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汹涌而冰凉刺骨的雅拉河河水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3)_副本.jpg
2020-7-1 14:35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一路对高反谨慎的胡杨木
挺着几度受伤的膝盖硬是坚持爬过了两道海拔超过4200m的垭口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6)_副本.jpg
2020-7-1 14:38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雅拉沟的路是很好走的,牧牛人已经全程可以骑马骑摩托行走的路一直到雅拉神湖玉石湖下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13)_副本.jpg
2020-7-1 14:40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沿途有很多草地作为营地,但是要找一处有好取水的营地还是需要一番周折和考察的
涛涛雅拉河的河水是很难取用的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18)_副本.jpg
2020-7-1 14:42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23)_副本.jpg
2020-7-1 14:48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这哥俩一路上煎炒烹炸……
胃口应该是极好滴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25)_副本.jpg
2020-7-1 14:57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以后二人长线负重出行
带这个火枫恒星2就足够了
至少可以相对抗风,烧水也够快,煮汤煮面都可以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27)_副本.jpg
2020-7-1 14:59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3F的这款新出的金字塔单人帐,据二人反映不咋地
下雨阴水厉害,容易把睡袋打湿,空间也不见得宽敞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31)_副本.jpg
2020-7-1 15:02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37)_副本.jpg
2020-7-1 15:05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假如你有一张待启用的飞向远方的机票,那足以让你的心摆脱患得患失,从而安定下来。你要想的要做的都是为将会到来的出发做准备。所以我开始点检装备,首先是鞋,印象深刻的是它的2015年8月的瑞士长徒。如果按那个时间推算,快有五年的时间,这双鞋都是在黑暗中沉睡。我担心它会掉底儿。在网上搜到很多相关的事件,真让人惶恐。有人建议穿出来走个把小时,观察一下。可是如果掉底儿有一个时间点,如果那个时间点刚好发生在徒步的过程中呢?没人能保证,我曾试图让老友给我一个保险,一个关于不掉底儿的保险,结果自然是不能如愿。后来,秀姐姐说,你穿着我的鞋去贡嘎吧,姐姐也问我鞋子的号码,说她有两双鞋是换着穿的,她们的好意我自然是领会的,愿意把鞋子借给我,我把它理解成有亲情的成分了。可是,我不能接受这种盛情啊,我理解的远徒,一双与脚相知无芥蒂的鞋子是特别重要的,那是一种信任和信心,在你特别疲惫时,与你契合的装备就是你最后的支撑和庇护。自然,别无选择的时候,赤脚或者一双草鞋或者一双胶鞋也能让人走下去。但是,如果不是别无选择,谁又愿意走到那种境地呢。
我穿着我的鞋子去爬楼梯,去爬小山坡,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记起,2016年的春天,我可能穿过这双鞋子走过短途小长线儿,那一次没留下什么记录。然后它休息的时间纪录就又短到4年多一点儿。我决定相信它可以陪着我再次跋涉,不,不是完全的相信,当带着胶水的主意被否定后,我决定背一双替补鞋,一双运动鞋。后来信用证说,穿着洞洞鞋也可以走的,我拂袖断然否决,爬石海的时候,穿一双洞洞鞋背着大包是多么可怕的事,光是想想都能吓出一身冷汗。

然后是雨披,直到出发前两天,我们的方向仍然是贡嘎寺周边,天气预报说一直的雨。看论坛这个季节的贡嘎游记,也是连绵不休的雨,雨季啊。我的雨披也是2015年那次长旅的遗存,更换吗?更换吧。我问大头,说是雨披已经换代了,不再是50块钱一件那种,哦。我喋喋不休的述说,引得水仙,依人一再表达,她们不陪我去,她们的雨披可以陪着我去。我终于还是决定买一件雨披吧,这种东西还是自己的,可以随心所欲一些。

于是去见大头,这几年,我只在大头那儿买气罐,所以一去,他便习惯性的问我,要气罐吗?我说要雨披。拿了雨披,他又问我,你需要睡袋吗?我说,不需要。他又问我,那你需要帐篷吗?我说,不需要。他便恼怒的说,那你走吧。我绕来绕去,就不走。他说,你要坐垫吗?以前买东西,他会赠我一双袜子或者一顶帽子之类的,我总是习惯性的说,用不上,不要。那天我转念一想就改口说,要。他便给了我一个坐垫,然后说你走吧。于是我就走了。回家一想,每次去他的店里,拿了东西,他就会赶我走,有时候想无所事事的翻一下东西他都不给时间,好气。跟信用证说,信用证还说,大头对你挺好的。哦——。

