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以下是引用bobo在2005-4-16 13:47:37的发言:

http://www.out99.com/resource/res_view.asp?id=1390

http://www.out99.com/resource/res_view.asp?id=1386

http://www.out99.com/resource/res_view.asp?id=1398

这几个是一次活动不同人的心得体会,鉴于路线的介绍不多,暂不登出,大家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体会一下

他们是7月去的,风景可是真的不错

TOP

以下是引用飞狐在2005-4-16 23:09:39的发言:

今天在绿野上看到最近北京驴友在小五台的教训总结,感觉对我们五一的出行会有一定的帮助和警示。

4.9-4.10小五台历险及教训总结

作者:火流星

摘自绿野论坛

为了给希望五一太白队的同学提供拉练的机会并选择队员,太白队领队组商议进行一次大强度拉练。由于海陀最近封山,不得不仓促改变计划,选择了小五台,并造成前期准备工作不足,比如没有充分考察队员的装备等等问题。 4月8日夜,太白队一行8人与慕澜原上草的雪山队拼车一起前往小五台,为了稳妥起见,最终将路线定为西沟-中东山脊-东台随后原路下撤的路线,且不允许装备不齐全的队员上到中东山脊。 4月9日凌晨,匆匆询问原上草手台频率后出发,并没有认真测试是否能够成功通连,此处埋下第一个隐患。4月9日上午9点,全队按计划赶到西沟1700米营地并扎营,于10点50左右轻装出发前往东台线路。当日下午由于沿老慢队登顶队员的脚印走上了一条错路,回撤重新找路时发现本队队员DAWN下撤非常艰难,不得不护送他返回1700米营地,时间已经耽误,再加上大风等因素,9日登东台已经无望。所以全队在1700修整,计划在10日6点出发登东台。 10日,我、DIZZY、钢铁蔚蓝、BUG995和往事 5 名队员按照计划于6点出发,仓促中没有携带手台,埋下另一个隐患,9点20左右上到中东山脊,山脊基本无风,难得的好天气!我和DIZZY都走的很悠闲,有在中东山脊漫步的感觉,11点20分,我和钢铁蔚蓝、BUG995抵达东台顶,11点30分,DIZZY到达东台,此时WANGSHI距离台顶还有30到40分钟路程,考虑时间因素,我随后要他下撤。 下撤过程中,由于DIZZY坚持认为北东山脊一侧的沟就是我们上升时的路线,我们发生争执,但是并没有不愉快发生,大家都是笑哈哈的。12点20分左右,五名队员下撤到离开中东山脊的交叉点处,因为后面需要滑雪下降,我便请DIZZY寻找他以前滑过的位置带领大家滑雪,没有想到,这成了梦魇的开始。 几次下滑后,我们下降到与我们上升时切入草甸的原路线基本齐平的高度,而此时,我们的位置偏南,需要横切至原路线。DIZZY以及下降到我们下方50米开外的地方,我便要求他上来后一起横切。DIZZY拒绝并再次下滑并招呼我们下去。当时旁边是一条支沟,按照常识,越往下方沟会越宽,横切会变得非常困难。因此,我再次要求DIZZY上升与队伍会合,他再次拒绝,僵持之下,有队员催促快走,此时DIZZY提出分队走。虽然我并没有答应,但是仍然希望DIZZY能够在正下方和我们一起横切到正确路线上来。 随后我们四名队员横切到正确路线,期间我们一直呼唤DIZZY,但是没有听到回应。我随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DIZZY并没有按照常规在下方同时横切,而是选择了辟路的方式!由于当时DIZZY身上没有保暖衣物,也没有食品和水,如果遇险独自在山中过夜会非常危险,于是我决定立即返回,沿DIZZY下撤的路线寻找,由此做出了这个几乎致命的错误决定。因为当时已经抵达正确路线,不存在迷路的可能,权衡了队员的体力和经验情况之后,我要求钢铁蔚蓝独自下撤去营地报告情况,并交代说如果6点30分进行搜索的3名队员没有返回1700营地,就立即报告慕澜,由慕澜原上草联系外部救援。同时要求钢铁将他的抓绒衣和食物交给我们。由我、BUG995和往事返回并沿DIZZY下降的路线搜寻。 等到我们三人沿DIZZY路线滑下之后,才发现,DIZZY没有进行横切,而是一路下滑下到了西沟底部!其实,如果我们此时在已经确定DIZZY可能的路线之后放弃搜索,将是最好的做法,但是,此时大家并没有意识到西沟的凶险和问题的严重,而是沿DIZZY路线继续下降。 在降下大大小小多个冰瀑之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分几级深数十米的冰瀑,如果滑下,将直接坠落到冰瀑底部。 降下第一个3米左右的冰瀑后,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BUG995和WANGSHI观察到DIZZY的脚印是从旁边倾斜的石壁绕过去了,WANGSHI 回头笑笑说,这大概是最考验我们的地方了。