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
彪驴 发表于 2012-11-20 19:51



    按照约定,我知道这一串。。。。。。表示你在关注的意思。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快点吧.都要急死了.哈哈
快乐似神仙 发表于 2012-11-20 17:47



    这不天天上夜班呢吗。。。。写字其实是体力活。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桂云花一面山 之 二人转 版。
老赛 发表于 2012-11-20 23:55



    大家都转转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桂云花一面山 之 二人转 版。

TOP

飞得高的安排真是不错,某次走在后面的布谷鸟不知不觉的走到前面了,他特意提醒布谷鸟要按原来的队形走,布谷鸟回到自己的位置时,飞得高说,把能走的赶到后面去,我听了,百忙之中,掩嘴窃笑。

虚空尽职尽责的执行白天照顾我的责任,遇到有障碍的地方多有指点。后来从一面山主峰往桂云花方向走时,遇到上坡虚空让我走在前面,下坡又换成他走在前面。如此不厌其烦的反复多次,让我重新感觉混乱起来。直到他解释,下坡的时候,如果发生滑坠,男人的力量要强一些,走在前面可以阻挡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走在一面山的背阴处,积雪深厚的山阴,冬日的风带着森森寒意,平素不对任何人抱有依赖心理的我,在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种踏实,也许一切的本意不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一起外出,谁又能断然的说,在这群人当中,不存在一种托付的关系。就象林子里的每一棵树,各自独立,彼此托付,朔风吹来时,没有哪一棵树是完全不相干的。

再转回往一面山主峰上行的时间段,总体的记忆是攀升很快,一会飞得高说上升了300米,一会说还有200米啦,上山的时候也会气喘,但是并不觉得太辛苦,也不感到口渴,前面已经提到过,那一天在穿越的全程中只喝了一瓶运动饮料,也不觉得饥饿,午饭时只吃了两块巧克力,吃另一块大约50克的小蛋糕是为了晚上夜行做的储备。

穿越伊始,我直接穿的是软壳裤子跟套头抓绒衣,上行偶尔会觉得热,不会觉得冷。带有抓绒里子的厚手套,经常被我脱下来。不戴手套的后果就是,登上一面山主峰的时候,突然发现手掌被刺进一截半厘米长的黑刺。

初上一面山主峰,看到地上更多的雪,风大且冷,雪上留着野生动物的足迹。抬头看时林中的树枝上裹着晶莹的冰雪,太阳正耐心的褪去那玉树琼枝的幻境之纱,我们来得有些晚了,温度再低一点的早晨,那些树应该更好看吧。

布谷鸟的大包里,装有刀剪合一的工具,在一面山的山顶,陶陶无证行医,给我做了一个小手术,一截一截的帮我挖出了掌中的刺。

手术做完,匆匆摆照留念,往桂云花的方向去。至此开始领略到一面山的乖扈。

返家以后,曾经回想这两日行程,一面山、桂云花是两座个性不同的山,一个坦荡温和,一个桀骜不驯,当我靠近它们的时候,那坦荡温和的让我感觉到舒服自在,那桀骜不驯的,让我如刺梗在喉,但也是这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个性,令我觉得被吸引,即便是盲目,却仍然感觉到迷恋。我想说的是,虽然它的坏脾气,让它被称为一面破山,下次如果再有机会,我还会走近它,那时候我的心境将不是此番这样患得患失,我会以更平和的心境再次靠近它。
1

评分人数

    • 浣熊: 蒙古大夫。。。游记好评 + 4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3:31 编辑

周三联系了离桂云花还有20里地的一位好友,大概知道了当地的气温风势结冰,山背阴处有雪的情况。一向事无巨细的偶,周五再次检查了下装备,重新打包。哦,从周三至周五,每天晚上都要打包,基本上就是装进去掏出来反反复复折腾。周五晚上逼迫自己早睡,当我临睡觉的时候,还不忘再次控制凯龙的背包重量,帮他成功减负400G,同时监督浣熊迅速装包。
      周六清晨在柳姐的协助下,正如90所述肩背手提的去麦德隆集合。走在空当当的马路上,幻得幻失,质疑是六点集合抑或是七点?我没有电话,其他人怎么联系我?感觉一切都不真实,我就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没有方向。幸亏看见90,我赶紧小跑过去,看见她,心理上有了依靠也有了安全感。我俩站住之后,我的第一件事,还是装包,90帮我。。。
行也陶陶 陶陶也行
乐也陶陶 陶陶也乐

