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以下是引用一朵铃兰在2007-12-10 19:28:55的发言:

嫩们要继续夸奖我 鼓励我 怂恿我 鞭策我-----我好继续有勇气去追求传说中的完美生活.

嘿嘿, 忽然想起来俺似乎有过一句很哲人的话: 所谓的完美生活, 就是接受生活里的不完美.

我会继续过着不完美的生活......

看来现在也改行了~

再出去吃饭找饭店~

就电话骚扰你了~

活着就的享受~

TOP

花絮来啦~~~~

“我眼中的铃兰”

铃兰俺认识,咋认识的呢?想不来了

应该在成为“小鸡快跑”队队友之前。似乎是先从网上认识了她的文字。最初感觉这个人的文字形散神也散语言俏皮,聪敏机灵。不仅我喜欢,我姐姐也喜欢。姐姐曾经没事上网追查我的行踪,查来查去迷上铃兰的文字,成了追兰族。

对铃兰的印象是一点点加深的。首先,觉得她很真实,表面嘻哈,其实内功深厚。

花絮一,“小鸡快跑”定向越野那次,赛后有个活动总结会(在体育场那个什么酒吧,名字忘了),铃兰代表“小鸡快跑”总结路线。台上台下的铃兰很不一样。台上的铃兰镇定自若,侃侃而谈,颇有挥洒自如的大将风范。也因为“小鸡快跑”跑丢了,私底下铃兰很是内疚。我看出她是真的内疚不已。虽然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场娱乐+户外的活动而已。

玩户外的人多少喜欢比体能,负重多少,不歇气走多远,等等。我看铃兰在驴子堆里属于超强驴,别看她平时风花雪夜,吃啊喝啊。关键时刻,她能背我登顶大黑山,我能背她滚下大黑山。差别就是这么大。

其次,铃兰是个外表温和、内心狂野的“傻”女人。

铃兰和这个世界融合得很好,在我看来,有些好过了头,甚至长袖善舞。她随和,开朗,热情,与人为善,喜欢她的人很多,对此我不敢说自己没有嫉妒过

花絮二:大约两年前一个晚上(估计不是夏天,因为后来觉得有点冷),我和铃兰在三八广场“偶遇”,然后去快客买了些啤酒,然后挑了马路边某个大厦的台阶坐下,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隔条街就是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两个非学生、非朋友、非恋人、非拾荒、非流浪、非破产、非无家可归的女人,坐在露天台阶上,人手一罐(瓶?)啤酒,像坐在旷野的草地上,身边的城市全然蒸发,那感觉。。。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利益的不公平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人口分布不公平。那些永远怀揣梦想、永远保有童真的人淹没在茫茫人海。碰到一个是幸运,碰到一撮是命运。

希望铃兰更上一层楼,在远方能够碰到自己的命运。想来应该会的,听说“傻”人有“傻”福

玩的就是心跳

TOP

铃兰---我哥们!啥也不说了,喝酒!
真名:吕洞滨;曾用名:溜的滑
人比生意做得好!

TOP

以下是引用秋天的风在2007-12-12 12:02:31的发言: 外表豪爽,内心柔情的女子,经常写一些煽情的文字~
秋风就是懂女人啊!概括的准确、精辟!
真名:吕洞滨;曾用名:溜的滑
人比生意做得好!

TOP

感动的稀里哗啦一泻千里共婵娟昂~~

最近苗哈哈TX批评我了,批评俺的病态和呻吟,正在自闭反思中,看到大家鼓励的话语和文字,再回头看看,尽管擅长失忆的我已经记不起来太多快乐的事情的细节-----比如鸭蛋咱俩马路牙子喝酒那段----现在回想起来也很有荡气回肠般的痛快和肆意,虽然我不记得是哪个季节哪个幸运的马路牙子……但是我知道,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快乐就不会被哀悼和缅怀,而是被期待和迎接~

期待,我和我亲爱的朋友,更多的快乐劈头盖脸的猛烈的来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