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主要装备就绪后,还有一些零星的小物事要准备。原计划的贡嘎行程中没有充电的机会,决定背最沉的2万毫安充电宝。信用证又要求大家用两步路软件下载路线图,说是人人都得会用。这样,原本习惯了的用手机拍照,可能就就受限制了。别人拍照的时候,我会不会无所事事呢,面对花草,我能克制跟错过拍照吗?我的卡片机已经找不见了,想来想去,想起木槿的相机来,那个跟单反的沉重比起来相当轻巧的小相机我用它记录过很多次旅途中遇到的奇花异草。当我们拿起相机对着某个地方某件事物时,我们的双眼实际上是在不停的做剪切,把无限大的场景剪切成一帧一帧的图片,这是对自然的另一种阅读,是对所见的一种挽留。所以,我跟木槿提起相机。象以往任何一次一样,木槿很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是我自己改变主意,那时候天气预报总是说要下雨,我觉得光是应付雨已经够麻烦了,相机不带也可以,还可以减少负担。但是木槿没改主意,她还是坚持把相机给我送来了。

我与相机久别重逢,都不记得电池充电时绿灯闪亮的含义了,对别人的东西又多了一份小心谨慎,就问主人,绿灯亮着是充电完成还是充电进行中?谁晓得,人以群分,主人跟我一样糊涂,她也不晓得。让我自己观察着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每次外出,我总会嘴唇起水泡,一般我会带足够用量的善存片。这次,改成了泡腾片,跟水仙闲话的时候,她说你干嘛要买,我家有啊。好可惜,早知道可以不买就给我家省钱了。我嬉皮笑脸的问水仙,那我把我买的这些出发前喝掉,你再给我一些好不好?水仙说,好啊。于是我们相约徒步滨海路时,她从那头出发,我从这头出发,中间遇到,她把泡腾片给我。水仙不但给我泡腾片,还赠我一大包葡萄糖粉。有了这些东西,我又去药房补充了一点常规药物,另外买了一盒红景天胶囊,莫问有用还是没用,人的身体象人的心一样复杂,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那部分。

出发的前一天,格日乐问我在不在家。说是要给我一点东西。相约了时间,我便走路去见她,原来她帮我准备了一个小锦囊,里面有几个小小的瓶子,装着薰衣草,薄荷,野菊跟乳香精油,另外还有小包的缓解肌容疼痛的乳膏。香草中,我最爱薰衣草,精油里,我却喜欢野桔的味道。她问要不要上楼坐一会儿,我走了一身热汗,不愿意进入室内,那一天,我们俩在小区的绿地里说话,又在草地上发现了许多鲜艳的蛇莓。格日乐又嘱咐我,如果有人高反,可以试着把乳香精油抹在心脏附近轻轻按摩。后来队伍里,倒是有人在中途因为高反感觉不适,我终究因为不是自己所擅长,没有给同伴使用。倒是缓解肌肉疼痛的小乳膏,我跟炫哥,信用证,信用卡分享了。那瓶野桔味道的精油,我使用了一路,一身汗溲味时,可以让桔子的味道来拯救,感觉非常好。


拉拉杂杂记下这些别人给我的帮助,是为了对抗时间让人遗忘暴力。我们往往更愿意记住别人加诸于自己的伤害,就算伤口早就愈合,我们的心还在耿耿于怀,如果能更多的记得别人对自己的善待,记得别人对自己的爱惜,那自己也会宝贵珍惜自己吧。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本帖最后由 回忆1990 于 2020-7-2 10:10 编辑

从决定出发到出发,中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用来拉练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充足,不充足也得尽量多活动活动身体。于是在养精蓄锐跟唤醒身体之间折中,决定出发前两天以休息为主,在此之前,尽量运动。老眼镜说,90这个家伙不高反,她也不用拉练,上高原也走不过她。信用卡说我是女生当中比较有忍耐力的那种。嗯,我想不用拉练就可以的人是有的,不过不是我,至于忍耐力,我可能是有的,我用有保留的使用自己的精力来给忍耐力充值。也就是人在旅途时,珍惜着一切的使用跟消耗,其他的,我倒没什么心得了。时间稍微仓促,出发前,远途负重拉练的机会没有了。我便自己组织自己,在滨海路徒步,去爬我家附近的小山,有意的去英雄公园爬台阶。
我又去看游记,把论坛里的关于贡嘎的游记都读了一遍,再去论坛外找游记读,解析了信用证的路线,发现这次活动的路线挺温和的,是至少他们仨都去过的地方,又以贡嘎寺为中心,可以分成2日游,3日游,跟1日游,接着又温习了一遍纪录片《贡嘎》,这些都做完以后,恍恍惚惚,在依稀的梦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去过贡嘎了。

