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第九届山地越野定向赛“无名之师”队游记!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34 编辑

3

评分人数

    • 孟姜女: 都这么有才啊!有图有文有音乐,呵呵~~游记好评 + 10
    • 天然: 歌动听,文在哪?等待中。。。游记好评 + 3
    • 长江之源: 千江月,万里天,阴凉顶么?游记好评 + 3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30 13:11 编辑

    2011,我以我的执着,破所有不利障碍,最终,有幸,再次感受定向赛!    繁忙、比赛与考试时间冲突、脚受伤等种种迹象暗示我要与定向赛失之交臂,但人的一生中难得能有那么几件事叫你为之不顾一切,定向赛,对我而言,就是其一,迎难执守的结果就是——我以最平和的心态再次组队参赛。

组队

队名依旧是“无名之师”,如喜欢我的名字一样,喜欢这个队名,无欲无求,无我无相!

轻轨站合影1.jpg
2011-11-29 20:39

从左到右依次为:胡杨木(拉拉队员)、半分钱(替补)、真无名(队长)、查理(队员)、彪兔(队员)、成钢(队副)、智慧明心(队员)、凯龙(拉拉队员)。

队长,真无名

P1040139.jpg
2011-11-29 20:40


一想到小房子说地:队长啥都不用干,就指挥别人干!真好!

队副:成钢

P1040119.jpg
2011-11-29 20:44

你敢用我当队副,我真佩服你!

队员:彪兔

兔子.jpg
2011-11-29 20:51

没想到众多强驴中,你仍选中了我,……

队员:智慧明心

P1040114.jpg
2011-11-29 20:52

那么突然,说转正就转正了(原是替补)!

队员:查理

查理.jpg
2011-11-29 20:53


抗自行车爬大黑山刀背的小伙儿!

轻轨站合影1.jpg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17 编辑

准备

没有时间去仔细看赛程,研究战略,建了“定向赛讨论组”,也没顾上说几句话,甚至看到队副“成钢”发准备帖中多写了个替补,都没顾上提醒,更别提他叫我补充点遗漏,我根本无暇顾及,那一段时间,我不是我自己!

因为一直担心最终无法参赛,所以做着最坏的打算,叫成钢接任队长之职,带大家参赛。考虑他没有参赛经验,11月6日,还是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带大家到黄泥川赛场进行训练,原本设计的挺好,叫所有的队员及拉拉队员都经历描点、识图、设计路线、实践找点、分析得失、优化路线的过程,但到了现场由于各种原因都没有实现,只是简单地了解了下比赛过程,象征性地找了几个点就匆匆而归。但进山的那一刻,听着豪情的音乐“高原红”,望山起伏,层林尽染,我竟然有些激动,我意识到,回归自然,是我最好的去处,所有的一切,在这里,都可以释然!

P1030985.jpg
2011-11-29 21:17

P1030983.jpg
P1030984.jpg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21 编辑

   11月13日,我独自一人爬大黑山,想试试受伤的脚是否能坚持爬行,试着找回我自己,为参赛找点感觉。
P1030996.jpg
2011-11-29 21:14

未标题_全景图1.jpg
2011-11-29 21:14


P1030993.jpg
2011-11-29 21:14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1

评分人数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25 编辑

直到16日准备会后,成钢和我及几个拉拉队员才聚在一起,简略地做了下安排:成钢和彪兔前队,负责找首点,取任务书,我、智慧明心和查理三人后队,拿到地图后,确认前、后队位置,再根据情况确定是指挥前队找后队,还是后队找前队,尽管预料到此次比赛,前后队汇合是个难点,但也没有仔细安排对策。这为后边失误埋下隐患,尤其是对无图指引,没有研究,直接导致前后队沟通失败,致使前队无辜地进行了3个多小时的循环拉链!

参赛

幸运的是,考试时间与比赛时间错开。11月19日早4点半,从没起得如此早,如此痛快!

