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图文游记] 偶然出世间——2020.6.19-6.28 川西雅拉雪山穿越记

今夜把营地扎在海子边,远眺贡嘎群山头上雪。有人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因雪白头。——摘自徒步日子里某一天的朋友圈

六零年代起,大概是英国最先,电视台们开始拍一个漫长的纪录片《人生七年》,就是找若干小朋友,每隔七年出一个纪录片。我看过英国和苏联(俄罗斯)两个版本,从纪录片里,我们可以看到时间在人身上造就的沧海桑田。我的第一次的川西是在2013年的端午,时隔七年,我的第二次川西发生在2020年的端午,这个差点被我放弃的川西之行,最终。。。。。。。还是成就了。

图片0.jpg
2020-7-1 10:04
5

评分人数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2020.6.3  -6.18  出发前
6.27日对于我们来说,是徒步穿越结束后等待回家前的慵懒无聊赖时间,我们用自由活动的方式渡过在成都的一整天。那天下午,我独自在宽窄巷子的白夜酒吧里盘桓,阳光暖暖,安静的出汗,整个院落里只有我跟一个店员小妹各自据守一端。我翻书架上的书,翻到一本木心的《鱼丽之宴》,是一本访谈录吧,其中一页有如下对话,塞尚:“如果我确知我的画将破坏,我将不再画画。”  勃拉克:“如果我确知我的画将被烧掉,我将拼命的画。” 木心:“我的画已经全部毁灭,也预知今后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幸存。画之前,画之中,画之后,三重快乐是分内的。塞尚他们要取得第四重母爱的快乐。。。。。” 。后来木心又提到画画的第五重跟第六重快乐。我的精神在迷离与困倦之中,只跟到三重快乐就停滞不能前了。我的思绪开始抄袭作家的思路,每一次的旅行不也是如此吗?旅行也是要分为出发前,出发中,出发后的事啊,伴随着各种经历跟感受,一次完整的旅行,穿越了遥远的从前,我们有可能无法明确起念的那一刹那在哪一天,一次完整的旅行,又延伸到无限的未来,我们不晓得哪一天真能够将它完全的遗忘。惟有旅行中的时间段可以切割成具体的一个线段。


如果你明确的知道你将遗忘,你是持塞尚那样的观点不再旅行,还是象勃拉克那样的思路做更多的旅行?我想我会做更多的旅行。出发前的某一天我曾道貌岸然的在微信群里说,“不可以因为去过好多次就倦怠。要用每一次都是第一次的心态对待。” 这是针对信用证在6.3日发起贡嘎行时积极报名的老眼镜而说的。贡嘎对于信用证,信用卡,老眼镜他们仨而言,可不是第一次去,也不是第二次去,谁晓得他们去了几次。

反正我是一次都没有去过。一次都没有去过的我虽说要选择更多的旅行,可是一开始信用证询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时,我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选择了弃权。后来,我们在山路上一路寻花闲话时,信用卡告诉我,我家老先生一开始听说你不去可伤心了。当我第一次选择不去以后,信用证建议我再想想,他说,我欠你们一趟行程,能去这次就是补的。距离第一次的川西已经过去了七年,我早已经把当时的记忆封存,却不知道,有个心愿一直长驻在信用证的心里。不过就算知道,我这种自了汉的性格大概也不会单纯为了成全而去成全。有的人长情,有的人情薄,这些年,断断续续的,我收到了许多信用证给我买的装备和小礼物,每每内心常觉负担和无奈,人心是奇怪的,我不觉得自己应该领受那些盛情,我怕自己习以为常而不自知。可是他的心真的足够热。


我说,“我怕出去的时候家里的花偷偷的开,错过。怕花没人浇水,挂了。不喜欢戴口罩长旅。自定义假期没有逃离的迫切愿望。但是会又一次错过看绿绒蒿。”以这样的理由婉拒了同行的建议后,我没有完全放下这件事。我来论坛翻了关于贡嘎的所有游记,同时也能读到当时我读游记留下的只言片语,因此找到了一些当时的感觉,那就是对贡嘎的向往。6.3日晚上散步时,我与76征求意见,可不可以跟信用证外出,76当时就说,去吧。又用他的风格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现在回顾起来大意便是,喜欢一个人的方式是允许他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用一晚上的时间再问自己,现在,你要去吗? 这一场6.19日出发的旅行,对我来说,从精神到体力都是有些仓促的。我没去过贡嘎,不晓得要走怎么样的路,我要怎么调动精神跟体力来面对将近一周的徒步穿越。可是,我真的要放弃吗?人世尘劳苦,对于有些人来说,漫说钱财,单说时间的调度都是身不由已,七年前的六个人,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完整的凑在一起出行,我,还是抓住机会吧。一念及此,我决定去贡嘎。

