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另外,全哥的手术很成功,我们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对我们唯一的期望就是,如果当时能帮他把骨头复位就更好了,不过总的来说我们在20小时内就把伤员运送到了医院救治。所以争取到了时间。谢谢大家关心。另外通过大头介绍的司机王师傅也真的帮了我们不少忙,好银啊。

TOP

以下是引用维生素在2006-9-19 18:12:34的发言:

狂途:

全哥情况如何?现场判断和医院实际检查有多大出入?现场处理措施对于后期治疗时否适宜?

另外,全哥身高体重的大致数据?

担架制作用时多久?是否缺乏器材?

有机会当面请教。

补充一点,当时事发时检查伤势发现脚踝下面凹进去一块,我们估计是脱臼,当时也通过老九咨询了一个大夫,大夫从电话里也很难作出判断,后来下山后几个村民也觉得是脱臼,但最后送医院的诊断要严重很多,不但右踝脱位,还是右踝三踝粉碎性骨折加腓骨远段骨折,基本上是这个部位可能发生的最严重损伤了,医生还说如果超过24小时不复位,踝关节还可能坏死,看来救援的及时性非常重要。

TOP

总是特别关注一些户外意外伤的报道,希望从中吸取经验,狂徒的总结非常全面透彻.大家可以从中学到很多.

从这件事情看我们目前要加强的几件事情:

1,统一团购对讲.

2,野外急救的实际操作和演练

曾经看过的很多户外意外,曾经在讲座中学到关于骨折的诊断于急救,那时觉得离自己很远.现在看来,有些东西真的认真对待,亲自动手实践.

曾经在讨论救援队的问题上,也觉得可能永远也遇不到.现在看来一切还是必需的.而且救援对中的现场救援小组成立后,还得认真训练.

十一就要到了,大规模的出游又要开始了.希望大家能紧崩安全这根弦.把救援队中的后援小组充分利用起来.

最后有1个问题请教:

能不能叙述一下你们走的路线,出事地点,以及后撤的路线,和最后的露营地?

要做到徒步爱好者里网球最好,         网球爱好者里游泳最好,         游泳爱好者里排球最好,         排球爱好者里羽毛球最好,         羽毛球爱好者里足球最好,         足球爱好者里乒乓球最好,什么?你都厉害?!我倒,来咱俩弹玻璃球。嘻嘻

TOP

看出这么几个要点,大家商榷一下,

工具:锯(带据的瑞士军刀或者来泽曼,或者折叠锯)扁带(军用背包带,捆扎带)对于制作担架和运输非常重要。

时间:20小时以内作处理。

觉得需要做一点基础工作。

1.大连周边的条件较好的医院名单(特别是骨科,外伤的处理比较好的)地址,联系电话。一旦出现意外,能就近作简单处理,然后再返回大连似乎更稳妥。

2.大连市的骨科,外伤好的医院名单,联系人。在当地处理后,直接联系相关医院,节省时间。

3.演习:山地意外的救援演习最能模拟出可能出现的情况。建议作为一个专门的活动搞一下。

TOP

慰问一下伤员TX!

安全问题一直是大家最关注的问题,没想到就马上发生到我们身边.

触目惊心呀,大家一定注意安全!

TOP

听到有队员出事,而且是出了大事,这几天心头都比较黯然。万幸的是全哥的手术很成功,让我们衷心的祝福全哥早日康复吧。

从全哥受伤这件事本身来看,里面还是有很大的意外的成分的。甚至从组织的角度来讲,几乎无法事先预知或避免。我们只能建议每一位穿越爱好者,山地活动存在一定的风险,应该首先衡量自己的能力、云云。

从事发后的处理来看,却能给我们很多救援方面的警示。能想到的有以下几点:

1、队伍本身需具备对伤员伤情作基本判断和进行初期处置的能力

2、能够在第一时间联系专业专职的人士,对后续的救助进行厉害关系的判断和下一步具体行动指导,不能含糊其辞。比如:正确判断伤员需要怎样程度的固定,需要多大程度的帮助才能够完成下山的过程。

3、判断队伍自身的救助能力,必要的话寻求外界援助,这里面又具体包括以下几种外界途径,恐怕需要尽早判断。

a、最近的救援人员就是当地老乡,如何说服当地老乡在第一时间参与救援?

b、当地的110应该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什么情况下需要寻求110帮助?

c、寻求咱们自己的救援队进行现场救援。至少在大连地区,咱们的路上时间最多也就四个多小时,还是有可能起到作用的。

4、寻求救援需求的必备条件——通讯

a、跟外界的通讯,这里面包括如何在山里找到手机信号;收集必要的山下老乡家的电话;坛子后援队值班主任的电话。等等。

b、队伍内部的通讯,这就是对讲。当需要的时候,你才知道他的重要性,在某些时刻,它可以救命的。做过领队的同学对这一点应该理解得更深刻。

5、队伍进行自救的必备条件之——团队协作和更多人的山地经验和体力毅力

队伍团结是第一位的,无论是出事后的自身救援亦或向外面求救,都需要队伍有一个统一的指导思想。当队伍需要分头行动进行合作救援时,很可能需要几名队员单独行动,不同于团队行进,单独行动的每个人的山地经验和体力毅力的要求就都比较高。这就需要队伍中有多名队员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万不能因单独行动而出现迷路、甚至出现二次伤害。

总之,事件本身给我们的思考很多,如果还想继续快乐安全的玩下去,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leo99的队伍很棒的,这是一支很新的队伍,也是很团结齐心的一支队伍。六名队员我都曾经接触过,除了全哥以外,另五个人都曾与我一同参加过两日的穿越活动。救助过程中大家肯定都吃了很大的苦头,这种经历对户外人来讲,也算弥足珍贵吧。

祝愿这次队伍中的六个人,以及我们所有的户外爱好者今后的户外生活都平平安安。

行走,以健康为前提,以心情做支撑,以置身自然当目的,以合作的团队算收获。

TOP

非常感谢各位对全哥的衷心祝福!回来这几天心里都不是很舒服,出了老九的那种黯然,还有一份自责。我是那种只要自己喜欢的就很希望身边的人也和我一样喜欢,也就是这种个性我拉了好几个一起参加户外活动,全哥也是我一手带进户外圈的,跟着我参加了好几次徒步和穿越活动,这是他参加的第4次活动,说不定也是他的最后一次活动。医生在手术后说他的骨质不是很好,这也可能是导致这次伤的特别严重的原因之一。这几天一直在想,也不户外活动真的不是适合每一个人?我们在选择队员的时候是否应该加入一些筛选条件?

这次事故过后,强烈意思到救援的重要性,希望穿越者的救援队能尽快建立起来,我们当中的每一位都应该尽一份力。只有建立起牢固的救援体系,才能享受户外活动带给我们的安全和快乐。

TOP

to bear:

能不能叙述一下你们走的路线,出事地点,以及后撤的路线,和最后的露营地?

路线是走鞠屯,然后在去万家岭的路上右转进一个山谷,我把他画到图上了,不过图超过这个地方的大小限制。传不上来

给个信箱,发给你。

TOP

关于对讲丢失的问题,

这个事情我考虑过,解决的方案觉得使用war game的对讲喉唛是一个好办法,对讲可以放在头袋里。

TOP

而且下雨的时候也不影响使用。我建议一队最好有一个功率大些的对讲,可以作为小功率对讲的中继(人工),以及在小功率对讲超出使用范围的情况下单向下达命令,当然如果资金允许都配大功率1w的也没问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