5点45到达香炉礁轻轨站前,天还黑着,竟然已经聚集了众多队员及裁判组义工。6点15前队上1号大巴车,后队上2号大巴车,一前一后出发,去往何处,仍然未知。

直到过了瓦房店市内,继续前行,两辆车分开,有人认出赛场是“阴凉顶子”,但这对我而言,知与不知没有任何区别。

    8点多,后队大巴车貌似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在等待探路的途中,就接到有前队找到首点的通知,于是,后队裁判就地把后队发放出去。

    第一个前队找到首点的电话打过来后,我就开始紧张,不知道我们的前队如何,还好,很快我们前队电话也来了,顺利找到首点,赶紧把电话递给裁判小北,得到她的确认,我们才能领到地图,出发,可是,却听小北一声:不对,你们的坐标值不对,请确认是否找对首点。我知道找错可能性不大,点位号对,就不应该出错,一定是报错信息,我又接过电话,指挥前队成钢找到了首点坐标值报给裁判。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32 编辑

    领到地图,真还有点慌乱,天冷,刚下车冻得人直哆嗦,手也不听使唤,寒风中在打开的车后备箱上描点,(感谢为我们提供方便的那位大哥)只有7个任务点,很好描,但也要反复确认,唯恐出了一点差错。期间成钢打来电话,请示他们怎么走,可是,我还没描好点,还没确认自己的位置,无法指挥他们怎么走,其实他的话也没认真往心里去琢磨,貌似他说按来时的方向往回找我们,我就唯唯诺诺,当时还想象他们就跟在我们后边某处下了车,进入首点区域,貌似还说了那个路过的小桥,都对应上了,殊不知,我们两辆车走的根本不是同一条路!这致使他开始南辕北辙!

    又过了好久,我还没有在地图上确定我们的位置,看着别的队伍出发进入比赛状态,着急啊,前队还一遍一遍来电话,问应该怎么走,尽管成钢一直在描述他们怎么走,但我根本听不进去,所以他就急的一直说:你能不能按我的思路走?你能不能……关键我不知道他们该往哪走。我回忆着来时的方向,找相应走向的道路和道路两旁的村庄、河沟,可是,怎么也对应不上,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非常着急,作为队长,判断不出自己位置,导致比赛失利,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但我急,别人也急,身边的人都研究上了,最后那位大哥一指点,说应该是这个位置!我一看,的确周围都对,可是这方向?我顿生疑惑,说:你看,太阳在那,咱应该是从南到北的方向过来的啊!

查理在旁一句:大姐,早上的太阳是在东面的!

◆№_☆℃※№§●‰♀&#@○↓……

未命名.gif
2011-11-29 21:31

极度郁闷中!此时已经上午10时左右。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1:48 编辑

   前后队汇合的路非常清晰,再次和前队确认位置

IMG_8426.jpg
2011-11-29 21:37

我说左右,成钢说东西,我有地图,成钢没地图,我总觉得他也不能老拿个指北针说话,以自己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就忘了那些专业术语,“北偏东多少度”多么清晰地表达啊!关键时候啊,都忘记了,反正最后觉得貌似对上了,看着一个个后队人马疾奔过来汇合,我以为他们就在后边,兴冲冲地迎着去接应,心里琢磨着,如果汇合在M93附近,那就五人共同去找那个点。可是过来一队队人,都说没有看到我们的后队成钢和彪兔,额这就有点,心里开始犯嘀咕,不会两人走的不是这条路吧?直到望见前队裁判静石带着摄影记者和义工走过来,再次得知他们没有见到我们的前队,我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我们的前队找到首点很早,如果是沿这条路走来,那早该过来了。

    急是急,可也就是个玩么,这么多摄影记者,别浪费了资源,于是,左一顿咔嚓

IMG_3951.jpg
2011-11-29 21:41

右一顿咔嚓

IMG_3948.jpg
2011-11-29 21:41

咔嚓完,继续疾奔,我心里琢磨,不会俺们队就此就只飞奔在汇合的路上了吧!


    之前成钢说他们要上一个垭口,我们也正奔向垭口,我希望天际在垭口的那端露出的时候,见到的是成钢和彪兔的笑脸(无论什么状况,那笑绝对是少不了的,这点我很自信)。

    可是,但可是,到了垭口,前不见人……我知道事情真的很严重了,我不想继续去接应,停下来,把地图铺在地上,叫查理往前走走,喊一喊,如果他们在这条路上,应该能听得见了。此时,明心也说,他们不在这条路上吧,正好成钢打来电话,我确认他没有和大家一起一路走来,我意识到,必须首先弄清楚他的行踪,要么今天光找人就不用找点了!

    还好,成钢对行走路线记忆比较深刻,描述说首点向东沿水泥路走过两个村庄,然后向北(因为之前联系说我们在首点北偏东方向),我找到他所说的水泥路,看不出两个村庄,但确认是水泥路南拐之前北行,再加上他所说的寺庙,与我在地图上看到的房屋布局一致,我这个时候才真正地静下心来,认真地在地图上确定他的位置,还好,我发现,原来他就在我们东南侧山的东南面,而这座山上就有我们的M93点,我们只山相隔,还比想象中要好。我叫他们沿身后(当时面南朝北)山脊上到山头,我们从这边也上到另一山头,到时就能遥相呼应,再共同找M93.

