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
评分人数      致远: 大头看了照片, 可能不爽!^=^游记好评 + 3
——————————————————————————

回复致远: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故意故意的。。。。。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真无名

什么时候与真无名说了第一句话,实在是不记得了。但她在我眼里一直有着特别的位置。做为一个不认路的人,我对所有认路的人都很佩服。这奇怪的技能,大概我将一直学不会。假如这个认路的人又是一个女生,常常可以自己带领一个队伍出发,那简直会让我佩服得不得了。并且呢,如果这个人又给自己取了一个比较有禅意的名字——真无名,叫无名真好,凡是不认识的,就是无名的。经常有人问我叫什么,我说无名,人家就问,真格的,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就说,真无名啊!就会有人比较郁闷地说,切,不说拉倒,不就是个称呼么。(摘自《岁月淡雅,静默如初》)然后她写游记又常常使用诸如“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这样我永远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的题目,要么发照片时每次都以胡拍乱摄(哎,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她用那四个字,好好的照片,为什么这样说啊,为什么啊?)为标记,这样一桩桩一件件真是让人过目不忘。一直以来,真无名的另一个身份是乐陶陶的老姐,印象中两个人常常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后来我还给无名另外取了一个名字曰:板牙姐。因为她常常在使用QQ群时先发一个呲牙的笑脸,时间长了,我不得不这样称呼她。有时候还会跟着发一个拔牙的钳子给她。从2012年开始在这个论坛里玩,我先后追随几个领队出行,这其实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儿,每个人的处事风格不一样,你跟他们出行,观察跟体会到的感觉也会不同。只是,真无名,我一直没有机会跟上她的脚步。她去徽杭古道徒步,去大五台徒步,我都心嘭嘭的跳着,想跟着去。总是因为不同的理由没有跟上。今年11月份终于下了决心跟着她去桂云花,结果报完名,才发现那个周末我不休息,强撑着坚持了一周不退出,结果又得知我们的家长要出差哈尔滨,如此只能跑去跟真无名说,我去不了了。真无名安慰我总会有机会的,还有下次。结果呢,后来真无名自己也没去成。也许真的可以期待下次。。。。。。以前,总是潜水的时候,看着真无名的头像,会觉得这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她用来做为头像的那张站在沙漠里的照片真是很帅,有一种身为女性的洒脱。有一段时间,真无名写了一些烂尾楼的游记,慵懒的扔在那里不管。有一次我们闲话,我硬是说,跟真无名曾经同住过一个帐篷,结果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我亦是一个比较认真的人,说过的话,就想去印证一下。翻了去年夏天我们一起去长白的游记,因为我记得在那里有过关于室友的记载。结果游记里说,陶陶曾经跟真无名住过一个帐篷,陶陶跟90曾经住过一个帐篷。这样90跟真无名便都是陶陶曾经的室友。不知道为什么一年之后,我会自动想象成我跟真无名也是室友。这件事,让真无名吓了一大跳,并且立志以后要好好的写游记,以避免以后有些事再也记不起来了。她在《岁月淡雅,静默如初》里说


人生是一场相逢,又是一场遗忘。真是说的一点错没有,前几天90说起,想当初,她、我和陶陶曾经于某处同居过,我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是在哪里曾有那样一个经历。而现在,我却又记不起当时怎么说起这个话题!……所以才有了这篇记录,免得老了以后,忘了曾经的自己和你们!也许就是现在,这几天前的故事,都已经断断续续,成了连不起来的片段!


