见过这么漂亮的爪子)我伸出了手他便拽起我蹭-蹭-蹭的往下走。

TOP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15 11:56:13的发言:

当然青石峰的穿越也并非毫无乐趣可言,随着海拔的升高,远处的地形渐次的开阔和平缓起来,众多的山脊沿着各自不同的路径伸向远方,形成一条条舒缓柔美的曲线。因为接近火山口,在这里还可以从不同高度、不同角度欣赏天池变幻的容颜。每当行走得一身疲惫,又见天池时,我们都无法说出那从心中腾升的感觉。群山如万仞开屏,环抱一池湖水,当阴云密布,雾气弥漫,天池收起了惯常印象里的温柔婉约,空旷的湖面如同万古荒原一般沉寂,那时耳边呼啸着的只有风声。当阴云消隐,雾气四散,天池又展现出她的温柔、安详,静谧的湖面像一块蓝色的绒布,充满着丝滑的质感,天空片片白云倒影在碧蓝的湖面形成深蓝的暗影。

小麦每每见到天池都会兴奋异常,频举相机,这次看到了难得一现的一池碧蓝后,更是收集了所有的登山杖深扎于草坡,自己摆了个颇为豪迈的POSE让张三给留影,就差吟诗作对,对湖舒怀了

以下是引用早喻在2005-7-15 23:02:47的发言:

翻越青石峰后,我们到达了一个谷口,谷口东侧是天池,往西是一个缓长的坡地,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坦荡荡的高山苔原,苔原之上春意盎然,山花烂漫。淡黄色的牛皮杜鹃铺满了整个谷底,宽阔的山谷尽是花的海洋。我们5个都为眼前这原生态美景所倾倒,奔波劳顿顷刻一扫而光,此刻每个人都有一路狂奔下去的欲望,那还等什么,冲啊!刚迈出步子便感受到高山苔原的质感,厚厚实实、暄暄腾腾,犹如走在海绵上一般,每脚踏出都会深陷下去。这样的苔原让我们不忍践踏,我们尽量按照第一个人的脚印慢慢走,尽量不去破坏更多的植被。下到谷底,我们甩开背包便残忍地扑向了杜鹃花海,狠狠将自己埋入其中。(我建议咱们为各自身下含冤而去的高山植物默哀3―――小时,现在开始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了这些相护搀扶着生长在残酷自然环境里的植物,不禁感叹生命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这些花儿在海拔2000米的高处找到了落脚点,但是自身的高度却受到限制,她们匍匐着骄傲地生长着,不甘寂寞。可能你会觉得这些低矮的牛皮杜鹃不如温室的花朵那么妩媚娇艳,更不如罗平油菜花海那么浩瀚壮美,但正是她们在长白山寒冷无比的高山苔原带为这熔岩高原铺上了瑰丽的花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