第二天早晨是6.4日,我报名并且通知了信用证,接到我的改变主意的通知后,信用证几乎是马上买了机票,看着手机短信来的购票成功的讯息,我。。。。。。我不晓得用什么词汇来表达当时的感受。
2

评分人数

    • 老李头: 知道些以前的故事,更能体会“欠一趟行程” ...游记好评 + 3
    • 信用证: 有理想的同行者对我来说是欣喜的……游记好评 + 10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7-1 13:34 编辑

6.29日的朋友圈   
昨晚11点50分,从成都飞到大连。取了行李与队友道别上车回家。记不得有多少次相似的经历了,也许是出差大多是外出游荡,午夜的出租车司机总是在车里放电台的音乐。昨晚是陈琳的歌,《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说过的话走过的路,什么是爱什么又是苦。。。。。。。

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手里拿了命运给的棒棒糖,不晓得是不是所求不多还是别的,记忆里常常是如愿以偿的时候居多。

这不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出行,在我的标准就是临时起意。不是我习惯的那种。我更喜欢经过漫长的身心准备那种。有很多理由不去,所以接到队友的询问时,我带着那些理由婉拒了。

当我拒绝一件事以后并不会马上放下,我仍然会权衡考虑这件事。结果就是我推翻了第一次的决定。

大概有四五年没有重装徒步了,据说徒步鞋好久不用会掉底儿废掉,雨披也会失去它原有的功能,一句话,万事万物都有它自身的保质期或者最佳使用时机跟状态。当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得到了大家的偏爱跟支持,愿意借我鞋子的愿意给我雨披的愿意借我登山杖。。一些不应该借的东西大家也愿意不见外的给我用。热心热情让人惶恐让人感动,我这个冷感,喜欢与人保持距离的人只好一遍一遍说不用了。人与人相处,就像那句歌词唱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我担心被偏爱久了的自己会变得习惯跟放肆,所以我希望自己一直是清醒的。

这样说,好像我能够做到一无所求似的。没有,出发后的我,还是使用了许多大家的东西,成为一个拼盘人。给予和接受都是一门功课,这个我从来都没有学好,无论如何,都多谢此行前各位给的支持,在大家说出愿意借我和给我的那个瞬间,意义已经成就。原谅我的脱口而出的拒绝吧。

此行平安顺利的完成,也有大家给的精神力量的作用,我能许诺的就是尽量做一个好人吧。。爱并不总是双向的,可能你付给我的爱有一天经我传递惠及了他人。

另外当初不想出去的理由之一就是担心我不在家时花草会因为浇水不及时枯萎掉,然而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76兄和海哥既帮我浇了水,老天也帮我下了雨。所以清晨当我醒来,看到众花都欣欣然的开放,我之于它们有意义,但是并没有我想象的独一无二的意义。

生活与经历真是不停的给人以启示。
2

评分人数

    • 老眼镜: 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手里拿了命运 ...游记好评 + 3
    • 信用证: 爱要传递而非回馈……游记好评 + 10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假如你有一张待启用的飞向远方的机票,那足以让你的心摆脱患得患失,从而安定下来。你要想的要做的都是为将会到来的出发做准备。所以我开始点检装备,首先是鞋,印象深刻的是它的2015年8月的瑞士长徒。如果按那个时间推算,快有五年的时间,这双鞋都是在黑暗中沉睡。我担心它会掉底儿。在网上搜到很多相关的事件,真让人惶恐。有人建议穿出来走个把小时,观察一下。可是如果掉底儿有一个时间点,如果那个时间点刚好发生在徒步的过程中呢?没人能保证,我曾试图让老友给我一个保险,一个关于不掉底儿的保险,结果自然是不能如愿。后来,秀姐姐说,你穿着我的鞋去贡嘎吧,姐姐也问我鞋子的号码,说她有两双鞋是换着穿的,她们的好意我自然是领会的,愿意把鞋子借给我,我把它理解成有亲情的成分了。可是,我不能接受这种盛情啊,我理解的远徒,一双与脚相知无芥蒂的鞋子是特别重要的,那是一种信任和信心,在你特别疲惫时,与你契合的装备就是你最后的支撑和庇护。自然,别无选择的时候,赤脚或者一双草鞋或者一双胶鞋也能让人走下去。但是,如果不是别无选择,谁又愿意走到那种境地呢。
我穿着我的鞋子去爬楼梯,去爬小山坡,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记起,2016年的春天,我可能穿过这双鞋子走过短途小长线儿,那一次没留下什么记录。然后它休息的时间纪录就又短到4年多一点儿。我决定相信它可以陪着我再次跋涉,不,不是完全的相信,当带着胶水的主意被否定后,我决定背一双替补鞋,一双运动鞋。后来信用证说,穿着洞洞鞋也可以走的,我拂袖断然否决,爬石海的时候,穿一双洞洞鞋背着大包是多么可怕的事,光是想想都能吓出一身冷汗。