然而,谁又能想到,终于回心转意的我竟然又不能去贡嘎了。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然而,谁又能想到,终于回心转意的我竟然又不能去贡嘎了”

哈哈哈,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啊
实话说我是挺嗨皮的--可以去一个新的地方了

TOP

时间不快不慢自有它的节奏,6.15日的晚上,把怎么露营忘的差不多的我还傻乎乎的问,要带帐钉吗?信用卡一脸惊恐的说,不带帐钉要挨揍的。信用证不容质疑的说,当然要带。信用卡不放心又嘱咐,帐绳有吗?我已经懵了,问,帐绳是外帐上面的小绳还是钉子上的绳?老眼镜说,是鞋上的绳。好吧,我的头包里真的在早些时候被我塞了两根鞋带,那时候我没想到具体可以做什么,就是觉得带着没准儿能用上。后来在营地,我才想起来帐绳是什么。五年前瑞士山区徒步露营时,牛只总是在我们的营地围观流连,我们怕被踩踏,就把帐绳拆了,用登山杖跟帐绳把帐篷围起来,之后我没有仔细的收纳,我的帐绳就少了两三根。。。。。。。其实就剩下一根了。还好,我有带鞋带。
6.16日的早晨,石棉地区出现了病例。信用证说,他得出差,留言给大家说,可能要改道,并且给了26条徒步路线让大家讨论。我感觉到了迷雾笼罩,以及,冷冷的风,冷冷的雨,懵。老眼镜说,不行就去吃吃吃吃饱了就回来呗。又来了,简直人间失格。信用卡说打算9天吃吃喝喝吃成胖子回家。不,我。。。。。。。决不。从26条路线中选出1条可以走的路,不是我所擅长的。当务之急,是抓住领队,让他思考。出差的人不能打扰,我就问信用卡,信用证出差多长时间啊?如果他出差到6.19日回来,那我。那我就独自去复习四川的传统的景区。

结果信用卡说,他就去个皮口,晚上就回来了。呼——真是让人吃惊。去皮口当天返回,那就是去办事啊,哪能浮夸成出差。我放下心来,又与卡说了一会儿闲话。决定自己不思考龙眼七藏沟什么了,静静的等吧。到了17日信用证提出了替代方案,雅拉雪山路线。关于雅拉雪山方向,胡杨木也找到了信息,与此同时,大家也在提供不同的思路跟路线。

6.18日将要中午,信用证得到司机师傅王松的确切消息,草科已经设了卡点,不允许外地人进入。于是贡嘎真的关闭了它的门,改道已经不容置疑。没有觉得遗憾,或者没时间纠结,开始买大巴车的车票,翻捡关于雅拉的游记,微调对应贡嘎的装包内容,以及讨论往返途中的细节。。。。。。。。直到6.19日晚上出发。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TOP

假如你有一张待启用的飞向远方的机票,那足以让你的心摆脱患得患失,从而安定下来。你要想的要做的都是为将会到来的出发做准备。所以我开始点检装备,首先是鞋,印象深刻的是它的2015年8月的瑞士长徒。如果按那个时间推算,快有五年的时间,这双鞋都是在黑暗中沉睡。我担心它会掉底儿。在网上搜到很多相关的事件,真让人惶恐。有人建议穿出来走个把小时,观察一下。可是如果掉底儿有一个时间点,如果那个时间点刚好发生在徒步的过程中呢?没人能保证,我曾试图让老友给我一个保险,一个关于不掉底儿的保险,结果自然是不能如愿。后来,秀姐姐说,你穿着我的鞋去贡嘎吧,姐姐也问我鞋子的号码,说她有两双鞋是换着穿的,她们的好意我自然是领会的,愿意把鞋子借给我,我把它理解成有亲情的成分了。可是,我不能接受这种盛情啊,我理解的远徒,一双与脚相知无芥蒂的鞋子是特别重要的,那是一种信任和信心,在你特别疲惫时,与你契合的装备就是你最后的支撑和庇护。自然,别无选择的时候,赤脚或者一双草鞋或者一双胶鞋也能让人走下去。但是,如果不是别无选择,谁又愿意走到那种境地呢。
我穿着我的鞋子去爬楼梯,去爬小山坡,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记起,2016年的春天,我可能穿过这双鞋子走过短途小长线儿,那一次没留下什么记录。然后它休息的时间纪录就又短到4年多一点儿。我决定相信它可以陪着我再次跋涉,不,不是完全的相信,当带着胶水的主意被否定后,我决定背一双替补鞋,一双运动鞋。后来信用证说,穿着洞洞鞋也可以走的,我拂袖断然否决,爬石海的时候,穿一双洞洞鞋背着大包是多么可怕的事,光是想想都能吓出一身冷汗。 ...
回忆1990 发表于 2020-7-1 23:01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卡 (480)_副本.jpg
2020-7-2 10:54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然后是雨披,直到出发前两天,我们的方向仍然是贡嘎寺周边,天气预报说一直的雨。看论坛这个季节的贡嘎游记,也是连绵不休的雨,雨季啊。我的雨披也是2015年那次长旅的遗存,更换吗?更换吧。我问大头,说是雨披已经换代了,不再是50块钱一件那种,哦。我喋喋不休的述说,引得水仙,依人一再表达,她们不陪我去,她们的雨披可以陪着我去。我终于还是决定买一件雨披吧,这种东西还是自己的,可以随心所欲一些。