我最大的优点是最初确定了自己位置(这个貌似我有点没搞清楚)之后,我随时都能确定自己在地图上的位置,(但我不一定随时都注意这个问题)我停下不走的时候,也是因为我知道到了M93的位置,这是我预计的汇合处;最大的缺点是固执、没有耐心、以自己的思维去判断别人的行为,正是这致命的缺点,致使我开始的时候没有认真听、分析前队成钢的路线,致使前队茫然地西走东奔,上窜下跳,白白折腾3个多小时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2:06 编辑

慌乱中,没有考虑找路(其实是也没发现路),沿着西北坡就往山上拔,灌木比较浓密,好在没刺,行了一段,才注意到,我们已经置身于一片冰雪世界之中,树枝上、草茎上都裹着一层冰,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P1040065.jpg
2011-11-29 21:51

P1040067.jpg
2011-11-29 21:51

P1040068.jpg
2011-11-29 21:51

我顿时迷失了,不知道自己来,是为了点,还是为了这景,为了定向赛,还是为了这情!

任查理在前边催促,我的心里只有这美丽的冰雪世界,定向赛,我们是在体味各种感受,这也是其中的一项。

P1040095.jpg
2011-11-29 21:55

P1040111.jpg
2011-11-29 21:55

佛曰:缘为冰,我将冰拥入怀中,冰化了,我才发现缘没了!

真想拥冰入怀,可我很清楚: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对讲里听到,查理已经爬到最高点,看到成钢高扬的红色旗帜,我和明心也卯足了劲准备登顶,此时查理说他已经判断出点位位置,于是他一马当先,我们紧随其后,直奔M93,12点05分,历经三个半小时,“无名之师”前、后队终于胜利会师。坐下来喘口气,顺便设计下一步路线。

IMG_3199.jpg
2011-11-29 22:02
看时间,看点位分布,别无选择,下山集体直奔209,然后拿下111,如果有时间,再考虑兵分西、东两路,分别取103和N142点,无论如何我们要在关门时间前赶回大本营。照相


P1040078.jpg
2011-11-29 22:03
P1040080.jpg
2011-11-29 22:03

走人说走,一溜烟就没影儿了,就剩俩臭美地还有协助臭美地我!

P1040082.jpg
2011-11-29 22:03

IMG_3204.jpg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本帖最后由 真无名 于 2011-11-29 22:36 编辑

调整大小 IMG_3217.JPG
2011-11-29 22:14

五人说说笑笑一路直奔209

P1040085.jpg
2011-11-29 22:15

P1040087.jpg
2011-11-29 22:15

    简单午餐后,已近14时,直奔111,看着那直冒尖的山顶,真打怵,慢坡路是我最怕的,累啊!气不够喘,腿也迈不动,查理与明心换了大包背,又背起了我的包,一前一后俩包还落下我们一大截,我说:你先上去吧,好给我们点信心!

兔子在后边闷闷地走着,估计也累,没了声

P1040092.jpg
2011-11-29 22:15

尽管时间离比赛结束越来越近,但我还是不舍这路边的风景,忍不住为他停留!


P1040094.jpg
2011-11-29 22:22
P1040093.jpg
2011-11-29 22:21





    我来,不只为了点,参赛,也不只为了结果,这经历的一点一滴,也许才是将来最珍贵的回忆!

P1040099.jpg
2011-11-29 22:24

P1040100.jpg
2011-11-29 22:24

    登顶前最后的垭口,我叫住查理,想放下两个背包,轻装上去,打算111后兵分西、东两路,沿山脊线再取103和N142,可大家都觉得放那不安全,再说后面怎么样还不一定,兔儿自己漫漫先上去了,查理也转身不见了踪影。

    之前还猜测,五人点设在主峰上,也应是组委会用心良苦,想叫大家在攀峰共进的同时,领略“阴凉顶”风光全貌,没想到,突变的天气又为我们奉献一份饕餮大餐,此情此景也许今生只有这一次!
P1040120.jpg
2011-11-29 22:33


P1040121.jpg
2011-11-29 22:33



cai.jpg
2011-11-29 22:34


P1040116.jpg
2011-11-29 22:34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TOP

挖这些坑............给俺脚都崴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