TOP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3:14 编辑

搞定了衣服,其次就是负重。我要向姐夫学习,控制多余的东西。手表、手机、相机、对讲机、GPS统统不带,如果带上它们,还得带备用电池。然后是控制洗漱用品,我向来是带支牙刷四处蹭牙膏,临装包的时候,决定统统不带,周日一早看见90涂防晒的时候,她很诧异也很不理解,怎么会有我这种人,可以不出门不洗脸然后做到出门也不洗脸。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懒,特别冬天的早晨,赖在床上最后一秒钟,余下的时间只够穿衣穿鞋出门,也就自然而然养成出门可以不洗脸了。不过,我也见识过爬望天鹅,还背着大大的化妆包,一天不落的描眉画眼线涂眼影涂口红。
    控制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是考虑食物。吃什么,是很头疼的事情。90提议姐夫的菜谱,马上被我否决了,原因是我不吃牛肉。我顺便问了问凯龙的菜谱,他说,如果不嫌我做的难吃,就跟我们搭伙。我当时激动万分,如遇天降神仙一般,坐在电脑前,点头如捣算般地答应。解决了晚饭问题,如释重负呀,接着是早饭,要做到省水省事并且吃得好,我们三个人心有灵犀地想到祖山的小米粥+小咸菜。路餐吃什么呢?以前都是面包,我也想换换花样,在祖山试过证哥和卡卡的两个蛋黄派+一袋薯片,这些打打牙祭还行,填饱肚子是万万不能的。十一在白山,他俩一人是几袋米多多爆米花,这个挺好吃并且背着轻快,一面山桂云花我就吃这个吧,每顿路餐吃六个,再搭配着好时的狗屎。
    背包重量除了自身是否轻量化之外,主要取决于水,倒底带多少L水呢?09年11月6号晓佛那次总结贴写着每人必备6L水,在3月份LEO99也组织走过此线路,总结着5-6L水必备。我想,多背吧,实在背不动,就地倒水玩呗。可是证哥算来算去得出每人3L水,大头反复说“你可千万别听你证哥的”,当时就算大头不说,我也不敢只带3L水。凯龙说,陶陶,你5L够了。我说,5.5吧,余下0.5救命水,他说,救谁呀,随时下撤的地方。临出发,遛弯儿不仅问寒问暖,好像还问了一下伙食,要么就是我主动交待的,每人0.5L公共水做饭,他说,陶陶2L水,能既做菜又淘米煮粥?你再问问大厨。我这一问,又理解成每人1L公共水。最后装包,接近5L水。
    还要说明一下就是,我不仅成功地控制了自己的背包重量,还协助领队控制其他人的。估计秀姐姐、90都是看着我不拿相机,也纷纷仿效。接近有两年时间不拿相机出门,懒着拍,反正拍完之后也没有别人拍的好,更懒着来家整理。今年在黄花排,速游大哥看我拿相机也不拍教育我,为啥拿了不拍?拍完为啥不发?就像大头说的,拍完之后不是给别人看的,都是留给自己的。接着不停控制浣熊的背包重量,这个可以扔车上,那个可以扔在寝室里,带这个没用带那个更没用的。后果是控制得太好,浣熊竟然没有拿吃饭的容器。最后控制凯龙,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哥,少带点儿包里留点地方余给我”,但是呢,唯独没有控制他包里的小食品。
行也陶陶 陶陶也行
乐也陶陶 陶陶也乐

TOP

一路顺风,车走到可以看到一面山的路上时,大家发现,远远的山巅上有雪的痕迹。这个发现很让我兴奋了一下,秋去听说冬来了,北京下了很大的雪,吉林也下了很大的雪,在大连,还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年冬雪的初颜。倒是稀稀落落的雨缠绵不去,让人无法定下心来。

我一面有些雀跃,一面有些担心那远处山巅的雪,只是一点残雪,或者只是日光反射出来的一点幻觉。车越走离一面山越近,从公路上的车厢里往外看,窗外的山不高也不陡峭,不过随手一笔,画出来一些略有起伏的波浪线。

终于走到进山的路口,大家下车。山间的风带着寒气扑面吹来,很快就感到了冷。稍做整理,拍全家福,飞得高给大家排了队形,凯龙头驴,接着是飞得高,而后依次乐陶陶、秀姐姐、球迷、90、虚空、天然、大旗、布谷鸟跟浣熊收队。