然后是雨披,直到出发前两天,我们的方向仍然是贡嘎寺周边,天气预报说一直的雨。看论坛这个季节的贡嘎游记,也是连绵不休的雨,雨季啊。我的雨披也是2015年那次长旅的遗存,更换吗?更换吧。我问大头,说是雨披已经换代了,不再是50块钱一件那种,哦。我喋喋不休的述说,引得水仙,依人一再表达,她们不陪我去,她们的雨披可以陪着我去。我终于还是决定买一件雨披吧,这种东西还是自己的,可以随心所欲一些。

于是去见大头,这几年,我只在大头那儿买气罐,所以一去,他便习惯性的问我,要气罐吗?我说要雨披。拿了雨披,他又问我,你需要睡袋吗?我说,不需要。他又问我,那你需要帐篷吗?我说,不需要。他便恼怒的说,那你走吧。我绕来绕去,就不走。他说,你要坐垫吗?以前买东西,他会赠我一双袜子或者一顶帽子之类的,我总是习惯性的说,用不上,不要。那天我转念一想就改口说,要。他便给了我一个坐垫,然后说你走吧。于是我就走了。回家一想,每次去他的店里,拿了东西,他就会赶我走,有时候想无所事事的翻一下东西他都不给时间,好气。跟信用证说,信用证还说,大头对你挺好的。哦——。

鞋与雨披这两件比较重要的东西都弄好后,轮到冲锋裤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冲锋裤是05年去雪乡前在大头的店花400多块钱的重金买的,那条厚厚的裤子穿了十年多,2013年去尼泊尔徒步时,穿了老虎不在家赠我的一条二手冲锋裤,我很喜欢那条裤子的合身跟它浅紫色的色彩,2015年瑞士徒步时也穿了它,那条裤子陪伴我走过了异国他乡的漫漫长路,一直修补到不能再修补,我狠下心来与它做了割舍,如果留在身边,我一定忍不住会穿它,可是它实在太破太旧了。

春天时候,我曾经问大头,他的店里有没有冲锋裤,大头说,你买冲锋裤干什么?我说,一旦信用证带我出去怎么办?他便说,川西都去不成了,你着什么急买,等到需要的时候我帮你找。现在我真的需要一条冲锋裤了,便要求大头践诺。结果大头说,你去迪卡侬买就可以。好吧——。我又跟信用证说起,信用证便发了一个图片给我,说买那款就可以。我带着图片去迪卡侬香炉礁店,也是时隔太久,曾经那么熟悉的店也变得陌生了,找了好多圈儿,也找不到图片上的裤子,问了好几次仍然是找不到。直到有个店员明确告诉我那一款只剩两条,都不是我的码。告诉我在网店上买吧。

忧郁,我老人家的身材可不是百搭身材,网购的衣物成功率还是挺低挺低的。锲而不舍的,我试穿吧。试穿了100条裤子,主要是速干裤,选出了一条满意的速干裤,然后象是奇迹似的,在断码区,我找到了惟一的一条与我身材完美相和的冲锋裤,全部都符合我的想象,价格,尺码,那种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胖子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当我跟信用卡说起地钉时,我昔日的同伙,老虎不在家就开始连珠炮的问我,你要地钉吗?要登山杖吗?要。。。。。吗?啊——,我觉得我都不想要。她待我的心情象太阳一样灼热。我说,如果有需要我就告诉你。当我一遍一遍整理大包时,我想,我的睡袋有点沉。它是一个很暖但是真的有些沉的睡袋。2013年端午的川西是那个睡袋陪伴了我。思之再三,我试着问老虎,睡袋可以借我吗?老虎果断的说,能借。最终,这个昔年的同伙,这个睡过一个帐篷睡过一张床的同伙,她自己没法跟我们一起出发,我带着她的帐篷去了2020版的川西。