鞋与雨披这两件比较重要的东西都弄好后,轮到冲锋裤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冲锋裤是05年去雪乡前在大头的店花400多块钱的重金买的,那条厚厚的裤子穿了十年多,2013年去尼泊尔徒步时,穿了老虎不在家赠我的一条二手冲锋裤,我很喜欢那条裤子的合身跟它浅紫色的色彩,2015年瑞士徒步时也穿了它,那条裤子陪伴我走过了异国他乡的漫漫长路,一直修补到不能再修补,我狠下心来与它做了割舍,如果留在身边,我一定忍不住会穿它,可是它实在太破太旧了。

春天时候,我曾经问大头,他的店里有没有冲锋裤,大头说,你买冲锋裤干什么?我说,一旦信用证带我出去怎么办?他便说,川西都去不成了,你着什么急买,等到需要的时候我帮你找。现在我真的需要一条冲锋裤了,便要求大头践诺。结果大头说,你去迪卡侬买就可以。好吧——。我又跟信用证说起,信用证便发了一个图片给我,说买那款就可以。我带着图片去迪卡侬香炉礁店,也是时隔太久,曾经那么熟悉的店也变得陌生了,找了好多圈儿,也找不到图片上的裤子,问了好几次仍然是找不到。直到有个店员明确告诉我那一款只剩两条,都不是我的码。告诉我在网店上买吧。

忧郁,我老人家的身材可不是百搭身材,网购的衣物成功率还是挺低挺低的。锲而不舍的,我试穿吧。试穿了100条裤子,主要是速干裤,选出了一条满意的速干裤,然后象是奇迹似的,在断码区,我找到了惟一的一条与我身材完美相和的冲锋裤,全部都符合我的想象,价格,尺码,那种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胖子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当我跟信用卡说起地钉时,我昔日的同伙,老虎不在家就开始连珠炮的问我,你要地钉吗?要登山杖吗?要。。。。。吗?啊——,我觉得我都不想要。她待我的心情象太阳一样灼热。我说,如果有需要我就告诉你。当我一遍一遍整理大包时,我想,我的睡袋有点沉。它是一个很暖但是真的有些沉的睡袋。2013年端午的川西是那个睡袋陪伴了我。思之再三,我试着问老虎,睡袋可以借我吗?老虎果断的说,能借。最终,这个昔年的同伙,这个睡过一个帐篷睡过一张床的同伙,她自己没法跟我们一起出发,我带着她的帐篷去了2020版的川西。

起初信用证说,男生多,让他们带对讲就可以了。基于安全考虑,出发前他又说,最好人人都带对讲。在信用证变更要求之前,飞得高问过我,需要不需要对讲。我不认路,没有方向感,每次穿越徒步,必然牢牢依附一个人,嗯,胆小如我,我简直会让自己与被依附者寸步不离。后来要求改变后,从成都回来的凯龙问,有谁需要对讲吗?那时候,我刚好需要一个我没有的对讲,于是赶紧与凯龙说,你借我对讲吧。凯龙把对讲充好了电,调好了频道,在我们出发的那天晚上,亲自送到机场。于是,第一次川西行的另外一个因为女儿要中考不能去的同伙凯龙,我带着他的对讲出发了。在我们回到成都放空的一天半里,我常常想起当年信用卡病情好转以后我们回来之前,凯龙与我一起欺负老眼镜的事,我们仨去快要关门的博物馆,然后在成都的街头游荡,费了许多辛苦找寻凯龙想要吃的厕所串串。。。。。。

听说日本人有个词叫做:一期一会。这个说法,仿佛是对的,我们只会在生命的长河中遭遇似曾相识,却永远无法完完全全的复制过往。
2

评分人数

    • 信用证: 超级认真的准备游记好评 + 10
    • 老眼镜: 准备工作那么细啊游记好评 + 3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