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图文游记] 晨风暮雪——未完成的丙察察

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7-12-4 13:03 编辑

10月27日:大连—昆明 —大理
10月28日:大理—六库—老姆登
10月29日:老姆登—独龙江(修路禁入)—丙中洛
10月30日:丙中洛—秋那桶—察瓦龙
10月31日:察瓦龙—左贡
11月1日:左贡—芒康—盐井
11月2日:盐井—飞来寺
11月3日:飞来寺-香格里拉
11月4日:香格里拉—虎跳峡—丽江
11月5日:丽江-昆明—大连
从大理开始包车,到丽江结束,国产猎豹越野,包车费每日一千元,包司机吃住。住宿基本100元标间,左贡130元,飞来寺梅里时光500元三间,香格里拉汉庭342元三间。
盐井景区门票90元,虎跳峡80元,其余未有门票。
司机是略微腼腆的哈尼族男生少超,其余四人木槿、蝎儿、罗姐、简洁。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7-12-3 11:05 编辑

2016年9月6日的微信写到,大巴经过六库、澜沧江,丙中洛一直想去的地方。
那时,正一个人前往腾冲。那时只想看看怒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年的计划,本是色达九寨。改变计划后,简洁说去独龙江吧,做了周边计划后,司机少超建议丙察察。
为了节省银子,四个人在不同时间,在各种促销中,买了不一样的机票。
南航今年出奇的抠门,昆明航线只放一张特价票,只简洁买了26日大连丽江480元,其余三个人预订了27日南航7点15的航班。
而回程,四个人选择了两趟航班。

在查过资料后,与少超确定具体行程,少超的计划里有片马,当即表示反对。
人生来会带着偏见,比如对于片马,直接把它拉黑,一直认为它在我的记忆里,是黑帮毒品泛滥的小镇,直至旅行结束,才想起有一部小说,《刀锋的救赎》,提到的片马不过是贫穷,一座育儿园的黑暗,而恶乱的那个地方,叫作芒街。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TOP

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7-12-4 20:49 编辑

一别如斯  落尽梨花月又西
---大理
海拔2052

从大理火车站下来,也是寒凉,昆明火车站,没收了瑞士军刀,我一直忿忿不平。一群人围着我们,说好价格临上车又不拉我们,如此两次,不明套路的我们,愤怒之余,等第一班公交车去古城西门,找简洁。一个小时后,下了公交车,傻了眼,路痴找不到地方,简洁只好位置共享,使用新科技步行相见。

大理,去年匆匆相见,并无深感,清晨的古城,无游人的轻扰,星光可见,灯光幽幽,小溪潺潺。这传说中的边镇,千年后,以柔曼的姿态迎接着我们,凌波微步已成绝唱,空留一腔武侠梦,三角梅开的正盛,早餐店开始营业。

这些年,走过一些小镇,互相比较起来,没有初时的惊艳,就会越来越挑剔。曾经在此呆过两日,过的无惊澜,客栈食店,全部为旅游而生,我们从万里之外,奔赴于此,做一个匆匆过客,暂且丢弃熟悉的氛围,和那些可有可无的压力。

简洁提前一天到达,住在挖色镇,畅游洱海,洱海边的店铺,环保整顿,大部分停业。简洁感冒发烧,脸色苍白,我说生活助理正式上岗,不要担心。与司机汇合后,我们开始了正式的旅途。

大理六库这段高速,是即将的丙察察中最平顺的公路。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TOP

大沙发-----------------顶----继续。

TOP

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7-12-6 10:19 编辑

不染世俗看闲云
---老姆登   
海拔1850

这一日的行走,只记得澡塘会与老姆登,还有一个很长的桥,名字忘掉了,以后每每经过,都要留照片,年老无法依靠记忆力。像我这样,儒家思想作怪,会尊重习俗,个人是放不开的参与的。只泡泡脚,盛会在春节。

天色暗下来,我们来到老姆登,山洪冲刷依然触目。印入眼帘的,是远处灯火的基督教堂,入住在150客栈,少超一路常说,要多读书,这些见过外面世界,思想活络的,都过的不错,还可以带领村民共同富裕。夜晚的山村,冷的发抖,围着火塘,老板和客人在歌唱,木讷的我们在吃过晚餐,回房间休息了。

清晨,在湿润的空气中醒来,开始在村里闲逛,找到一处正在施工的二楼,看云。怒江水,从高黎贡山与碧落雪山奔腾而至,皇冠山一瞬间金光灿灿,云雾渐渐填满整个山涧,甚是壮观。一起观云的夫妻,是准备去一座废城知子罗。

回到客栈,又在老板的带领下,前往观景台,河谷已经被云雾弥漫,老板说这样是预示着冬季的到来,一语成谶,之后我们一直在经历着雨雪与寒冷。我又跑到山坡,依然观云,在绿色中,在微凉中,白云升腾,在这样安静的清晨,一座寂静的山寨。