起初信用证说,男生多,让他们带对讲就可以了。基于安全考虑,出发前他又说,最好人人都带对讲。在信用证变更要求之前,飞得高问过我,需要不需要对讲。我不认路,没有方向感,每次穿越徒步,必然牢牢依附一个人,嗯,胆小如我,我简直会让自己与被依附者寸步不离。后来要求改变后,从成都回来的凯龙问,有谁需要对讲吗?那时候,我刚好需要一个我没有的对讲,于是赶紧与凯龙说,你借我对讲吧。凯龙把对讲充好了电,调好了频道,在我们出发的那天晚上,亲自送到机场。于是,第一次川西行的另外一个因为女儿要中考不能去的同伙凯龙,我带着他的对讲出发了。在我们回到成都放空的一天半里,我常常想起当年信用卡病情好转以后我们回来之前,凯龙与我一起欺负老眼镜的事,我们仨去快要关门的博物馆,然后在成都的街头游荡,费了许多辛苦找寻凯龙想要吃的厕所串串。。。。。。

听说日本人有个词叫做:一期一会。这个说法,仿佛是对的,我们只会在生命的长河中遭遇似曾相识,却永远无法完完全全的复制过往。
2

评分人数

    • 信用证: 超级认真的准备游记好评 + 10
    • 老眼镜: 准备工作那么细啊游记好评 + 3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主要装备就绪后,还有一些零星的小物事要准备。原计划的贡嘎行程中没有充电的机会,决定背最沉的2万毫安充电宝。信用证又要求大家用两步路软件下载路线图,说是人人都得会用。这样,原本习惯了的用手机拍照,可能就就受限制了。别人拍照的时候,我会不会无所事事呢,面对花草,我能克制跟错过拍照吗?我的卡片机已经找不见了,想来想去,想起木槿的相机来,那个跟单反的沉重比起来相当轻巧的小相机我用它记录过很多次旅途中遇到的奇花异草。当我们拿起相机对着某个地方某件事物时,我们的双眼实际上是在不停的做剪切,把无限大的场景剪切成一帧一帧的图片,这是对自然的另一种阅读,是对所见的一种挽留。所以,我跟木槿提起相机。象以往任何一次一样,木槿很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是我自己改变主意,那时候天气预报总是说要下雨,我觉得光是应付雨已经够麻烦了,相机不带也可以,还可以减少负担。但是木槿没改主意,她还是坚持把相机给我送来了。

我与相机久别重逢,都不记得电池充电时绿灯闪亮的含义了,对别人的东西又多了一份小心谨慎,就问主人,绿灯亮着是充电完成还是充电进行中?谁晓得,人以群分,主人跟我一样糊涂,她也不晓得。让我自己观察着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每次外出,我总会嘴唇起水泡,一般我会带足够用量的善存片。这次,改成了泡腾片,跟水仙闲话的时候,她说你干嘛要买,我家有啊。好可惜,早知道可以不买就给我家省钱了。我嬉皮笑脸的问水仙,那我把我买的这些出发前喝掉,你再给我一些好不好?水仙说,好啊。于是我们相约徒步滨海路时,她从那头出发,我从这头出发,中间遇到,她把泡腾片给我。水仙不但给我泡腾片,还赠我一大包葡萄糖粉。有了这些东西,我又去药房补充了一点常规药物,另外买了一盒红景天胶囊,莫问有用还是没用,人的身体象人的心一样复杂,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那部分。

出发的前一天,格日乐问我在不在家。说是要给我一点东西。相约了时间,我便走路去见她,原来她帮我准备了一个小锦囊,里面有几个小小的瓶子,装着薰衣草,薄荷,野菊跟乳香精油,另外还有小包的缓解肌容疼痛的乳膏。香草中,我最爱薰衣草,精油里,我却喜欢野桔的味道。她问要不要上楼坐一会儿,我走了一身热汗,不愿意进入室内,那一天,我们俩在小区的绿地里说话,又在草地上发现了许多鲜艳的蛇莓。格日乐又嘱咐我,如果有人高反,可以试着把乳香精油抹在心脏附近轻轻按摩。后来队伍里,倒是有人在中途因为高反感觉不适,我终究因为不是自己所擅长,没有给同伴使用。倒是缓解肌肉疼痛的小乳膏,我跟炫哥,信用证,信用卡分享了。那瓶野桔味道的精油,我使用了一路,一身汗溲味时,可以让桔子的味道来拯救,感觉非常好。