石壁下面唯一落脚点是一块45度倾斜的大石,石头上是薄薄的积雪,无论穿不穿冰爪都没有附着力可言。WANGSHI 观察了很久,终于冒着极大危险,用冰镐钩住石壁上一个突起,借用一点力,迅速贴身过去,抓住石头上的一束草根。成功了,我在后面紧张的心要跳出来了,头脑中不断想着摔下去是个什么结果。随后,BUG995进行了长时间的试探,太紧张了,最终,在WANGSHI 的指挥下,他在没有借用冰镐的情况下抓住了那束草根,我们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最后,我发现了一个可以插入冰镐的牢固岩缝,一手握紧冰镐,贴着大石荡过去,抓住995冒死伸出的援手。。。还好,我们都还活着。 继续前行,原来认为跳过一个个冰瀑之后谷地就会平坦的愿望一次次破灭,而两侧刀削般的绝壁告诉我们没有任何选择,何况DIZZY的脚印还在前方。5米的冰瀑已经不算什么了。每次跳下的时候都不敢去想结果会是什么。终于,在一个高得让人心惊胆战的冰瀑前(WANGSHI估计有近10米高,我不知道,因为跳下去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头,只记得从上面看下去,人很矮很矮)995失手,落地的地方是个冰斜坡,弹出的瞬间冲向一侧的石壁,他条件反射般的伸手一挡,让过了石壁,手被擦伤。WANGSHI和我在冰瀑上徘徊,只得选择从另外一侧下,试探中WANGSHI失手落下,跌落在雪上,还好,没有受伤。该我了,腿抖的厉害,我不知道从这样的高度落下会造成什么损伤,最后在995鼓励下,我贴着冰瀑滑下去,非常不幸,冰爪刮在突出的冰台阶上,由于速度太快,只一瞬间,我就蜷着腿重重地跌落到雪面上,冲击力大的几乎使我昏厥,腹部传来的剧痛使我蜷缩着身体趴在雪里。我想,我的脊椎大概是断了。995冲过来,把我翻过来,一边掐人中,一边用紧张的变了声的腔调高叫:兄弟,你还行吧。在短暂的窒息后,我终于可以喘上气来了。我用尽力气挤出一个微笑表示我还可以。 挣扎之后,我基本可以站起来了,天啊,我没有成为瘫子。恢复了很长时间后,我终于可以迈步了,但是轻微的震动都会带来严重的腹痛(也可能是腰痛),我开始担心内脏出血的可能。哪里出血都没有用,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祈祷吧,希望前面是平坦的光明大道。。。 两个兄弟侦察的结果让我们几乎绝望了:前面是一个深到数十米的冰瀑,跳下去就一切都解脱了。此时,犹如在天堂里,响起了DIZZY的声音。他居然成功出去,并在得知我们沿路进行寻找后返回来找我们了,希望真正燃起在心头。 沿着DIZZY在岩壁上开辟的路。我们绕过了那个冰瀑,绕过了可能夜宿冰河的绝望。 晚上7点,一行四人狼狈不堪的回到了1700营地,见到了紧张等待的队员和上来接应的原上草和307。谢谢你们。 回京后,拍片检查,内脏未见损伤,胸骨和腰椎都还完好,但是腹痛和腰痛却没怎么缓解,估计是遭到冲击时肋骨周围的韧带受伤导致的。 回首整个事件,教训非常深刻,总结起来我想有这样几点: 1.出发前应该严格强调团队纪律,绝对不能允许有擅自脱队的行为发生。 2.关键时刻决策必须果断。如果我当时立即主动下滑将DIZZY拉上来,或者以将其从太白队除名相威胁,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了。 3.搜索救援必须在充分考虑自己的技术能力和体力情况的前提下进行。我们这次应该在明确DIZZY已经下撤到沟底路线后立即返回,而不是冒险前进,使更多队友陷入危险境地。 4.必须保证信息通畅。 感谢: 感谢BUG995和WANGSHI在危险关头临危不惧,如果不是他们的镇定,我们不可能完成自救。 感谢队友对我的宽容和支持。 感谢原上草和慕澜以及其他雪山队的队友们,你们将绿野团结友爱的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甚至原上草和其他几位山友在回到北京后还因为担心我的安全直到亲友过来接我才离开。 最后,感谢DIZZY,虽然你不听劝阻擅自脱队造成这一事件,但是你危机关头沿原路返回将我们带出险境,这表明你还是富有责任心的。希望你也能够从这个事件中获得一些教训或者经验。 希望经验丰富的老驴们在了解到整个事件后,直截了当地提出批评和意见,这样应该更有利于绿野新人和新新人的成长。谢谢大家了。

TOP

以下是引用大头在2005-4-15 23:49:22的发言:

小五台的一点资料:

http://www.xingshe.com/html/line.htm

小五台全景及穿越路线总的说明,如图:

注: 五台在上面的照片中均清晰可见,穿越的顺序为南台-中台-西台-东台-北台。拍照片所站位置为北台顶,连接南台北台的直线即大致的南北向。 2、 C点: 从南台到中台,在c点走小路沿山脊西面斜切,最后登东台(应是中台吧)。 3、 B点:中台、西台、东台三条山脊汇集于此 4、 D点:从中台登西台的路线。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