        

如此真是再好不过,从拙到巧。有一天,偷偷的跑去看了真无名的从前的日志,看完之后,觉得有一点。。。。。。伤感,颠覆了真无名在我心里既定的样子,并且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实在不记得,我是从哪一天开始,丢掉了那种玲珑细腻的女儿心。那颗心在真无名那儿似乎还有。今年有一段时间挺喜欢听一首叫做《黄玫瑰》的歌儿,结果我发现,几年前真无名就听过这首歌儿。



2015.10月的真无名,很漂亮的黄玫瑰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4

评分人数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这个工程太浩瀚,期待16年底能完成

TOP

牛腩,看你把老赛瞅的,都害羞了

TOP

这个工程太浩瀚,期待16年底能完成
老赛 发表于 2015-11-23 15:50



    一年写一贴儿,一贴儿写一年。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乐陶陶相机里的照片,作者不详。这张第二天早晨营地的我们仨的照片,我很喜欢 。当时陶陶说无名是她的同居女友,我说那我以前也跟你同居过,然后陶陶说那就前同居现同居一起吧。于是。。。。




回忆1990 发表于 2015-11-23 14:30


                                                           ——摘自2014.7.4-7.7《青衫携酒踏花行》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牛腩,看你把老赛瞅的,都害羞了
一笑而过 发表于 2015-11-23 16:03



    老塞不是害羞,他当时跟幽兰可能在执行一个神秘的任务,比如接到了一个口令:向左看或者向右看。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老塞

老塞要么是一脸坏笑,要么是叽叽歪歪的样子。我们俩是同乡,那个辽西的有风有沙的小县城自从离开,我以为再也不会有它的消息了。后来老塞说,他也是来自那里,并且告诉我我认识的遛弯儿跟大鬼也是我们的老乡。这是我对老塞建立好感的关键的一件事。今年8月下旬从瑞士回来,参加过一次接风酒,席上有老塞。也有凯龙。凯龙说他自己是一个怀旧的人,当他看过往的游记,发现跟90有过那么多同行的经历。凯龙说完,老塞就对我说,你跟他们都一起出去过,从来没跟我一起走过长线。我便象这个贴子里前面那样狡辩,我们一起去过歇马山。老塞说,那种很多人一起的活动不算。我心里其实也这样想,因为在那种很多人一起参加的活动里,你与某个人或者某些人,不太可能有深度交流,即便过目了,也会遗忘。就象我跟依人,我以为我跟依人是今年去瑞士徒步才认识的。结果依人说,2013年春天的歇马山露营,

她就看见过我。我翻那时的一些贴子,果然我们是见过的,并且若干次的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所以,老塞是对的,假如你与某个人或者某些人一起走过长线,那你可能就无法从你的回忆中把他或者她剥离,他们将与你的回忆同在。



再说回老塞。我们现在彼此称对方为:我的朋友老塞以及我的朋友90。为什么?因为有一次,老塞说他写了一个超短的微小说,没有人能看懂,他说没有知音。我好奇心重,就让他把那个无人能懂的小说给我看看。他便写了出来:我们有43(数字不准确,因为我找不到当时的记录了)个共同的好友。我告诉他我看懂了。从那以后,我们再说话就会不怕麻烦的称呼对方我的朋友XX。其实我们俩也算不得朋友。因为我内心里总是对他不够朋友的。我特喜欢看他在论坛里跟文哥拌嘴,而且我喜欢看他吃瘪。这样的心思应该不是朋友能做出来的事儿吧。事实上老塞对我也不够朋友。我对他有印象应该是在2012年的年会上,我们坐同一张桌子,我与他之间隔着书香。那一年我抽中了老塞的一个礼物,一个一次性的救生帐篷。那个帐篷,我保存了差不多一年,一直没用过,一直好奇它打开的样子。据说,打开后就再也不能收拢了,所以虽然好奇,我一直不敢打开。然后有一天,老塞大概要去穿沙,我提出,不如把帐篷再给他随身带着,如果没用上,回来再还给我,他答应了。穿沙回来,啊,穿沙回来,他就。。。。。。完全的忘了这事儿。      