拉拉杂杂记下这些别人给我的帮助,是为了对抗时间让人遗忘暴力。我们往往更愿意记住别人加诸于自己的伤害,就算伤口早就愈合,我们的心还在耿耿于怀,如果能更多的记得别人对自己的善待,记得别人对自己的爱惜,那自己也会宝贵珍惜自己吧。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7-2 10:10 编辑

从决定出发到出发,中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用来拉练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充足,不充足也得尽量多活动活动身体。于是在养精蓄锐跟唤醒身体之间折中,决定出发前两天以休息为主,在此之前,尽量运动。老眼镜说,90这个家伙不高反,她也不用拉练,上高原也走不过她。信用卡说我是女生当中比较有忍耐力的那种。嗯,我想不用拉练就可以的人是有的,不过不是我,至于忍耐力,我可能是有的,我用有保留的使用自己的精力来给忍耐力充值。也就是人在旅途时,珍惜着一切的使用跟消耗,其他的,我倒没什么心得了。时间稍微仓促,出发前,远途负重拉练的机会没有了。我便自己组织自己,在滨海路徒步,去爬我家附近的小山,有意的去英雄公园爬台阶。
我又去看游记,把论坛里的关于贡嘎的游记都读了一遍,再去论坛外找游记读,解析了信用证的路线,发现这次活动的路线挺温和的,是至少他们仨都去过的地方,又以贡嘎寺为中心,可以分成2日游,3日游,跟1日游,接着又温习了一遍纪录片《贡嘎》,这些都做完以后,恍恍惚惚,在依稀的梦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去过贡嘎了。

然而,谁又能想到,终于回心转意的我竟然又不能去贡嘎了。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时间不快不慢自有它的节奏,6.15日的晚上,把怎么露营忘的差不多的我还傻乎乎的问,要带帐钉吗?信用卡一脸惊恐的说,不带帐钉要挨揍的。信用证不容质疑的说,当然要带。信用卡不放心又嘱咐,帐绳有吗?我已经懵了,问,帐绳是外帐上面的小绳还是钉子上的绳?老眼镜说,是鞋上的绳。好吧,我的头包里真的在早些时候被我塞了两根鞋带,那时候我没想到具体可以做什么,就是觉得带着没准儿能用上。后来在营地,我才想起来帐绳是什么。五年前瑞士山区徒步露营时,牛只总是在我们的营地围观流连,我们怕被踩踏,就把帐绳拆了,用登山杖跟帐绳把帐篷围起来,之后我没有仔细的收纳,我的帐绳就少了两三根。。。。。。。其实就剩下一根了。还好,我有带鞋带。
6.16日的早晨,石棉地区出现了病例。信用证说,他得出差,留言给大家说,可能要改道,并且给了26条徒步路线让大家讨论。我感觉到了迷雾笼罩,以及,冷冷的风,冷冷的雨,懵。老眼镜说,不行就去吃吃吃吃饱了就回来呗。又来了,简直人间失格。信用卡说打算9天吃吃喝喝吃成胖子回家。不,我。。。。。。。决不。从26条路线中选出1条可以走的路,不是我所擅长的。当务之急,是抓住领队,让他思考。出差的人不能打扰,我就问信用卡,信用证出差多长时间啊?如果他出差到6.19日回来,那我。那我就独自去复习四川的传统的景区。

结果信用卡说,他就去个皮口,晚上就回来了。呼——真是让人吃惊。去皮口当天返回,那就是去办事啊,哪能浮夸成出差。我放下心来,又与卡说了一会儿闲话。决定自己不思考龙眼七藏沟什么了,静静的等吧。到了17日信用证提出了替代方案,雅拉雪山路线。关于雅拉雪山方向,胡杨木也找到了信息,与此同时,大家也在提供不同的思路跟路线。

6.18日将要中午,信用证得到司机师傅王松的确切消息,草科已经设了卡点,不允许外地人进入。于是贡嘎真的关闭了它的门,改道已经不容置疑。没有觉得遗憾,或者没时间纠结,开始买大巴车的车票,翻捡关于雅拉的游记,微调对应贡嘎的装包内容,以及讨论往返途中的细节。。。。。。。。直到6.19日晚上出发。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2020.6.19     出发的日子