我们继续前行,在傍晚时分被堵在独龙江的检查站,不允许任何外地车进入。怀着侥幸心理,等待工作人员下班,在将近6点半钟,决定放弃独龙江,很是遗憾,整个怒江地区公路在19点将封路维修,赶到福贡县城路口,见对面有车驶过,遂冒险前往丙中洛,两个小时的路程,提心吊胆,在被堵时,十分担心返回福贡,幸好前方放行,于月夜中抵达丙中洛。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TOP

回复 5# 木槿
洱海,老姆登
psb (1).jpg
2017-12-4 09:57

psb (2).jpg
2017-12-4 09:57

psb (5).jpg
2017-12-4 09:57

psb (6).jpg
2017-12-4 09:57

小普陀

psb (7).jpg
2017-12-4 09:57

保山市隆阳区(木槿说的不知名大桥)

psb (9).jpg
2017-12-4 09:57


登埂温泉澡堂会泡脚(怒江水刚退去,只能泡泡脚)

psb (11).jpg
2017-12-4 09:58

出工喽

psb (17).jpg
2017-12-4 09:58

psb (10).jpg
2017-12-4 09:58

老姆登云海,云海下面是怒江

psb (13).jpg
2017-12-4 09:58

psb (14).jpg
2017-12-4 09:58

老姆登教堂

psb (16).jpg
2017-12-4 09:58

登埂温泉澡堂会

psb (4).jpg

TOP

回复  木槿
洱海,老姆登
简洁 发表于 2017-12-4 10:08



    很漂亮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7-12-9 18:36 编辑

深山夕照深秋雨
---秋那桶
海拔1850

丙中洛,古时大一些的驿站,现代看着却很小,一条主路贯穿镇子中心,嘎娃嘎普雪山隐约可见,天混沌不清,走在路上,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个清晨。杂货店尚未开张,准备采购一些食物,为去梅里脚下的甲应村做储备,那里只有四户人家,需翻越4600的垭口。


和内地有两个时差的边境,过得依旧是北京时间,大街的狗渐渐多了起来,它们自得其乐,狗生也似人生,一语不合,双方群殴互咬,不分胜负。之后的察瓦龙,更甚带头社会狗,带领一群小弟,把一只肥猪生生撵出道路中央,仿佛告诉大家,公路是我的地盘,休想侵犯。



远远看到雾里村,少超说春节期间,桃花开放,炊烟袅袅,那时最漂亮,简洁跃跃欲试,想走走。回来查攻略,这条线徒步几个小时而已,可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本来11天的路程压缩成10天,计划从然乌回飞来寺,会开超长时间的车。

一条废弃的吊桥,几片木板摇摇欲坠,我们从另一条稍微稳当点桥,拐到一段古驿道,茶马古道偶有当地人骑着小摩托,古道的对面正在建设新的公路,一座新桥即将完工。一个人溜达在后面,几株花斜斜开放。雾里村与我们遥遥相对,隔着河,公路上,浇灌桥墩,古代与现代,几千年静默相望。蝎儿和罗姐走在最前面,腿长是有优势的。

沿着山路,丙中洛最北端的秋那桶,这是原始的怒族村庄,房顶上使用当地的页岩,一座座木屋,散落在山坡上,黄黄的青稞田陪伴着它们,迎接即将到来的冬季。花儿寂寞的开着,只我们几个游客,很多房子,红旗飘飘。

我们慢慢在山上游荡,拍拍照。空气中弥漫着清新湿润,白云轻薄柔绵,整个村子被山包围,被森林包围。路边一棵梨树,果实累累,有村民在劳作,和村民沟通,居然语言不通,我们说的是正宗普通话呢!一个小女孩和我们说话,同意我们摘梨,小姑娘在读二年级,周二开始上学。一对小酒窝,甜甜笑着,一丝丝害羞。

带我们去家里做客,她的妈妈让她倒水招待客人,她忙不迭的去找水,客厅有火塘,阳光却很少进来,窗户很小,告别一家人,才想起车里有巧克力,一致认为高反,智商倒退。

山路上看到有医生有领导与村民谈话,原始淳朴贫困,而219国道的完工,会有所改变。

丙察察路段特有的地貌大流沙,如白色瀑布,每日需清理,却也是天然砂场,走过滇藏界碑,走过仙人掌林,在察瓦龙吃一顿腊排骨火锅,一直叫嚣着贮备能量去甲应村,而雨微微凉凉,飘洒而至。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TOP

回复 7# 回忆1990

TOP

回复 8# 木槿
继续贴图

psb (11).jpg
2017-12-9 09:25

psb (15).jpg
2017-12-9 09:25

psb (2).jpg
2017-12-9 09:25

psb (6).jpg
2017-12-9 09:25

psb (12).jpg
2017-12-9 09:25

psb (1).jpg
2017-12-9 09:25

psb.jpg
2017-12-9 09:25

psb (14).jpg
2017-12-9 09:25

psb (13).jpg
2017-12-9 09:25

秋那桶

psb (8).jpg
2017-12-9 09:29
psb (5).jpg
psb (4).jpg
psb (9).jpg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