老塞是个夜猫子,我们在瑞士的时候,因为飞机延误需要改签从北京回来的火车票,而12306订票系统夜里是关闭的。因为时差的关系,我们没有办法自己操作。飞得高不得不寻找能帮我们改签的人。我们罗列了一下当时有可能还没睡觉的人,老塞华丽丽的在册儿。只是,我担心的说,如果请老塞帮我们改签,他一定会象以往那样,用一次12306,骂一次大街。果然,在网络上捞了一顿,老塞如我们判断的那样,在线。当然,也如我预言的那样,老塞帮我们改签了车票的同时又把12306系统臭骂了一顿。



老塞是一个较真的人。2013年我们从川西回来,信用证写过一个反思贴子,老塞全程跟踪,分析。说的头头是道,因为我对路线这种事一点不懂,只能看着听着。至于心里有没有一点对他生了佩服呢,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因为这需要至少一次同行,我想当我看着在路上时他的样子,才会验证他是不是这世上我最佩服的三个半人的中的一个或者是半个。但是有一件事却让我有一点预感,也许,很可能,大概我不会佩服他。这两年老塞生活工作在新疆(真让我羡慕),所以他常常有机会去看新疆的大好河山,有一次他说,今天差点冻死,零下20度,风雪交加,没带手套,单裤。这话让我的心里咯噔一声,与此同时,生了失望之心。因为在我心里,其实在我心里把他看得。。。。。。还是很高明的,我以为他不应该出现这种普通级别的失误。



老塞在他的QQ签名里说,爱老婆爱生活。当然那签名也许是为了取悦他媳妇儿用的。不过,我想他做到了,他是一个不错的奶爸,常常会在朋友圈秀一些自己做的饭啊菜啊什么的。一个那么聪明的人还愿意进厨房,还会骂大街,还会一脸坏笑,已经是很难得了。我这个朋友还是不错的,他力证了达叔关于允许物种存在多样性的理论。这个论坛,如果没有老塞会寂寞许多,单调许多吧。


2015.3.3    老塞在库木塔格沙漠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2

评分人数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老塞
老塞要么是一脸坏笑,要么是叽叽歪歪的样子。我对他有印象应该是在2012年的年会上,我们坐同一张桌子,。回忆1990 发表于 2015-11-24 17:23




记忆中第一次见到3D版的老塞。2012.1.19 穿越者8周年年会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3

评分人数

    • 月下幽兰: 好半天才找到老赛在哪里·····游记好评 + 3
    • 老赛: 好半天才找到老赛在哪里,还以为发错照片了 ...游记好评 -2
    • 信用卡: 好半天才找到老赛在哪里,还以为发错照片了 ...游记好评 + 3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有一次我们闲话,我硬是说,跟真无名曾经同住过一个帐篷,结果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我亦是一个比较认真的人,说过的话,就想去印证一下。翻了去年夏天我们一起去长白的游记,因为我记得在那里有过关于室友的记载。结果游记里说,陶陶曾经跟真无名住过一个帐篷,陶陶跟90曾经住过一个帐篷。这样90跟真无名便都是陶陶曾经的室友。不知道为什么一年之后,我会自动想象成我跟真无名也是室友。===========================================================================


TO:90
你和真无名当然是室友喽,只不过,没住同一个帐篷却睡在同一张床上。
时间:就那次长白,赶不上飞机了
地点:光头明大哥给咱们找的旅馆
事件:两张床,并在一起,咱三个人睡。
90呀,如果你还想不起来,你就想,你还可怜巴巴的跟我商量,你可以3分钟搞定,5分钟指定出来,是不是可以让你先洗
和老姐睡一个账篷,你要有良好的心理准备,她睡觉就跟一个蚕宝宝似的,一动不动,你可以在账篷里前翻后滚,可以挤她,如果是睡在斜坡上,你可以整宿压在她身上,纹丝不动的让你需要看看,还喘气不,然后她从喉咙里塞出几个声音,哼,你干什么,哎呀妈呀,大半夜的太吓 人了
行也陶陶 陶陶也行
乐也陶陶 陶陶也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