6.19日上午用了两天时间整理出新路线的信用证宣布:我的活基本就结束了,剩下个背包带路的活了。嗯,嗯?基本?结束?没搞清楚吧,你的活不是刚刚开始吗?他一定没搞清楚,未来的日子他领着我们徒步穿越的时候,如果走到难走的大石海或者起伏多的时候,信用卡就会揭杆而起,走到累极的我们就会附和着要暴动。这是后话,无论如何,出发的日子来了,做为亲友团围观的水仙说她都觉得有点兴奋,准备出发的我倒是没有兴奋,我的心在安静的祈祷,一路平安。


翻看聊天记录,我曾经在6.12日那天说过,我希望我们出去时大连隔三差五下点雨,我的花就不用浇水。然后贡嘎有时下雨有时晴天。毕竟我有一个好雨披。夜里有时下雨,可以听雨声打帐篷,有时不下雨,可以看到星空。信用证便说,貌似好事都让你赶上了呢。我又嬉笑着说,我还梦想奇花异草欣欣然的开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可以看到漂亮快活的飞禽走售,大型兽就不要出现了。19日晚上6点钟,带着这样的奢望的我往机场去。地铁太快了,约定集合时间是7点半,7点钟我就到了机场。以为我是第一名,等我到达的时候,炫哥跟老眼镜都办完托运了。山外有山,人前有人,莫非就是你虽然快,但是还有比你更快的人?


老眼镜帮我整理背包准备托运,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回来了。也许是眼前的这个人,也许是今天没有来的人,这样的小细节总是点缀在每一次的出行中。办好了托运,其他队友也陆续来了,到了7点20分,要出发的人全部到齐,我想起凯龙。微信问他,还来吗?凯龙回复马上到了,他是按约定时间7点半的,果然,没到7点半,凯龙就来了。与凯龙一起来的有借我的对讲,还有两袋贴心洗好的樱桃。拍照,以及匆匆做别。我的心既不沉重也不轻松,也没有过往的喜悦跟兴奋,能够被感觉跟记忆的好象只有平静。


微信图片_20200702132225_副本.jpg
2020-7-2 13:24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7-2 13:55 编辑

一起出行的八位队友,凯龙帮我们拍了两个版本的照片,戴口罩的跟不戴口罩的,也许要让时间过去好久好久,我们回头追忆这一次行程时,每个人的内心会有不同的感悟。当然,也有可能这一段旅程被时间安静的掩埋,象那些已经过去的日子,它不需要被单独拎出来。



有一句话颇有些烂俗,我亦不晓得是谁第一个这样说出来的。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此时,想起这句话,对我来说,我的七位队友果然是如此的。我记得某次聚会饭桌上的胡杨木的一个表情,我记得2015年的冬天与加油站跟尖峰时刻一起跟真无名和凯龙在桂云花上露营,我记得2015年的歇马山炫哥精力旺盛的举着自拍杆教我们在花草丛里摆拍,我没办法忘记2013年的端午与信用证信用卡老眼镜所经历的一切,逝水流年,聚散离合寻常事,我们都走过很远的路,看过许多没有对方的风景,而今,重新聚拢在一起,开启一段无法把对方切割出回忆的旅程。相对一生这是很短的时间 ,相对一生可珍惜的日子,这是宝贵的时间,我们再次参与了彼此的时间跟命运。



微信图片_20200702133142_副本.jpg
2020-7-2 13:33
微信图片_20200702133156_副本.jpg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过了安检,候机时大家开始用力吃樱桃,在周水子机场吃了一小部分,还剩下一大半在我的包里。信用卡让我吃的时候,我嫌戴口罩吃东西太麻烦,保证如果剩到第二天的话我来负责吃。卡说现在不马上吃明天就坏了。我觉得还可以再等等。出发前我们没有预订今晚的住宿,夜航到下半夜,如果发生较长时间的延误没准儿不用住宿了,如果正常抵达,我们已经商量好直接去新南门汽车站附近住宿。晚上8点40分开始飞,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在徐州机场降落,下来没一会儿就接到通知,飞机将从这里开始延误一小时,我穿着羽绒服,一边对着信用卡碎碎念,我还没来过徐州呢, 一边看着大家对樱桃发起总攻。夜里一点半飞机飞到了久别的成都机场。8个人2辆出租车,直奔了新南门的如家,用尖峰时刻的铂金会员卡要了房间,2点40分左右每个人都拥有了床,终于,离大连更远了,离徒步开始的地方更近了。
微信图片_20200702200943.jpg
2020-7-2 20:09
1

评分人数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