于是去见大头,这几年,我只在大头那儿买气罐,所以一去,他便习惯性的问我,要气罐吗?我说要雨披。拿了雨披,他又问我,你需要睡袋吗?我说,不需要。他又问我,那你需要帐篷吗?我说,不需要。他便恼怒的说,那你走吧。我绕来绕去,就不走。他说,你要坐垫吗?以前买东西,他会赠我一双袜子或者一顶帽子之类的,我总是习惯性的说,用不上,不要。那天我转念一想就改口说,要。他便给了我一个坐垫,然后说你走吧。于是我就走了。回家一想,每次去他的店里,拿了东西,他就会赶我走,有时候想无所事事的翻一下东西他都不给时间,好气。跟信用证说,信用证还说,大头对你挺好的。哦——。 ...
回忆1990 发表于 2020-7-1 23:01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1379)_副本.jpg
2020-7-2 10:57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我穿着我的鞋子去爬楼梯,去爬小山坡,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记起,2016年的春天,我可能穿过这双鞋子走过短途小长线儿,那一次没留下什么记录。然后它休息的时间纪录就又短到4年多一点儿。我决定相信它可以陪着我再次跋涉,不,不是完全的相信,当带着胶水的主意被否定后,我决定背一双替补鞋,一双运动鞋。后来信用证说,穿着洞洞鞋也可以走的,我拂袖断然否决,爬石海的时候,穿一双洞洞鞋背着大包是多么可怕的事,光是想想都能吓出一身冷汗。 ...
回忆1990 发表于 2020-7-1 23:01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1261)_副本.jpg
2020-7-2 11:06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从决定出发到出发,中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用来拉练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充足,不充足也得尽量多活动活动身体。于是在养精蓄锐跟唤醒身体之间折中,决定出发前两天以休息为主,在此之前,尽量运动。老眼镜说,90这个家伙不高反,她也不用拉练,上高原也走不过她。信用卡说我是女生当中比较有忍耐力的那种。嗯,我想不用拉练就可以的人是有的,不过不是我,至于忍耐力,我可能是有的,我用有保留的使用自己的精力来给忍耐力充值。也就是人在旅途时,珍惜着一切的使用跟消耗,其他的,我倒没什么心得了。时间稍微仓促,出发前,远途负重拉练的机会没有了。我便自己组织自己,在滨海路徒步,去爬我家附近的小山,有意的去英雄公园爬台阶。
我又去看游记,把论坛里的关于贡嘎的游记都读了一遍,再去论坛外找游记读,解析了信用证的路线,发现这次活动的路线挺温和的,是至少他们仨都去过的地方,又以贡嘎寺为中心,可以分成2日游,3日游,跟1日游,接着又温习了一遍纪录片《贡嘎》,这些都做完以后,恍恍惚惚,在依稀的梦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去过贡嘎了。

然而,谁又能想到,终于回心转意的我竟然又不能去贡嘎了。 ...
回忆1990 发表于 2020-7-2 10:06


贡嘎寺.jpg
2020-7-2 11:30

贡嘎寺寺庙.jpg
2020-7-2 11:30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312)_副本.jpg
2020-7-2 11:41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2020端午川西雅拉雪山&塔公草原穿越-信用证 (476)_副本.jpg
2020-7-2 11:59
QQ:314266513  微信号:wang_changming

TOP

返回列表