说到浣熊收队,我记得前两天在QQ里,浣熊委屈的说,飞得高跟凯龙合伙抢走了他的头驴位置,因为一开始,凯龙没报名时,安排的是浣熊做头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申诉有效,飞得高安排第二天,浣熊跟凯龙互换位置。

一开始,我对飞得高关于队形的排列没有什么理解。以前只是单纯喜欢走在头驴身后,与喜欢副驾驶的位置理由相同,视野好。刚进山的时候,走着走着,就会走到靠前的位置,后来秀姐姐转达给我一个信息,飞得高这样安排的意思是,让后面的虚空在白天照顾我,晚上由我来照顾虚空,因为原计划里是有可能安排一段夜行时间的。想到虚空眼疾未愈,我终于理解了组织上的良苦用心,遂没心没肺的宣布,我是虚空的导盲犬。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乐陶陶 于 2012-11-20 22:19 编辑

在群里看着飞得高问浣熊露营装备的事情,我主动向领队汇报自己的情况,他竟然回复“你,我不用问,知道你准备充分”。我更晕菜了,你大罗神仙呀,你怎么知道呢,我从周三就开始神经紧张,左下眼皮跳跳。在冬季我是拒绝出门的,偶尔爬爬大黑山还是裹的里三层外三层。衣柜爬山穿的衣服很多,倒底穿什么呢?这是首要待解决的问题。
      问大头吧,他一年四季都走过。大头建议,走起来指定会热得满身汗,一套速干衣裤足矣。我撅着嘴巴看着他在店里穿着短袖里外忙乎,换了我,打死也不至于短袖呀。问姐夫吧,姐夫说排汗衬衣衬裤外面套着速干衣裤或者抓绒衣裤。恰巧看见山鹰很负责地跟着准备贴说,冲锋裤没有用。此时,我飘飘然的满柜子扒拉着速干衣裤,准备在桂云一面山感受寒风凌厉的时候,有人说,穿这个等着冻死吧。周三晚上穿着速干衣外加一套冲锋衣裤,戴着帽子和脖套捂得很严实,在学校操场上跑了10圈,居然没有出汗,我茫然了。问大保姆领队吧,他最熟悉我了,证哥说,抓绒衣裤+冲锋衣裤,热了就脱,并且抓绒衣裤不要好的,刮碎了,你好心疼了。临出发,遛弯儿也建议,陶陶速干衣裤。当时我下了决心,明天就速干衣裤,冻死拉倒。
3

评分人数

    • 回忆1990: 隔壁陶陶这次没有挨冻。游记好评 + 1
    • 信用证: 离冻死有多大距离了?游记好评 + 10
    • 大石头: 冬天近郊多走几次你就不用纠结了游记好评 + 6
行也陶陶 陶陶也行
乐也陶陶 陶陶也乐

TOP

据凯龙自述,他出家门前的确碰倒了酱油瓶子、香油瓶子或者是镜子之类的东西,他回去重新摆正,就耽误了时间。城管队长虚空不会体谅这些的,城管队员对这种理由也没有兴趣。凯龙自己悻悻然的说,“我来早的时候,怎么没有人提议这种事啊——”大家开罚单开得兴起,抓完凯龙,抓天然,抓大旗,这两位因为迟到5分钟,各领25元罚单。

今天负责开车的是山鹰,一身军绿色的行头,话不多,此前有没有见过山鹰没有印象了。但是在论坛里看过他拍的野生动、植物照片,蛇、猫头鹰、刺猬、人参草。。。。。拍这些东西需要很大的耐心,观察它们的成长、变化,得是守得住寂寞的人,你一腔深情把视线聚焦过去,山野间的精灵却不是被驯服的宠物,它们不会刻意的逢迎你、配合你。

曾经在山鹰的贴子里与他讨论过布谷鸟、戴胜鸟,现在见到本人,一时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知道生活中也有一种人是这样生活的,好象就可以了。

分配座位的时候,飞得高让陶陶和我坐在副驾驶的双人座儿上。这个位置视野好,一直是我所钟爱的地方。刚出发时,大家的兴致很高,后面的车厢里总有谈笑的声音,前面陶陶负责跟山鹰说话,我负责沉默。

天渐渐的亮起来,是一个美好的晴天。阳光暖暖的透过车窗照进来,我慵懒的把自己堆在座位上。
1

评分人数

    • 不上西天: 借个“堆”字真贴切哈!呵呵游记好评 + 3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